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八辑
目 录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南岗制砖业的回顾
  我忆均和安机器厂
  广东造币厂见闻
  清末民初广州的建筑行业团体组织
  广州的花筵酒家
  回忆陈拔廷及其所创办的协同和机器厂
  清末与民国时期广州的革制手工业
  饮茶粤海
  外国洋行在广州布局的今昔概况
  清末至解放初期广州皮革行业简介
  广州照明电力厂的由来
  军政府对盐税收拨点滴
  英美烟草公司之“派律烟”、“三炮烟”在广州
  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的斗争
更多>> 
存稿第八辑
广州洋行情况忆述
邓樵光

    国际通商互通有无,平等互利,原则上是好的。可是回溯历史,时代不同,我国旧政府政治腐朽,积弱无能,海岸解禁,放任自由,外商接踵而至,在我国各大城市设号经商通称洋行,其实是公司的意思。概计英商有“渣甸”,闻说“渣甸”洋行设立于1876年,“渣甸”人名,乃英国皇亲、爵绅创办商行,并以此命名,兼营船务。太古洋行乃英国的贵族妇人所创办,取号是用中国名式的,除经营商业外,尚有设立仓库及船务,航行东南亚各地。法商有“信孚”、“志利”、“哗嗹”,美商有“柯达”、“先灵”,日商有“三井”、“三菱”,德商有“鲁麟”、“保庇”、“谦信”、“捷成”、“些喇士”、“禅臣”等等。尚有专营船务的大来轮船公司、渣华轮船公司、大版商船公司、日本邮船、英国邮船、法国邮船、意大利邮船,都是航行世界各埠的。它们的组织机构,职工多是雇用华人,所以当时有广州的惠群洋务工会,香港的通济洋务工会。但我觉得工会性质复杂,没有加入,洋行多数有聘雇华人经理,以襄佐业务。所谓“买办”,办公室称为办房,洋人办公处称为写字楼,按月由洋商交付办房若干经费(各洋行业务大小不同),并收入佣金,按货款001%。所谓办佣,洋行业务性质,除太古洋行的糖,屈臣氏的汽水,有分给代销商为它推销。此外都不是自产自销的,而是代客定购,从中渔利的,只不过在交易前,订立合同,按时、按质、按量,货到时,用到货纸书面报知客商,违反者照合同所订条例赔偿损失。遇着经济危机生意不景,亦有客商过时提货,那就负责损失和仓租利息。所订货值多数以司令、英镑为本位,极少数以美元或法郎的。客商订购的商品,成本价值(折港币)多少,对截汇水时,亦有关系因素。洋行业务范围,除船务外,订购的货物几乎包罗万有,如机器、布疋、西药、染料、化工原料、橡胶“绉片”、“烟片”、“星粉”、照相机及胶片“菲林”、织机、织针、新闻纸(有平版与捲筒,是适应报馆印版所用的)。甚至七月烧衣拜鬼五颜六色的衣纸,乘我们迷信神权之风,真是无孔不入。所谓洋纸,当时本市天成街(现天成路)各纸商店订购后转售与各乡村,亦更有不良影响。我国科技、文化落后,工、农业不发展,经济不活跃,原材料不足,日用品微如一口钉、一粒钮、一针、一线,亦靠进口。当时长寿里、德星里一些洋杂店以及扬巷一些呢羢布疋店,所售商品,都是从洋行购进的。如英商洛士利的线辘,德商鲁麟洋行的鸡唛针,是一个例证。鸡唛针的利润很厚,亦是销路很广,因此,引起日本某商行(我忘了它的商号)冒牌混珠。当时冒牌鸡唛针充斥市场,日本某商行亦获得暴利,后被鲁麟行发现,抓获日商的冒牌货,于1933年在香港诉诸法庭,并要它赔偿损失。由此可见,利之所在,遑恤其他,就不择手段了。回忆商团之变,亦先着眼枪杆子。商团竟与德商保庇洋行订购比较新式的一大批机枪和弹药,用专船运到黄埔交货,当时被当局扣留没收。

