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九辑
目 录
  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的李煜堂、李自重父子
  旧广州社会风气之腐败
  广州荔枝湾史料黎思复邝震球
  东莞石龙镇迎神赛会忆述
  陈宜禧与新宁铁路
  宣统元年之鼠疫暨粤剧的变迁
  上丁祀孔
  记辛亥革命前后我所经历的一些事
  广州市马路名称与旧街名的回忆
  广州人力车小史
  娼妓、花捐、花筵酒家叶永春何俅杜沛端等
  广州陈塘东堤“烟花”史话
  旧广州师姑庵的秘密
  清代广州八旗轶闻
  旧广州的嫖妓风气
更多>> 
存稿第九辑
轰动一时的省城四奇案
朱哲夫

  省城,是解放前老百姓对广州的俗称。上世纪从20年代到30年代,这里发生这四件奇案,说奇却也不奇,因为这些案无须经过福尔摩斯式的侦探才能侦破。但是这些案中,除了一件与老百姓有关之外,其余三件,无论原告与被告都不是平民老百姓,而是喧赫一时的军政要人。

第一件:老太太食人案

  事件发生在民国12年,那时候,军阀刘(振寰)杨(希闵)的滇军部队盘据广州,这件案就出在滇军一个军长叫范钟秀的公馆里。与时人言言责责,说范钟秀的母亲是个“生番”(也许是未“汉化”的少数民族),是要吃人肉的。说者姑妄言之,这里也就姑妄传之,并没有丝毫诋毁少数民族之意。传说范钟秀进驻广州以后,就把其母从云南接到广州公馆来居住。不久,公馆放出声气,说要雇用女佣,工钱优厚,工作轻松,只是服侍老太太一个人。当时广州有所谓荐人馆的开设,是专门介绍觅工的人到本市各处工作的,介绍成功了,就向觅工者收取介绍费若干。范公馆要雇佣人的消息一经传开,马上便有不少人拥向荐人馆请求介绍。结果,首次获选的是一位由顺德来市的失业缫丝女工叫银姐的。她由于失业多时,生活无着,乡下还有父母弟妹,现在得到这份好工,总算解决多少困难。银姐到范公馆上工以后,好食好住,工作不多,老太太又容易服侍,过了几个月,把银姐养得肥胖胖的,前后判若两人。起初,人们也常见她出到街上走走,或是托“巡城马”(旧日替人带信件或银两回乡的私营“邮递员”)带工钱回乡。但是,经过八九个月以后,人们再不见银姐的踪影了。可又有谁会深究呢?银姐的父母,也曾到广州范公馆询问,得到的回答是银姐已自动辞工了。人家是军长的公馆,说了话算数,你敢说什么吗?银姐失踪以后,范公馆又雇佣过好几个女工了,有时一次雇佣两名。但是,人们总是觉得,这些女佣人,只见她们进入公馆而不见她们离开公馆的。这样的“有进无出”,渐渐引起人们的怀疑。但怀疑也只是怀疑罢了,广州有句俗语叫做“鸡春(蛋)咁密都哺(孵)得出仔”,终于秘密还是被揭穿。原来女佣人之中有个叫四姐的,入公馆不久,一次,她发现厨房的潲水桶内似乎有女人的长头发和手指、脚趾等,捡起来细看,果然不错。想起上工以后,女工之间,分别被隔离开来,不能互通消息。而晚上老太太的厅房,常常灯火通明,但又不准任何人进入,莫非老太太会宰人作饣送菜来吃?想到这里,毛骨悚 然。就在一个深夜,她冒死从公馆的下水道爬走出来,死里逃生,痛定思痛,马上逃走,远离广州,然后才敢向人诉说此事。而公馆自从四姐逃脱之后,也就不再雇女佣人了。听说那位老太太也返回老家去了,这个案就此不了了之。

第二件:碎尸案

  此案发生于陈济棠据粤时期的1935年。案情经过很简单却又很残酷,结案后,即有某电影公司以此作影片故事蓝本,拍了一部名叫《六十六号屋》的所谓粤语恐怖片。上映时颇能吸引观众,票房价值不错,其实这不过是制片商的投机生意而已。案情大概是:公安局的一个侦缉,他有一妻一妾,妻叫王文舒,妾叫黄嫄贞。王文舒自从丈夫娶了黄嫄贞以后,逐渐失宠,由妒生恨,伏下杀机。妻妾是分居两处的,那天王文舒生日,黄嫄贞被请来吃晚饭,一直吃到很晚,丈夫那晚要返局值班。同着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个王文舒的远亲王某,席间王文舒频频劝酒,黄嫄贞不胜酒力,终于醉了。就在这晚午夜,王文舒凶性大发,用菜刀把黄嫄贞斩死。之后,再把尸体砍成几段,与其远亲王某共同将尸体装入一个大麻包袋。然后,洗净现场血迹,叫王某乘下半夜街上行人稀少时将该麻袋移走,打算叫人力车运载,伪装旅客带行李前往搭夜船一样,准备到东堤即下车,然后将麻袋扔进珠江河,以作掩饰。谁知王某扛着麻袋,要走一段内街,才能出到马路叫车。但在内街走动时,麻袋有血水流出,一点一滴,在街灯映照下,依稀可见。这时恰巧有个猪肉店的屠夫和同伴从后面跟上,初时不以为意,后来见王某行动诡秘,而且袋中血水不断淌出,就大声喝住王某,王某以为事情败露,连忙抛下麻袋,一走了之。屠夫打开麻袋一看,知是谋杀,于是叫同伴守着麻袋,自己前往报警。结果,王文舒以谋杀妾侍之罪被判入狱,一说是被枪决。此事上了年纪的老广州,多能知之并能说之。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