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周大祺口述孟和整理

  一般皮革行采购的货物为:牛皮、猪皮、马皮、羊皮、猄皮、鹿皮、兔皮等。在广州方面,本行少做后工项,多做前工项,而其他次之。牛皮与猪皮的来源,远者至于东北及西北各省,近者则至云、贵、两湖及长江上、下游各省。供货的市场,大致西北与西南的皮革,集中于武汉;东南的皮革,集中于上海;北方各省的皮革,集中于天津;东北各省的皮革,集中于沈阳,或由大连、营口运销国内各地。广州的采购者,分赴上述各埠选取,或径设行庄于该地收货。

  本行的供应对象,为四箱笼、箧袋、乐器、皮鞋、便鞋、长靴等手工业的单位、个体、商号。此外,用牛皮或马皮等等制漆皮的作坊或个体,也列入供应的范围。本文所致的革制手工业,以靴、鞋及漆皮、阳江皮箱为主,其余间或附及。

一、靴鞋业的工人与商人

  便鞋的历史很长,少说当亦起于秦汉。它的使用者,不限于地域与职业、年龄,也不受冬夏时间的影响(指在岭南而言),故其需要极大。但它所需的皮料,只在底部,不如皮鞋与皮靴的通身皆皮,且幅度较宽(有阔鞋边而头部常隆起),用料因之比它不止加倍(皮靴竟加数倍)。要是长统长靴,用料比它多十倍,亦不足为奇。

  皮制的靴、鞋,有人说来自西洋,其实不然。古代官员们穿着朝靴(如唐朝人所称为“吉莫靴”者)至迟也当始于隋唐吧。至于湘南人因防雨与泥而制的皮面钉鞋,料粗而工简,价廉而易穿。不过,像我们现在穿的皮鞋与皮靴的款式与某些做法,制作可能是始于1840年的“鸦片战争”前后。

  本市的靴鞋作坊,在城内者多聚于双门店(今永汉路中段)或惠爱中路(今中山四路、五路),在城下(即新城)者多聚于高第街及其附近各街,在西关者多聚于上、下九路及宝华路等处。作坊通称为“山寨”,以别于皮鞋商店,前者为手工业组合,后者为贩卖的铺头,因而“山寨”可代表劳动者,而商店则代表资本家。

  “山寨”的组织很简单:父子、兄弟、夫妻都可以分工合作,师徒、朋友、宗亲也可以同工、同食,即个人自立一“寨”(挂上招牌),也能与别“寨”成旗鼓相当之局。它们并无严密的组织,招牌也常变换,但人数则甚夥,盛时有万多至二万人。这些人,都是群众的“足下服务者”。

  这些“山寨”有:亨波、星洲、黄泗记(或作四记)、徐标记、颜成记、适足、足下安等,不下数十家,其中的亨波与徐标记最为著名。亨波的“寨主”姓陈,以制男鞋为主,标记则多制女鞋。他们是师徒关系如此分工,自然可以避免竞争。但他们的“山寨”,设于西关,那里是畅销女鞋之区,所以论起生意来,有时徒弟反多于师傅。

  亨波对此毫无意见,只一味从鞋的款式、坚固、经济上着想,偶或因适应顾客的要求,不惜工本地细刻精雕。怎知,这事大合老爷、少爷与一班爱俏者的胃口,漂亮贵鞋,居然逐步流行起来。于是,亨波的鞋(特别是皮鞋),往往比普通鞋贵二三成,多者至对倍以上,仍每有供不应求之状。

  “强将手下无弱兵”。徐标记也赶得上师傅的脚步:便鞋与皮鞋——精制为主,要做到“工巧面料美”的田地,这么一来,陈、徐两师徒的制品,就称霸于城关内外,漫布于各乡、各县、各埠、甚至向国外进军了呢!

  这两个“山寨”,有此等佳品,自然为鞋店收购的对象。因而,不论下九路的鹤鸣、美斯、足安斋、吴志记,或是高第街的北京、美新、建新、如英、万章、培正、冯式记等,都争着向这一对师徒定货。一般是货到款清,有时且可先行支款,以免好货落他号之手。但亨波与标记,往往不计较收款的迟早,甚至一年之节(端阳、中秋、冬至)找数不清,可延到年底,如店家有困难,也可再延至开春才结帐。如此,这两“山寨”的声名更盛,其范围亦日见扩展。初时只偶然添之两个工友,以后就经常有十数个人作“寨主”的夥伴,时时一起在灯下赶工了。

  但算盘精密的商人,只对亨波师徒客气,对一般“山寨”,可挑剔极多:鞋底欠结实,鞋面欠光滑,上线偶未平整,里垫偶未稳贴,或周边略觉粗糙,小则指摘,大则退回。还有交货之后,不即付款或先付一部分现款,其他须俟货卖出后再付。这样地把工人的成本变成自己赚钱的根基,自必引起工人很大的反感了。

  结果是“山寨”也自行卖货,甚至专人下乡推销,把制者与用者的距离缩短,把中间剥削者的利润也收回了。商人于此,除一边自设作坊,一边也逐渐依期付款,不敢欺人太甚了。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