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周大祺口述孟和整理

  皮革商行介乎制革工场与制鞋及制箱笼作坊之间,而它本身却不是生产单位,只负承上转下的责任。有的附设工场,将熟皮加工为漆皮、珠皮,或为猄皮上颜色而添油彩,那只算是兼营的副业了。

  本文范围,限于讲述者的亲身经历,以及由父、师辈口述的实事,自清末至解放初期为止。至于广州沦陷于日寇的前后八年(1938年至1945年),因所知不多,惟有略谈而已。讲述者见识浅短,疏误必不能免,尚请知情者予以指正。

一、各种皮革行号及其头面人物

  广州皮革行的集中点,清末与民国时期,皆在今解放南路西面的濠畔街内。该街的西段为银钱、药材、绸缎等行号;中段为乐器行的重心;东段则为皮革行的控制区了。但西段与中段,亦有皮革行或其货栈、工场,和其他各商行与店号杂处。如西段的山陕会馆,即为光华皮革商行的所在地,便是一例。

  皮革的行号,大略可分为四种:

  (甲)自营进出口并供应零拆商号的,如:广达源、永利源、义恒源、广福祥、安华等属之。这是影响涉及于省外、国外的上游行口,其他三种,都要听其指挥或向其退让的。

  (乙)代客买卖并自作小经营的,如:福源祥、光华、义德、广福祥等属之。

  (丙)零拆商店,直接对皮鞋作坊供应的,如:吉祥、广隆、广华隆等属之。这一种商号数量上百,而吉祥为之首,每月营业额顶多时在20万元(白银计)以上。

  (丁)专做漆皮的,如:谦轮、东源、成发、合昌隆等属之。

  另有一种,以工厂而兼营商业者,如永裕祥制革厂与东山牛皮公司皆是。但它们的重心不在濠畔街。而东山牛皮公司,始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民国初年后即“不见经传”,大约已随其老板李准(清末广东水师提督)的离穗而结束了。关于永裕祥,下面还要提到,此处从略。

  以上四种行号中,以广达源与永利源为巨擘。这两个行口的负责者,均为南海的罗村(在佛山市西面)人,且为同宗姑侄。

  广达源的老板杨俊初,创业于清季,原为小本经营的牛皮商贩。以其勤、俭、精、敏,乃渐有积蓄。首次世界大战时(1914年至1918年),以外皮进口绝市,他就趁机大量包工订制熟皮(负责供应生皮),向市场供销。一转手之间,便获倍□之利。于是,他便有组织地向外发展,设联号于汉口、上海、天津、沈阳及省内的四邑与西江、北江各大城市,以广购生皮,兼售熟皮。

  该行经营范围既宽,营业额数自众。据同行估计,它每月可做50万元生意,年计凡600万元,其获利之厚,不难想见。于是,大置田产于乡间,精建房屋于市内。又在香港设支行,招牌曰“广发源”,以为外销的前站。

  杨俊初死于1933年间。出殡日,仪仗与孝子孙数十人,其所属各分支行号所送輓轴、联对、灯笼,每处一组,共有38组之多,前后相望,亘一里有余。大新路居民曾目睹其景者,皆云曾惊动一时。

  继广达源而起者,有恒义源、广福祥与永利源等,惟其声势,都不如广达源之盛。永利源为股份生意,杨子强被推为经理。初起时资本短缺,难与同业角逐。1938年广州沦陷后,杨子强则北走沈阳,为该行别开生面。果然数年之后,即闻其拥巨资而归。日寇投降时,该行便以雄健的姿势,跃起而代广达源执全行业之“牛耳”了。解放初期,此种状态,仍无大变。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