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十九辑
目 录
  大革命时期广东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
  清远庙仔岗的革命斗争史料
  同盟会在潮嘉地区活动的一些回忆
  孙中山先生在广西时的一段回忆
  民盟在广东建立组织和解放战争初期的活动情况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星洲华侨义勇军
  红船时代的粤班概况
  著名粤剧艺人薛觉先
  广州诗钟社拾零
  “一二九”前后国民党军警特务在清华园的暴行
  国民党青年军二○五师第一团在北平起义忆记
  解放军军官训练团和蒋军“爱国军人招待所”见闻
  抗日时期国民党政府军政部第二十三补训处概况忆述
  解放前广东田赋征实概况
  旅越(安南)十年见闻回忆
更多>> 
第十九辑
广州诗钟社拾零
何季堂

  《诗钟考》云:“枮题时,缀钱于缕,系香寸许,承以铜盘,香焚缕断,钱落盘鸣,其声铿然,以为构思之限,故名诗钟。”诗钟之作不仅限以时,而且有千多格,又多引经据典,上下两句须对仗工整,甚为繁琐拘束,是一种偏重形式不讲内容之文字游戏(当然亦不乏用两句精湛之语言,表达出丰富思想内容之诗钟)。爱此道者多为对诗词文学有些造诣而擅用僻典险韵之文人。彼等志趣相投,或则三五知交雅集,或则扩而组织诗社,吟诗作对,互作月旦。笔者二十年前曾聆梁山先生谈及广州诗钟社之史实,最近又先后承刘嘉伟、邱庆镛、秦萼生、叶汉生诸先生补充资料,虽是点滴零星,然均属亲历亲闻,有人、地、事、物,颇具史料价值,复鉴于广东省、广州市政协历年出版之广东及广州《文史资料》各辑均尚未有关于诗钟及诗人结社之史料刊载,爱综合整理而成此文,旨在引起有亲身经历和见闻之老前辈的回忆,多所提供或加以补充与订正,供史家参考。

  刘嘉伟先生(1)乃“惜余吟社”发起人之一刘谦一先生(2)之胞弟,尝听乃兄生前谈及惜余吟社活动情况,故略知其事。据忆述云:“粤垣文人组织诗社吟咏诗钟,余所见所知者为清朝光绪末年之惜余吟社,实寓‘爱惜余光’及‘爱惜余生’相关之意。黄绍屏(3)、汪兆镛(4)、周月根(5)、周兰皋(6)、王亦鹤(7)、刘谦一等均为惜余吟社发起人。当时清王朝风雨飘摇,民主革命风暴兴起,广东知识界开始分化。一为进步之革命派,二为中间之改良派,三为顽固之拥清派。惜余吟社诸发起人中,有在清末前或则失意于科场(如刘谦一、周月根等应试落第),入民国后或则失意于宦海(如黄绍屏、周兰皋等官运欠亨),心怀抑郁,乃寄情诗酒,自鸣清高。亦有其政治思想倾向于改良派者,如梁启超曾为王亦鹤之《中国历朝沿革表解》出版写序言,彼此深相结纳。吾兄刘谦一本为孙中山先生在博济医学堂读医一学期之后期同学,但反正前却讳莫如深,深恐株连。犹忆吾兄和周兰臬《新春见蝴蝶》七律一首云:‘骀荡和风二月天,春驹蜕变趁新年,蛰居自为存身计,羽化何须籍茧缠,吸露花心飞荏弱,弄风草际舞胡旋,太常闻有仙遗种,惜在燕京未见仙。’所谓‘存身计’实为明哲保身,爱惜余生,反映彼等当时对民主革命之消极态度。清末至民初,该社先后发展余叔文等数十社友,其中不少为衙们、机关之幕僚、记室等中层官吏,每月假黄绍屏之别墅西关逢源路三连直街‘小画舫斋’作诗酒之会。有时亦假吾兄弟家之越秀山南麓越秀街六十一号刘允宜堂(现改建为广东省科学馆)举行。在叙会时,评选诗钟作品第一、二、三名,该社在潮安县枫溪陶瓷厂订制名贵茶具一批,备作每期入选作者之奖品。至一九一八年已油印出版《惜余吟社诗钟集》多辑。一九三八年之前,我家还珍藏各期《诗钟集》及铸有惜余吟社题款所赠之奖品茶具乙套(计茶壶、茶盌各一个、茶杯八只)。惜故居于一九三八年戊寅五月日机轰炸广州时被夷为平地。家中所有荡然无存。《惜余吟社诗钟集》及茶具奖品亦同时化为灰烬。一九四七年,吾兄谦一复员返穗,见故居已成废墟,触景伤情,为赋《往越秀街寻旧屋址有感》七律一首:

十载流离现始回,此行不为看花来,

街名越秀今何在?山号观音尚未颓,

插架诗书遭劫火,连楹房舍化飞灰,

  迁陵变谷虽常事,堂构难承愧不才。”

  邱庆镛先生(8)云:“余于诗钟一道,纯属外行。其在粤中沿革兴废,亦茫无所知。惟忆一九二一至一九二六年间,穗垣文学前辈徐绍棨(9)、石光瑛(10)、姚礼修(11)诸先生亦雅嗜此道,曾先后分别在小北仓边街(今登峰中路一六○号)南州书楼徐寓及仓边街石宅不定期举行春灯(即灯谜,亦名文虎)、诗钟小集,入选作品及中式者例致文具奖品。迨一九三一年前后,胡青瑞(胡汉民之兄)亦尝与陈融(字协之,胡汉民之妻舅)、冒广生(字鹤庭)、曾仲俊等于酬唱之余,戏为此道。余以晚辈,曾偶从父执辈参与盛集,因年事尚少,今已印象悉泯矣。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六年间,中山大学法学院部分师生,曾于广州石牌新校舍组‘离合社’为春灯之雅集。主其事者为院长邓孝慈先生(12)、法律系主任任启珊先生。社友有职员秦萼生、学生叶汉生、李宏略、罗剑声、邱庆镛……等人。社以春镫为主,间亦有诗钟之制,惟时日过久,其文虎、诗钟作品均已忘。只忆一九三五年农历岁腊,邓孝慈院长命余执笔撰《离合社饯冬小启》一则云:‘寒日易落,残年欲催。听来饧鼓声声,到处朔风飒飒。社征离合,溯两月之韶光;雅集师生,极一时之盛概。然而岁序迁移,试期将迩。爱停文虎诗钟,别志雪泥鸿爪。七迷射覆,请少待于来春;酌酒胪欢,拟订期于翌日。人醵兼金,想亦无伤大雅;郊游远足,况堪畅揽风华。凡属担簦旧侣,盼同捉醉登场。门前送到唐花,踪追桃李;天外划成晋雪,序仿兰亭。人海一身,莫笑儒酸本色;径开三益,籍觇耐冷交情。谨此传笺,敬祈署诺。”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