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广东造币厂见闻
邱汉强

  广东造币厂,初名广东钱局(为行文方便,以下概简称为“造币厂”),于光绪十五年(1889)四月投入生产,先行开铸铜钱,是我国最先使用机器大规模造币的一家工厂,也是广东境内最早的一家大型机械化工厂。从成立迄至1931年国民党政府实施法币政策,停造硬币,该厂完全结束改为兵工厂为止,前后四十多年,曾铸造过大量各种银、铜、镍币流行市面,尤其是其中贰毫银币(广东双毫),不但长时期在广东用作计算单位的主币,流行全国各地和号称全国经济中心的上海,广东双毫都成为极占地位的辅币,在市场上担当了一定的筹码作用(1903年以前在香港和更长时期在澳门,广东双毫流通市场也颇占地位)。由于广东当局历来视造币为生财大道,故不断降低铸造成色,大量滥铸劣币,推行市面,这就带给人民特别是穷苦人民以无限苦难,所以该厂无论在工业史、财政史和社会生活史上,都值得一提。

  笔者先父曾任该厂员司多年,停工时期又每任保管工作(虽然没有参加过初期工作,但稍后一些时期,先父在广东劝业道任科长时,和有关各方面时有接触,故对该厂前前后后的沿革内幕,颇为谙悉)。笔者年幼时时随父到该厂,平日又常习闻先父暨曾在该厂做事的前辈亲友谈说;1937年笔者在经济部厦门商口检验分处工作,分处主任苏彭年,是该厂最后一任厂长,有时在闲谈中,涉及该厂;1945年笔者由韶关疏散到东江老隆,偶与曾先后任该厂会办、总办(厂长)劳勉相遇,同寓一处,承以世交见待(劳任总办时,先父仍在该厂任熔炼、印花等处委员),在疏散中长日无事,多有谈及该厂前后掌故内幕,故笔者对该厂沿革内幕稍有所知,年前偶于文史资料中见有附带涉及该厂及广东铸币事,与笔者所知,微有出入,爰搜索追忆昔年见闻,查证参考一些公私文献,并向曾在该厂工作现尚仅存几位老者请教(因诸老谆嘱,故不列举其姓名),写成本稿,自然算不得是第一手资料,所知仅是局部,也不够深透;又为尽量避免与文献上已有报道者重复,全稿更显得支离琐屑,史料价值不高,但惟亦与一般只谈该厂正面历史者有所不同,提供出来,也许可供史家旁考侧证。

一、建厂经过所闻

  清光绪十三年(1887),两广总督张之洞鉴于当时西班牙银元(本洋)、墨西哥银元(鹰洋)、美国银元(一种不在本国行使,专供远东流行的银元)等大量流行我国沿海和沿长江各省,为谋抵制,以挽利权,拟购置机器设厂仿造。惟恐铸造银币,事属创举,难邀获准,适这时清延以各地铜钱荒缺,拟大力规复铸钱,曾饬福建造船厂及北洋机器局试行机器铸钱,遂钻这空子,奏请购机器设厂铸钱解决钱荒,并附带请求试铸银币,原奏发交户部核议,果以铸造银币,将招致银两涸绌,及有私铸、私毁和不易流通,铸造成本亏折等弊,认为窒碍难行,寻奉朱批(名义上是皇帝亲笔):“铸造银币,事关创始,尚须详慎筹划,未便率尔兴办,着听候谕者施行。”仅准设厂使用机器铸造铜钱。

  张之洞当时讲洋务,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他在两广总督任内,除了造币厂,还计划建设钢铁、枪炮、纺织等厂,这些厂定购机器和造币厂建厂安机的资金,全是在承办“闱姓”赌捐商人所缴预饷项内垫拨。谈到“闱姓”,应该把张之洞藉口办理海防、经费无着,弛放广东赌禁,公开招商承办,称为“防务经费”(历来广东把赌捐和公开的赌馆沿用这名实不符的滑稽名词),顺便一提,当时闱姓是公开招商承办的赌博中最大,以猜卖三年一科广东中式举人姓氏为胜负的一种赌博,每6年饷项计440万元,但均已奏明指定用途,造币厂所需资金,是先在是项赌商所缴预饷内垫付,再向承办赌商诚信、忠信堂(广东武员李世贵和一些官绅化名户头)施加压力,于常例正饷外,加捐80万元归垫,一家成立最早的大型工厂,是从赌博托胎孕生,可算是怪事,而且也可顺便看到赌博承商获利之丰厚和流毒广东人民之大了。

  张之洞拟设造币等厂在出奏时,对各厂的设备规模和资金来源、筹措方法,都是报得很笼统简略,且在未奉核复前,即已积极进行。这时清廷对封疆大吏已控制乏力,各省督抚大权在握,像张这样有些名气的,故可为所欲为,造成既成事实,不会受到什么处分,清廷对这样作法虽感不满,也不过来个申诫:“近叠阅张之洞奏报,于添购机器等事,未经奏明,辄先向洋商订立合同,如前购铸钱、织布等机器均需巨款,皆于议办之后,始行入奏,殊属非是!嗣后均著先行陈请。候旨施行,不得未经奏请之先,率行举办!”(光绪十五年十月十五日军机处字寄)一通无伤大雅的申诫上谕(一般文献总是说造币厂是奏准设立,始行定购机器是多少和事实上有些出入)。先父曾说过,假如张不是先斩后奏,造成既成事实的手段,在当时保守势力弥漫下,造币厂即使不至于象较前些时云南等省请购机器,受到恐縻费、机器易坏难修为理由加以驳阻的覆辙,起码也要受到各方面掣肘压抑,不可能一开始便有如此大规模和短期迅速成立开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