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陈允耀

  我从事机器工商业五十多年,现已逾耊岁的人了。回溯我国的机器业,一粒螺丝钉也非舶来品不行,而看看今天,解放了仅16年,不仅自能生产各种类型的机器,大如一万二千吨的水压机也制成了,也绝不倚赖外国人;且又制出大小机器出口,支援兄弟国家。抚今追昔,令人益感新社会之可爱,旧社会之可憎。广州河南区的均和安机器厂有悠久历史,创办人是我的叔祖陈桃川(河南机器中人称之为机器老人),我也是股友之一,它本是从广东第一家机器厂陈联泰分化出来,接近末期,内部又有分化外向。其中经过,不无可记。兹就回忆所及,提供出来,备供研究河南区机器行业史料者参考。

一、创始和逐步扩张

  均和安设在河南洲头咀,从清末1900年开始至抗日战争广州沦陷时,约达30多年,初期的厂址面积约华井一百井以上,连简单上盖,约值6000元。设备有车床、刨床、镗床、木模型车间、铸模间等等共约4000元。由于均和安不是先具有一定的设计集资才设厂,只是温某和陈桃川共同经营,因此资金总额没有固定,依其时估值,厂的资产约10000元多些。

  1889年至1900年之前,均和安未迁至河南,还在晋源街称为均和时,主要业务承制南海、顺德县缫丝厂的锅炉等,已与陈联泰竞争生意,恰值广州有了自来水,各街道均有水龙局之设。如六街水龙局之类,这类水龙局是广州绅商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寓店铺,家产财物而倡行组设的,也以“防火保安”为名,向居民捐集过金钱。水龙局的设备,有救火车(是两轮用来盛放救火的帆布喉等消防用具的),和在街道较阔的道上装置备如救火帆布喉套上射水救火的“水龙头”(其时广州一般的称谓),均和又兼承制造这类“水龙头”。由于装置颇好,使用便利,为社会上注意,距广州不远的南海县、佛山、沙头等地方,也来均和定制这种“水龙头”,业务日渐兴盛起来。

  均和早在晋源街时期(大约是1894、1895年间),陈濂川之第二子陈子卿(伯纯之弟、桃川之侄,允耀之伯父)因在香港经营之大成机器厂结束回穗,陈桃川以陈子卿曾在福建马江造船厂学习造船,在陈联泰也主理过制造轮机,乃招陈子卿任均和总管职务,专责设计和制造轮船机器,既给予较高工资,又许以红股(数字均不详)。于是均和又向制造轮船机器方面着眼,但因还在研究试制期间,消耗大,收益少,未到发展阶段,迨兼制水龙头后,业务日佳,资金动用较易。迁河南后,更有条件扩张,乃以制造轮船烧柴或烧煤的发动机为主,后更试制搾油机,碾米机。陈桃川还看准了机器修理工作,不只可以辅助制造业务,如修理之机器是属新型的,构造复杂的,还能从修理过程中,懂得更多的机器常识,因此修理工作在均和安的业务中占重要位置。

  其后均和安将承制的缫丝厂和轮船用的锅炉、水龙头业务,逐渐减少,主要是制造供应米机、轮船、及丝厂使用的发动机,小型的十匹马力以下的固多,几十匹至一百匹马力的亦不少,最高是二百匹马力的,使用上都能顺利,获得社会好评,渐趋于制造发动机的专业方向。清末陈联泰、均和未有制出烧柴、烧煤发动机之前,大大小小的发动机,均是外国货,以德国的礼和、鲁麟、西门子,英国的怡和等洋行输入为多。自陈联泰、均和及均和安制造轮船诸式发动机出世后,内河轮船公司或航商订购发动机者日多,粤之东江、西江、北江、南海、中山、顺德各地轮船拖渡、甚至广西、上海航商也来订购。当时上海订制时曾派过一批老练工匠到上海去装配,均和安大有应接不暇之势,但是由于中国没有自己生产的钢铁,均和安所用的铁料、钢料,都是外国输入的,价格操纵在外人,适用的种类,供应每每脱节,而与洋商交易,又每为“孖毡”(经纪者)从中作怪,消耗于送礼物和酒席应酬的金钱,有时几达一批货价的1/3~1/5,成本自然加重,厂方只有转嫁于使用者方面,订制者难免诽词,承制者难言隐痛,但总的说,均和安的修理、制造业、是相当蓬勃的。

  当碾米业的米机开设日多的时期,陈桃川为着在社会上,商业上发生多些所谓“围内”(相互间有了经济或业务的关系之意)关系,亦有一些经营米机的老板们利用陈桃川是机器行中人,为应付机器的使用、保用、修理,以至机器工人,邀陈桃川参加米机股份,因此陈桃川也曾参加过几家米机的股份二、三千元,有些与均和安经常交易的五金店,由于间中有赊购或定货多付定金等关系深了(如均和安有时急用五金材料钢铁等,一时现金未备,则向五金店赊购。有时五金店要向外国购入大批材料,周转未便,恰值陈桃川存款多或刚完成一宗巨价机器收到价款,五金店便要求陈桃川预购材料,多付定金,以资应付之类),亦邀陈桃川参加些股,陈桃川亦参加过几家五金店的一些股份,这两项都是陈桃川附营别业的做法。十多年来约达一万三四千元。后来,均和安碰到困难,陈桃川想将这些股份减折收回,也不可得,因之每有外股生意不能做的叹息。但同行中却有人说,均和安发生资金难以周转,是因资金外调太多之故,此实未知其中实况耳。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