  我雇工在鲁麟洋行,也有一段过程。家贫失学,为生活着想,唯有寻工做,得同村伯父邓铎球在1918年(他当时在鲁麟洋行职任出纳,人多称他为铎叔)介绍到鲁麟洋行做杂工。这时我学浅无能,惟有向别人多多请教求知,有三个月时间,于每天晚上,学英语于卢汉秋教师(他当时在十三甫设夜校)。我雇工开始就在西濠口嘉南堂东四楼的(现人民南路新华酒店)鲁麟洋行。考初时,德国领事馆和德国各商行,都是设在沙面的。由于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是战败国,受英、法的条例限制,凡是德国的商行和人员都被驱出沙面之外,乃至所限期满,才能再入内。我在广州鲁麟行雇工时期,多做送信、货到发通知单,及往粤海关纳税等工作。其间,有感兴致的1925年,省港大罢工,封锁香港,压制英商航运。这时,鲁麟洋行的华人经理罗雪甫亲自往上海,与华人创办的三北轮船公司协商联系,得到在广州代理这公司的船务,沟通南北物资商品,代客货运。北上的多是水果香蕉、甘蔗(客商多在一德东路),南下的多是豆类花生仁、豆麸、露酒等(客商多在六二三路及濠畔街)。货运轮船八艘,每艘约五六千吨位,船名有醒狮、万象等等。每天统有两艘到穗,停泊于白鹅潭、大涌口、南石头一带河面。当时我亦负责报关,送货到通知,及往八旗二马路“东园”省港大罢工委员会办公处,报知航运船期,货运清单(载纸),并邀当事人苏兆征派纠察队到船查核等工作。迨后工作中,多次被总经理(德人译名苏拔,所谓大班,副经理称为二班),用C夫劳、或店夫劳的粗鄙语言相加辱骂,我就发脾气有意见,辞工不干。1925年往港西营盆公益酒庄当柜面。1928年在港德辅道中联华影业公司总管处,做出纳并理一些账簿。联华影业公司结束后,1932年应港鲁麟洋行相邀,任职出纳,迨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鲁麟洋行就是敌产,港当局安排我原职,清理敌产工作。这是存在九龙仓货物,客商交款提货,我就收款存入汇丰银行,至香港沦陷于日军乃被遗散。我在省港鲁麟洋行雇工,先后共有八年,所知那间行的经营,有机器部,1918年设在长堤的消防所(又叫灭火局),所用灭火机车,是向鲁麟洋行订购的。1926年粤汉铁路当局亦订购了火车头一部,其他捷和钢铁厂也有订购机器零件的。染料部是代理大德颜料厂的“粒黄”“料莲”,靛、硫化元青,有酸性,盐基等等,本市打铜街(现光复中路)各染料店都有订购,后大德厂转移到捷成洋行代理。西药部,是代理拜耳药厂产品,销售各西药房,后亦移交谦信洋行代理(想是行与行之间,互相争夺代理专卖权利的),制火柴用的原料,白药、红磷,东山火柴厂也有订购。疋头部,是代理呢羢、竹纱,本市扬巷及香港永安街各布店皆有订购,多样经营,有利可图,不限于推销德国产品,这是鲁麟洋行的特点。如非洲的海参、洋苡米,香港高陞街各海味批发商,都有定购;印度的孟买纱,省港各针织厂都有订购。产自东南亚国家的橡胶及原料,香港冯强、大陆、香港等胶厂,皆有订购。我国未有轧铜厂,制手电筒所用的铜片,多产自英、美、法、日、各国,鲁麟洋行亦能引致客商南针电筒厂、岭南电筒厂等订购。相反,鲁麟洋行亦向这两厂订购电筒出口,在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手电筒出口业务,也盛于一时。同时类似这样的,亦有向冯强、大陆、香港等胶厂订购胶鞋出口,交易手续,都订立合同,按时、按质、按量付货。其他出口,尚有新胜街任玲记玉器商的玉器,小手工业用烂破环制成的料鈪(饰品),十三行横街五常出口公司的陶瓷、顾绣、抽纱,香港文咸街出口商永丰蓆庄的扭草花蓆(舖楼板地面用),广万隆炮竹厂的炮竹烟花,药材商行(商号忘记)的“五倍子”,皆有交易关系。总之,我国资源物质丰富,但科技经济落后,各国洋行在我国营业,都带有经济侵略性质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时,航运交通停止,洋行业务就此结束。后来它的部分经营方式,进出口商取而代之。再说其他特点,德国人上班工作是很依时的,按洋行规例九时到,而他们于八时半就到了;下班时间是下午五时,但他们干至七时,星期日休息,亦有返行工作两三小时。但英、法、美的人则不同,下班时间一到就走了。我觉得德人对工作,是勤劳、负责、肯干的。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