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刘成基

  在2000多年前的周秦时代,广州已有专业的建筑工人。但是在漫长的封建统治时期,建筑工人被视为下等的“工役”、“匠人”,更谈不上有什么组织。直到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期(清末光绪年代),中国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建筑行业也逐渐向资本主义的经营方式发展,才开始有了团体组织。

  据老一辈忆述:光绪年代广州的建筑店(是手工业小业主方式)约近千家,建筑工人则有万余人,建筑店除了店主(也是建筑工人出身)和两三个学徒之外,是很少有长工的。当时的建筑工人都集中到某些地点“企市”(等候雇用)。建筑店主接到工程时,才到市上去雇用工人,工程完竣或不需要时,马上解雇。当时广州市内有五“市”,即:禺山市(在今中山四路文德路口)、太平市(在今光复路杨仁里口)、归德市(在今大德解放路口)、三角市(在今东华西越秀南一带)、城南市(在今河南洪德路),都是建筑工人聚集待雇的地方。日子久了,到各个市待雇的工人逐渐趋于固定,经常见面,于是有人发起组织团体,而一些建筑店主及把头为了加强控制工人,排斥外来者,也乐于组成地区性的团体,于是最初的建筑工人团体组织就这样成立了。

  最初的团体组成于光绪末年(1900年左右),每个“市”的工人分为坭水(瓦工)、造木(木工)两行,各自取一个“某某堂的名称”。如禺山市的坭水行组织称为“继义堂”,造木行组织称为“顺和堂”;太平市坭水行组织称为“南安堂”,造木行组织称为“贵容堂”;归德市坭水行组织称为“成德堂”,造木行组织称为“广义堂”(还有其他两市的四人堂因人数较少及较早结束,已记不起堂名),共称“五市十堂”。以地区及行业划分,各有界限,每一个“堂”有“堂友”(会员)数百人至千余人不等,加入称为“入行”,每人入行需缴纳白银七两二(十元)至十两,分期缴纳,没有限期,每次也不限多少,但要缴足才称为“入满行”,才有正式堂友的资格。每堂就用这笔“入行”款来购置房产(或购地自行兴建)供奉鲁班,称为“师父庙”,并为会议聚集之所。如继义堂在府学西街,顺和堂在青云直街,南安堂在带河基,贵容堂在扬仁里(其他各堂所在已不能记忆)。每堂选出“值理”(执事人员)10人左右,值理名义上是义务性质,没有薪水的,但他们有随意开支报销之权,所以贪污的在所不少。值理任期1年,每年改选一次,连选连任,有些终生都担任值理。但也有许多忠厚老实的人不愿担任值理,怕惹是生非,所以个别“堂”曾无人愿任值理,而不得不采取拈阄决定的办法。

  值理的任务是:掌管堂内经费收支,调解或处理堂内纠纷,每月会议一次,处理堂中事务;另外值理还要轮流每月“行街”两次。“行街”的任务是:到所属范围的建筑工地(当时称为“厂”)去巡视,如发现面生的工人,即询问是否已“入行”(即已参加本市十堂之一)如未“入行”的,即不准开工,或须补办“入行”手续。

  每年旧历六月十三是“师父诞”(鲁班诞辰),全行都大举庆祝,全部工地休息一天,每个“堂”都在自己的“师父庙”中用金猪祭祀,悬挂某某堂的大红灯笼,大放鞭炮;这一天晚餐全体堂友在堂中聚餐,这是从前的建筑工人一年中唯一高兴的日子,因为逢年过节自己要张罗,这一天则自己是不用出钱的。而当值理的,则从六月初起,借口筹备“师父诞”,即在堂中食饭,白食半月有多。

  堂中经费,最初是以“入行”款作为基金,购置房产,并将房产一部分租出,以租金作经常开支,后来因值理们开支无度,渐渐不敷,于是又定出收“招牌金”和“樑头金”的规例。所谓“招牌金”即在各堂地区范围内,有新竖招牌(即新开建筑店)的,须向堂纳“招牌金”(每一招牌须纳50至100元)。所谓“樑头金”,即在范围内有新建房屋时,承建店主须按该屋有多少条“正樑”,向堂纳“樑头金”(每条正樑约10元左右),如不遵例缴纳,即发动全行抵制。再后此项收入仍然不敷,又采取按工程工资百分比由店主缴款的办法,以维持“师父诞”开支和值理们的经常开支。

  这些带有封建地区性的“堂”,初时是店主与工人一同参加,同为“堂友”的。由于店主们多数比较精明狡猾,因此不久大部分的“堂”即为店主们(和部分把头)把持,处理纠纷时往往偏向店主方面,压迫工人,因此引起工人的不平。至广州拆城时(1915年)建筑工人受了民族民主革命的影响,起来排斥店主,逐渐夺回“堂”中实权,而这时由于资本主义日益发展,小部分建筑店发展成为较大规模的建设公司,资本家们也感到这些小地区的“堂”规模太小,无大作为,于是店主们联合起来组织一个全市性的“十一堂”,地址在麻行街(即解放前建筑同业公会会址)。从此,资本家与工人的组织才正式分开。十一堂是资本家组织,从前的十个堂是工人(内中也有把头和少数小店主)组织。此时“广州市土木建筑工会”也已成立,地址在纸行街白沙巷,主席余广,但初时它的势力还小,不足以和十“堂”抗衡,只能联合行动,以后,十一堂成为广州建筑商同业公会,十个“堂”也陆续结束,并入建筑工会,但少数的“堂”仍保持它的房产,每年收租祭祀鲁班,直到解放后,才正式取消。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