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二十一辑
目 录
  大革命时期广州工人运动
  广三铁路工人的斗争及中共广东省委初期的一些情况
  回忆抗战期间进步力量在第十二集团军政工队内的战斗活动
  第七战区逮捕十二集团军政工队人员的一些情况
  第十二集团军政工总队的创办和独九旅政工大队情况点滴
  不忘“五·卅一”
  中国新闻学院派驻粤北战地记者组
  大革命时期汕头地区新闻战线的革命斗争
  《正报》在香港出版发行情况的回忆
  教育家林砺儒
  新加坡华侨中学五、卅一事件回忆
  广东公医医学专门学校及附设公医院
  留守中央银行广州分行前后
  日寇铁蹄下的南鹏岛
  朱广兰企业的兴衰
更多>> 
第二十一辑
教育家林砺儒
林颖夫

  林砺儒(1889——1977)是我国教育家,毕生从事人民教育事业近六十年。

  林在公元1889年7月18日(阴历6月21日)出生于广东省信宜县,原名绳直,后改名砺儒。幼年时父亲病故,稍大后便离家到广东省高州县高州中学读书,是该校第一届毕业生。毕业后考取公费到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1918年回到北京工作。这时期,他为求摆脱封建家庭,从此远离家乡,当教师自食其力。他相信教育的效果可以改变社会面貌。

  1919年4月,他到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改为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并曾先后在其他大学兼课,担任教育学、教育史、伦理学、心理学等课程。“五四”运动时期和李大钊、鲁迅等常有来往。“五四”运动后,曾领导北京高师学生自治会办平民夜校。

  1920——1930年,林砺儒兼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主任,为办好这间中学付出极大心血。他邀请了一批优秀教师,试验实行“六、三三制”中学,自编课程教材,实行男女同校等措施,使该校成为当时国内的著名中学,培养了大批人材;但却遭到了反动政府的憎恨。1930年当李蒸接任北京(北平)师范大学校长后被迫离职。

  林从青年时期起就立志于我国教育工作。他认为“被压迫的民众要争取自由解放,必须争取受教育”。“教育是争取民众、反抗压迫的工具”。还认为“国民教育,由形式言,是国民的权利。某一国国民教育质量,与其国民生活之发展成正比”。“教育之富于战斗性是客观的事实”。“教育供给人民的战斗力,总要把人类文化推进一步”。他不断为发展教育事业而奔走呼吁。例如,1922年曾和经亨颐、韩定生,程时煃,李建勋等人共同提出“ 法教育章程草案”,提出“人民向政府有要求受教育之权利”、“人民就学于公立学校,由小学至大学,一律免纳学费”等等。以后在1925年、1930年也曾提出类似的呼吁建议。但这些主张在反动统治时期自然无法实现,就象他自己在1944年说的那样:“只有二十年前的我才那样稚气”。事实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工作实践,到1930年前他已看到了资产阶级教育学的弱点,认识到资本主义的教育制度与中国社会枘凿不相入。“教育救国”是幻想。他感觉到教育事业前途渺茫,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之感。

  1931年,林应许崇清(林与许同在日本留学,是老朋友)邀请到广州任中山大学教授兼教务长;1932年后因担任广州市立师范学校校长而改为兼任中山大学教授。1933年广东成立勷勤大学,他任该大学教务长兼教育学院院长。抗战期间,广州被日军占领,教育学院相继迁往广西梧州、藤县、容县及广东乳源、连县等地,并改称为广东文理学院,他一直担任院长。在辗转迁徙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带领全校师生到各地坚持上课,并保存了全部图书仪器。

  当时,广东文理学院容纳了不少进步教师和学生。他在不少场合下掩护过进步教师、学生,免遭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如翻译马克思“资本论”的郭大力,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张栗源等进步教授,他都不顾反动派的压力而延聘到学院任教;同时在图书馆订阅《群众》、《新华日报》等进步刊物及开设新哲学课等给师生学习。还经常介绍进步的好文章给师生阅读。他宣传马列主义,大胆引导青年接触新思想,讨论新问题。

  林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同情劳动人民的疾苦,追求进步,探索真理。当时在他的影响和领导下,进步师生曾组织抗日战时后方服务队深入群众,到连县东鼓等地,从事抗日宣传,帮助农民收割及从事其它农业劳动、举办扫盲识字班;晚上还携带灯火到农民家上课,积极宣传团结抗日、反对妥协投降。因而国民党反动派,曾千方百计对文理学院施加控制、迫害。当时国民党教育部派督学张北海到院“视察”,实在是对学院的窥测和“警告”。当张北海与张栗源教授谈到学生思想时,张教授说:“青年人追求真理是对的。”张北海讽刺他说:“是你们教育的成功。”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终于使张北海无可奈何;从此,他们便视文理学院为眼中钉。

  1941年,林再受到迫害。国民党广东省主席李汉魂迫林改变校风,遭到林断然拒绝。李汉魂以计不得逞,用扣押学院经费为手段,致使学校办公费与教职员工薪资无着。林愤然辞职,绝不向反动势力低头。员生听到消息,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挽林运动,纷纷捐款及自动节约膳费,由连县步行数百里到达曲江,向广东省政府作请愿斗争,抗议李汉魂对林和文理学院的迫害;并揭露国民党李汉魂等的卑劣手段。此举深得社会上各方面的同情与支持。

  林离开文理学院后,仍然非常关心和爱护文理学院的同学。他应同学们的要求,为文理学院亲自撰写校歌,歌词是:

 

  “民族抗战的烈火,炼出我们这支青年军。

  走遍了险阻,尝尽了难苦,却淬励了奋斗精神。

  我们要探索真理之光,我们要广播文化食粮。

  那怕魔高十丈,恶战千场。

  同学们!挺起胸膛,放大眼孔,这是我们的校风;

  同学们!挺起胸膛,放大眼孔,这是我们的大勇。

  这是我们的校风,这是我们的大勇!”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