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黎思复

  1914年前后,英美烟公司推销其制成品,盛极一时,名称有三炮台、派律等等。派律即译音,原义为海贼。英国向外侵略时,英政府暗中奖励其人民为海贼,骑船于海外截劫货商船只。英人以得为海贼为荣,因以之为烟之名称。以其价更低,在广州推销至广,英美烟公司积成巨富,迨由此起。当时广州市盗贼横行,有黑社会百二友的组织,以盗窃抢掠为生。所谓百二友,即当时参加这个黑社会的组织共有120人之谓。陈景华任广州警察厅长,思有所创之,乃下令捕捉百二友,其时被株连者甚众。百二友被捕后,凡有犯过盗窃行为者即宣布执行枪决。枪决之前,授以酒肉和派律香烟一包,饮食后即执行枪决。行之不久,事传于外,当时广州市民迷信神鬼,以枪决之人食派律烟为不祥,从而名之曰“打靶烟”。其名迅即传遍广东,因此人人均引食打靶烟为禁,派律烟甚至无人问津。直至1938年为止,派律烟绝迹于广州市凡20余年,日寇侵华,广州沦陷后,广东省会迁于韶关后始复有英美烟公司的派律香烟出现。

  帝国主义的英美烟公司派律香烟衰落之后,时有在南洋经商之简照南兄弟,对商业争衡别具心思,归国组织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当时出品最初为三喜,其包装与英美烟公司之三炮台香烟相同,所采取绿色为包亦复一致,包上花色亦大同小异,仅是三炮台香烟的牌子为三个堡垒,三喜香烟的牌子为三个喜字。骤眼望之,三个喜字与三个堡垒亦差不多分不开。当时英美烟公司以冒认商标为词,控诉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于法,并以重金收买江孔殷(江孔殷,字霞公,清末翰林,以作手称,词章名于时,社会人士多慕其虚名而敬之,尚未觉悟其为帝国主义之走狗)撰状词。江得巨金后,搜索枯肠,危词耸听,撰成洋洋万言之状词,尽其恐吓之能事。斯时正当社会上层人士恐外媚外之秋,官厅竟判英美烟公司胜诉,因此引起广大群众的愤怒,不谋而合地绝口不吸食三炮台香烟。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善于及时利用群情,另出喜鹊香烟盖——小章刻有三喜香烟四字来推销,人人争相购买,弄至英美烟公司的三炮台香烟绝迹于市,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更进一步又出一种“爱国”香烟为推销。“爱国”香烟纸包是淡红色,骤眼见之以为英美烟公司的红锡包牌子,更弄到英美烟公司所有一切牌子的香烟无人过问,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因是大发其财,历久不衰。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