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方文瑜

从学徒到民族工业资本家

  陈拔廷,广东省南海县丹灶村人。只读过两三年书,十二三岁时在广州河南大涌口均和安机器厂当学徒。该厂以修理机器为主,陈由于接触各种机器多,所跟随的师傅就是该厂的老板。陈的叔父陈桃川,又给以实际操作的机会,陈记忆力好,模仿性强,又肯钻研工艺技术。因此,不久便学会了绘图,几年后,技术上颇有一手,与该厂管工陈沛林成为该厂的主要技术人员,被升为领工。陈桃川为了利用陈等技术能力,曾与陈等订立合同,商定了年终结算,厂方在盈利中给予分红的分配比例。但实际上分给的却同规定差得多。陈深感不满,1911年争执更甚。当时,有米业植丰号老板何渭文,正欲开设米机(即碾米厂),物色技术人材。看中了陈既有技术又很能干,怂恿陈及陈沛林两人脱离了均和安厂,合资创办了协同和厂。资金双毫银12000元,何渭文占三分之二,经营碾米,只有技工三人,学徒五人。其时广州碾米厂所用的碾米机器,多是德国或美国货;美制机磨位太短,出米色泽不好,德制机磨位斜度太大,出米碎粒多,均有缺点。陈加以研究,取长补短,自制成了其后称之为“米磨二号”的碾米机,它的出现是当时广州碾米机器的一项技术改革。“米磨二号”机起初只是供协同和及植丰号使用,由于这两个厂碾出的米完整率高而色泽光白,受到客户欢迎,引起同行注意。同行中薛广森(薛则民的父亲)对此更为欣赏。陈与薛等商量,认为碾米厂都想改用“米磨二号”机,协同和如果改以机器修造为主,更有发展前途。于是由薛参加投资并招揽外股,把协同和改为机器厂。资金增至3万元,股东增至20余人。陈等均认为协同和有别的机器厂难以比拟的技术能力,独具优异条件,不愿股东庞杂,利权外溢。因此,规定了股权只能转让给现有股东,不得外流。其后,在何渭文、陈沛林去世及一些小股退股时,陈拔廷逐渐承买了股权,由小股东变成了大股东。1912年已将碾米部分改名为协源米机经营,协同和转以机器业为主,修理业务仍占主要,并从拍卖行购入旧机器翻新出售,制造的主要产品则是“米磨二号”。由于碾米业采用“米磨二号”机的渐多,又由于东南亚一带如越南、泰国等地的碾米业多是我国尤其是广东籍侨胞所经营,他们同国内都有一定的联系或有联号关系。一则华侨有爱国之心,二则“米磨二号”机质量不错,所以乐于采用,于是逐渐行销国外,业务有了发展。尤其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帝国主义无暇东顾,洋米和洋机器进口濒于中断,协同和的业务可谓盛极一时,由原来的敞棚厂房,逐渐略具规模了。1914年,工人、学徒已增至60多人,薛则民也于此时入厂。至1917年,工人、学徒又增至150余人,资金也增大为28万元。

肯学习钻研技术敢于同洋货争衡

  陈一向重视技术,肯学习钻研,在外国机器充斥市场的情况下,他善于仿照外国的先进技术,又注意根据实用需要有所改革,敢于同洋货争衡。陈有爱国之心,为求业务发展,苦心经营,对广州机器工业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除“米磨二号”碾米机外,协同和曾以华南地区第一家自行生产柴油内燃机著称。陈为求业务的发展,深感广东内河运输的重要,当时内河轮船多是用的锅炉蒸汽机,由于机体笨重,船身负荷大,行驶极不方便,常常搁浅。特别是秋冬枯水季节,行驶北江一带的轮船,更要“明车”行驶,就是把锅炉装在船头,机器装在船尾,推进器露出水面。装载容量有限,成本高昂。陈认为如能制售柴油内燃机,不但业务大有可为,可以把珠江航运业的机器销售阵地稳操手上,对广东航运业也有裨益。但苦于未能掌握此项技术。其时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从香港运送火油至广州的一艘油轮,经常停泊在协同和厂附近江边卸货,有时也找该厂派人上船修理机器。陈因此结识了这艘油轮的大偈(即轮机长)邓心泉,花了钱,答应给以便利。陈以上船修理为名,带同薛则民等三人,一连三晚,拆开机器,量度尺寸,描绘图样,眼看心记,回厂反复试制。初则前进退后均不灵活,这个问题解决了,又因车叶设计尺寸关系,震动力很大,船身颠簸。几经摸索修改,整整花了一年多时间,终于试制成功了第一台70匹马力的火胆柴油内燃机。但机器的试制成功,不等于马上就有销路。航商对改用新机器,花了本钱,效果如何,是否合算,还有许多考虑。陈为了打开销路,煞费一番苦心,采取了几个步骤,先是与邻近只造船身的静波船厂协商合作,由静波造船身,协同和装柴油内燃机,齐头并进,船身造成,机器装好,立即可以交付使用,由于时间较快,初步打开了局面。但初期还只是在广西航线中推广了销路,珠江三角洲一带航商因为河道较深,使用锅炉蒸气机对其威胁不大,对内燃机未愿问津。陈一方面曾将其内燃机安装在“大有围”轮船上作巡回表演,大肆宣传;一方面决心自己投资航运业,并拉航商投资协同和。为此,并修改了股权转让的规定,宣布对航商可以例外。提出了机器自己造,船只自己装,拉长补短,互相支持,共同发展,不需外求的见解。1917年,乘广州——三水——清远线航商联商公司梁墨缘到厂参观之便,洽谈顺利,集资10万元组成了粤海公司,协同和方面认股3万元。粤海公司除所属轮船使用协同和的内燃机外,并承销这种内燃机。从此,内燃机逐步已成为协同和的主要产品。1918年,又试制成功了一台160匹马力的船用四缸火胆内燃机。正当陈等满怀高兴的时候,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外国机器又蜂拥而来。尤其使陈大伤脑筋的是德国的纸煤内燃机倾销广州,每匹马力的售价只要60元,甚至低到40元。而且这种纸煤机比之协同和的火胆机又进了一步,灵敏度高,一绞车便可发动启航,既省时间又省燃料。而协同和的火胆机,每次至少要烧火20分钟后才能开车。加上制作的原料要靠进口,每匹马力的成本已达100元。这对协同和是个沉重的打击,曾经旺极一时的协同和,顿然门庭冷落。陈等为求协同和的生存,夺回市场,曾想向德商购买这种纸煤机以便仿制。但外商知道协同和“米磨二号”的历史,一口拒绝。陈碾转以粤海轮船公司名义,设法购得了一部140匹马力的纸煤机,仿照其原理,把原来生产的火胆机改为纸煤机,并根据航商实用过程中的反映,对其中的“飞轮”和“趸”作了修改,使机器更为完善。是时,洋货已不断涨价,纸煤机每匹马力售价又高于协同和产品价格,协同和凭其原有的关系,内燃机重新恢复了销路。然而在此之前连续三年,协同和已被迫仅靠修理和代人安装机器勉强维持而已。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