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二十四辑
目 录
  广州左联杂忆
  敌后四年——在广州沦陷区斗争的回顾
  我所知道的华南交通总站红色交通线情况
  龙川、和平两县建党记
  忆红十二军三攻大埔
  红六军两个团在东江各县战斗忆述
  抗战救亡实践社活动情况的回忆
  中山大学五·卅一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运动忆述
  忆正果之战
  附:在老虎石顶建立抗日阵亡烈士墓及黄沙氹建立抗日烈士纪念亭回忆
  抗战期间增城县梅都自卫大队史料
  抗战期间香港——南雄航空线通航始末
  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亲历记
  国民党第二方面军肃奸专员办事处与广东肃奸委员会
  回忆钟荣光校长
更多>> 
第二十四辑
回忆钟荣光校长
廖奉灵

  钟荣光博士,是本世纪中一位出色的爱国教育家,岭南大学的第一位华人校长。也是我国教会大学华人校长之第一人。他还是我的父执,是我永远怀念的校长——钟师。

  钟师举人出身,善著文章,名扬百粤。上世纪末,孙中山创立兴中会,钟师深闻主张,极表赞同,即加入为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后一度出任广东省教育司长,一九○○年起先后任岭南大学前身格致书院汉文总教习和副监督。一九二二年陈炯明叛变,孙中山蒙难永丰舰,在离舰途中曾到岭南大学,钟师不避艰险,掩护孙中山、宋庆龄夫妇留住家中。钟师为人好学,远涉重洋,游学美国,获颁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一九二六年收回教育权运动取得胜利后即出任岭南大学第一任校长,主持校政达十余年之久,颇有成绩。一九三七年起,他虽不主持校政,但仍任岭大名誉校长,可见他受人景仰之深。一九四二年日本帝国主义攻陷香港不久,与世长辞。

  岭南大学初期,学校的经济、行政、学制等都操诸美国人之手。钟师认为岭南大学应归中国人自己办,应该独立自主。但独立自主,首先要经济上独立,否则还是俯仰由人。于是他便向海外侨胞积极筹集教育基金。他不避辛劳,到处奔走,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南洋每一个大城市,也到过美洲不少地方。得到港澳同胞以及南洋、美洲华侨的大力支持。校园中许多建筑物,如荣光堂、爪哇堂、陆佑堂、张弼士堂、陈家庚堂、翘燊堂、文虎堂等等,全是用筹募款项建筑起来的。

  钟师鞠躬尽瘁,为的是要为国家培养出一批具有真才实学的知识分子。他除了要办好原来开设的文学院和理学院外,还坚持把农学院办起来,后来又办了蚕丝学院、工学院、商学院,医学院、神学院。在上海、香港、澳门、越南、新加坡等地都办了岭南分校(中学、小学)。岭南本身又专设华侨子弟学校,深受侨胞欢迎。

  我兄弟姊妹都曾在岭南受钟师教育,钟师与我父亲时有往还,因此我们得以经常亲聆教诲。钟师循循善诱,启发我们要热爱祖国,认真学好科学文化知识,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当时有志之士,寻求救国之道的很多,钟师则认为中国贫穷落后的重要原因是民众的愚昧无知,所以要振兴教育事业。他对我们女同学寄以很大的期望,认为女子最适宜从事教育事业。他提倡男女平等,自由解放。当时男女同学之风尚未盛行,但由于钟师的远见,岭南在本世纪初已是男女同学了。我的姐姐廖奉献、廖奉恩、与罗有节、陈桂娴、杨惠基、梅恩润等女同学就读岭南时,都在钟师的家里,钟师视之为子侄,备加照顾,与他的女儿钟慰霞一同学习。钟师亲手栽培的桃李,也都花开灼灼,没有辜负园丁灌溉的辛劳。

  钟师以育材代治产,以四海为家室,以弟子为儿女,为岭南的创建和发展付出了难以计量的精力。他甚至在岭南校园内最好种上什么果木也加以注意,记得钟师提倡在校园内广植有经济价值的果木,提出要种橄榄树数千棵。他说这种乔木既可作为风景树,其果实可以吃,又可以入药,成长较快。计一棵树的果实可卖两块钱,几千株的收获也不少了。木瓜也是他大力提倡种植的,在社会上素负声誉,有“岭南木瓜”之称。但这两种果树,在抗日战争期间破坏了不少。现橄榄树留存尚多。钟师树人树木,功荫后世,追思念远,睹物思人,历变沧桑,不胜感慨,现在大概很少人知道这是钟师遗泽。

  钟师为人师表,事事以身作则,大的不用说了,就算邮票纸张文具等,也从不挪作私用,为岭南大学办公人员作出廉洁自爱,公私分明的好榜样。

  钟师于1937年曾预撰一自挽联:

  三十年科举沉迷,自从知罪悔改以来,革过命,无党勋;作过官,无政绩;留过学,无文凭;才力总后人,唯一事工,尽瘁岭南至死。

  两半球舟车习惯,但以任务完成为乐。不私财,有日用;不养子,有徒众;不求名,有记述;灵魂乃真我,几多磨炼,荣归基督永生。

  可见钟师确实是为岭南也就是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倾注了一生的心血。钟师实践了自己的誓言。岭南校友尊敬地称钟师为“红灰慈父”,这称号包孕着多么深厚的情谊啊!(红灰两色是岭南大学的校色标志——编者)

  如今,我每到康乐园,憩息于钟师故居黑石屋(现作贵宾接待室),不禁缅怀往事,钟师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教我低徊留连不忍去。

  “死者倘不活在活的人心中,那就真死掉了。”钟师虽已逝世,但他为祖国教育事业奋斗的精神,以及公正廉洁的人格,却时时刻刻激励着后一辈。香港“岭南钟荣光博士纪念中学”是钟师的教育精神活在人们心中的明证。今天这个纪念钟荣光先生的专文,也是一个证明。我谨以小诗一首聊表怀念崇敬之情。

高山流水云飞扬,

师道可风天地长。

爱国兴邦为教育,

红灰慈父钟荣光。

(市民进供稿)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