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二十二辑
目 录
  重洋风雨忆当年
  刘少奇同志在广州
  先施公司职工群众运动的片断
  忆东征粤中
  邓龙光所倚重的团长黄道遵被俘经过
  我国军队党代表制的历史演变
  闽西省委建立初期情况与“整肃社会民主党”事件忆述
  三多轩的今昔
  广州市土什木业见闻
  广州饼干业简史
  记广州河南精武体育会
  广州美商德士古公司内幕简述
  广州各公益社团概况
  纽约华侨洗衣馆联合会成立经过
  抗战初期蒋、桂争夺青年见闻
更多>> 
第二十二辑
三多轩的今昔
荔湾区政协写作组

  三多轩的全盛时期,是在民七、八年至1938年广州沦陷前这二十年间。其中尤以“南粤王”陈济棠军阀踞粤这段时间。当时广东的军政要人中爱好文艺和附庸风雅之人以及社会名流、殷富大户等多是三多轩的主顾。有些还是店主人之文字交。此外由于本钱雄厚,直接向产地、工厂购进,成本低。所出售的都是精选名品,所装裱的工艺和用料都是优于同行的,甚至包装纸都用特印的毛边纸。所以能成为同行之冠。其宣纸的销售量居全国第三位。仅次于北京之“荣宝斋”,上海之“朵云轩”。店的资产累积至十余万银元。店主黄金海每年所写之寿屏、对联的私人收入都有二千元。据他说:当时的显贵人物的题名拜书,有不少是他代笔的。例如陈济棠有一幅题名的寿屏,也是黄金海代书的。

  后来,还从当地大户买了三多轩这间铺。高第街辟为马路后,该轩改建门面,当时曾做过国民政府行政院长的谭延闿还特地从南京寄来“三多轩笺扇”五个大招牌字为他装点门面。高第路一向不准大小汽车驶入。但是三多轩与其隔邻之“元发”洋服店则经常有小汽车停在门口,由于前来这两间店光顾的都是高级军政人物,交通警察是管不得的。

  “三多轩”的宣纸、笺扇、笔墨等都是直接向产地大批购进。而且是经过精选的。货源充足,品类精美。又实价不二,远至东南亚、日本各地的客商都来光顾或函购。

  此外“三多轩”有一种与同行业不同的经营方法,能适应各顾客的不同需求。为他们加工特制各种性能不同的宣纸、金笺等。例如曾经做过陈济棠军长之香翰屏,所用的八成熟宣纸,和五十元白银一支的狼毫笔就指定要黄金海监制和挑选的。又如广东粤剧名伶马师曾在这时也是该轩的老主顾,曾买过五十元一盒的印泥。该轩的装裱业务亦是全市之冠,拥有五名一流的裱画师傅。别间店最多只有两名。而且只有一家。

  店主人对历代的名人书画也有一定的鉴别力,对墨砚的优劣也素有研究,而且自己珍藏品也不少。前广州市长朱光同志曾几次过访他家,但可惜,他所有的珍藏品,在文化大革命高潮间被视作“四旧”之物全被抄去。

  三多轩亦曾在广州沦陷时店里被抢一空,几濒于破产。装裱生意完全停顶。这时只向省内各地购回零星的宣纸、文具、供应门市维持生计,当时局稍定后,才向香港分店调回一些货物并恢复装裱业务。这时的主要顾客大部分都是日本人。但日寇攻占香港后盟机轰炸香港时,三多轩的分店又被波及,全店货物被烧毁无余。(一年后复业,今尚存,由黄金海长子管理)

  抗战胜利后,三多轩又渐复旧观。解放后,初期还是年年亏本,后经劳资协商,改善经营管理,节约开支,并且由店主个人补充资金,扩大经营品种,才扭亏为盈,直至全行业公私合营。

  据黄金海说:有一次装裱一幅写了全部“易经”的丝织帐横袵,喷水扫浆时墨迹溶化,变成废品。原来是用隔夜墨所写的,后来得知此幅横袵是宋庆龄同志送来装裱的,结果花了四十元白银,请原书人重新写过一幅。

  到今天,三多轩的老字号又恢复了青春了,文化艺术也随着新发展的形势而不断繁荣起来了。作为中华民族国粹一部分的中国画和汉字书法,重新得到重视和提倡,爱好和学习书画的人越来越多了。今天位于广州最繁盛地区——北京路的“三多轩”正以崭新的面貌,早晚不停地接待着川流不息的顾客和五大洲的朋友,为繁荣祖国文化艺术,为促进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而作出更多的贡献!

  荔湾区政协供稿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