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二十七辑
目 录
  从广州的革命文物看第一次国共合作
  黄埔军校国共合作历史实录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共产党创立的革命学校——上海大学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增城
  记全国最早一间公立美术学校的创立和发展过程的风波
  记执信中学
  忆抗日战争的空军勇士邓从凯
  回忆抗战的粤北第一次战役
  我参加粤北抗战第一次战役的回忆
  抗战初期我参加广州御侮救亡活动及军事训练的回忆
  解放前广州大同酒家的官商争夺
  马来亚文律坡华侨的抗日救国运动
  抗战初期国民党设立中央政治学校特训班的片断
  我在广州沦陷区策动汪伪军李辅群反正的片断
  沦陷时期广州的“鸣崧纪念学校”
更多>> 
第二十七辑
有关末科榜眼朱汝珍的补充订正
朱国基口述;何季镗整理

   阅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印的《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史料专辑》下册第一六三页曹思彬、林维熊、张至诸先生写的《辛亥革命前后的广州教育》一文,其中提到光绪三十年末科榜眼朱汝珍是广东顺德县人,但据我所知,朱的原籍并非顺德而系清远县百片村人。朱是我的同宗,又是世叔伯辈,早已互相认识;民国二十六年我任清远县首席检察官时,朱亦返清远城住过一年多,彼此时有过从,故略知其人。

   朱汝珍别号聘三,原籍虽系清远百片村,但在北京长大,在家乡并无寸土片瓦;一九○四年中榜眼后,例须回乡“拜祖”,以示耀祖光宗,但清远百片村是一个小村落,人口不过一百,乡人多属穷苦农民,祠堂很小,只十来平方;附近各地朱姓宗亲以汝珍点起榜眼,咸认“与有荣焉”,故多请他莅其他乡村朱姓祠堂拜祖,赠送“拜金”三数百元或千元不等,朱则还敬一面“钦点榜眼及第,臣朱汝珍恭承”的扁额悬挂在祠堂,又送一轴“朝考卷”(卷内有朱亲书中榜眼的文章、授业老师名字及族谱),朱大约收了宗亲所封的“拜金”数千元,成了小康。

   朱中榜眼后没有当官,溥仪做“满州国”傀儡皇帝时,曾到长春“觐见”过溥仪,但没有接受官职,旋返香港继续主持孔教会。

   朱平时靠卖字收润金、替富家学龄儿童“开笔”(开学)、结婚典礼做证婚人及替死人的神主牌“点主”等收受礼金,生活亦过得去。收受礼金最巨的一次是与末科(同科)状元刘春霖、探花商衍鎏,传胪张启后一齐替上海犹太商人哈同的神主牌“点主”,各得到万元之巨。

        (市参事室供稿)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