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郑寿根

  盐税原是北京政府1913年借入外债20多万,用以抵押债款的税项,并规定将盐税收入三分之一(即盐余)储于银行,专还借款的。因此设有稽核局、所,由华、洋各一人分任经、协理。由是在盐务机构上有盐运署(名或误),稽核局、所(即行政、稽征)之设。广东盐税是由广东稽核所征收,解往北京的。1917年秋,中山先生率领舰队南下,在广东宣告护法,组织军政府。孙中山被选为大元帅之后,中山先生以广东护法政府既组成,海军舰队又南下,护法政府和海军经费自不能全赖广东原来之财政收入来支持。于是以大元帅的命令,令两广盐运使(盐运使是李茂之)接管了两广稽核分所经收之盐税,用来应付开支。

  其时广东盐税,由于桂系踞粤,有些地区被驻军截留,或包庇走私逃税,因此收入实数与预算数是每有出入。以其时几年计,有年收450万上下,有年收600万上下的。大元帅命令照年收500万元约数计算,以110万元为国会经费,60万元为大元帅府经费,150万元为海军经费,45万为前敌补助军饷,所余留为广东财政厅备拨还款和必需的拨付各方应用。

  但由于莫荣新等对中山先生的主张,多是阳奉阴违。驻于肇庆桂军张希拭部,所有由梧州至三水一带的地方税捐,包括一部份盐税,都踞收或截收。有人说张希拭这样做,是桂系军队内部决定的一种办法,名义上由一个负责收了之后,张占较多,其余亦各占一定数量的。他们认为如此做,万一为各方指责,难以下台,则推在张的身上,充其量调回广西老家去。因此盐税的收拨,多难按照办法收得实效,且盐税的征收,有旺有淡,淡收期则按指定数比例先行匀拨,后再补足,于此也给踞收者借口任意截留。迨至1918年夏末,桂军莫荣新和政学系岑春煊,运用阴谋,把军政府改为七总裁之后,由岑春煊当首席总裁,实质取中山先生之大元帅而代之。桂系军队更肆无忌惮,把持税收,截留捐税。不久中山先生辞去总裁职务,到上海去了,这时财政更加混乱。陈炯明这时率领粤军入闽,本曾指定朝桥盐税款以三分之二拨充粤军军饷,但驻于东江和闽边的桂军刘志陆、林虎等,同样截收。莫荣新又暗令盐税征收机关,对粤军军饷拖延不付。1920年10月粤军由闽回师,桂系溃走,中山先生由沪回粤后,派邹鲁为两广盐运使,情势有些不同。盐税收入,除应付军费大部份之外,无需支付国会。海军经费、粤军总司令部和粤军各部经费,大部份是由盐税拨付,但陈炯明部属叶举等骄横截收,本是由盐运使按照规定拨付给粤军总司令部和各部的,有时淡收,盐运使于拨付的数目中,未能照数清付。陈炯明竟以粤军支应繁浩为词,每令军需人员在淡收时期,仍照平均数目强索拨部。1921年后,陈军叶举、熊略、洪兆麟等,却在海陆丰的汕尾、白沙、银涌、马坭、金湘、博尾,潮桥属的安流、东界、隆澳、黄岗、达濠、普宁、苍州、水寨、汤坑等地方,经常武装走私,盐所卡查征员警不敢过问。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