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七辑
目 录
  广州学海堂
  洋洋大观说“乡试”
  清代考小试
  广州圣心书院
  广州设立的教会学校
  清末民初小学教科书与杂志
  清末广东水师学堂和民国广东海军学校之学潮
  南武学堂之创办历程
  广东教育界见闻
  关于清末书院简介及陈澧生平轶事
  美国人创办岭南学堂的目的
  清代改良主义最早温床的“广州同文馆”
  清末广州同文馆、译学馆、两广方言学校回忆
  广府学宫今昔
  广州培道女子中学
更多>> 
存稿第七辑
广州圣心书院
陈曙风

  闹风潮时已接近暑假,书院方面顺水推舟,宣布提前放假。监督出一纸布告,内有“德薄能鲜”等等字样,就算道歉,同学们也就感觉“满意”了。

  到了下半年,第三班果然提升到第四班,由一法籍修道绰号“鸭尾巴”的任教。第一次罢课争取得来的胜利果实虽然不多,但也打开个缺口,使这一学期的抵制三大亡国公司的运动坚持下去。

  1919年的罢课,以滑稽的升班方式结束。这事助长了安若瑟的骄傲自大,以致复有1924年的收回校权的罢课。那年“五四”纪念日,学生要参加纪念活动要求学校放假。安若瑟说:“‘五四’运动没有多大意义,因而这个纪念日也没有多大意义。‘五四’运动挽救不了中国的命运,中国的命运早已决定于华盛顿会议。”当时第二班的教员张元凯听了这番话后表示极不满。他认为,这种教会学校的文化侵略已到了露骨的田地,非起来反抗不可。于是学生马上行动起来,决定罢课。首先冲出书院大门:一路人从大新街正门出,另一路人从书院旁门经操场由石室旁边出一德路。书院的修道教员慌张起来,马上指挥门房拉闸,怎知区区一道大门那能把如怒潮涌出的学生拦住?刹那间学生走光了,罢课便是这样开始。向社会发表宣言的同时也向院方提出收回教育权的要求。

  罢课后,院方认为张元凯是鼓动风潮的人,于是把他解聘。平日藐视中国人,为法帝国主义服务的修道以为这一着可以打击有反抗性的教员,怎知时代不同了,正在大革命时期的广东,许多援助之手从革命的阵营伸过来。广东省长廖仲凯对集合在广东大学礼堂的罢课学生讲话,说如果圣心书院不答应学生的要求就不要上课,学生可到广东大学英语系插班,不用考试。如果教员学生希望自办学校,政府也尽量支援。于是有一部分学生便进入了广东大学,有一部分教师和高年级的学生就去办学。以张元凯为首的一班师生,在纸行街开办了一所叫远东书院的英文学校,组织一个校务委员会来管理学校,据说鲍罗庭也是校董之一。1926年,这所学校因经费支绌停办了。教师梅承薄自己也办了一间中学,叫复圣中学,但也不长久。老教师区树德找人办的长城中学,比较能支持得长久一些。

  圣心书院这次罢课继续了一个时期,较上次罢课时间为长,争取的条件是:一、校长必须是中国人;二、学生会费要归学生会使用,不得由学校支配;三、学生书信学校不得拆阅,刊物也不得扣留。最初提出这些要求时,监督安若瑟说,这些要求答应一条都有危险。但不答应便不复课,这次罢课没有上次那么容易解决,安若瑟不得不作让步。复课了,改名圣心中学,由一个天主教徒黄寿山当校长,名义上算是实现了中国人当校长这一条,但是又把那个巴士高又再调回来当教务主任,掌握实权。数月之后,又以段神甫(Fathee Thin)代巴士高当教务主任。他找了个中国人方硕梅协助他做教务工作,段神甫一直维持到抗战前。

  抗日战争期间,圣心中学和该校的实际支配者——天主教在华和国外的体系有个变动,圣心中学本身的变动是它的停办。但却在石室旁边的一所房子开办了明德中学,名为女校,但也招男生。实际上是把圣心中学的学生接了过去。

  这一时期沦陷区与后方的宗教活动各有不同。广东主教魏畅茂在沦陷期间没有离开广州,据说还以办公益为名洗劫了方便医院,把很多医疗器械分给了当时在广州的纳粹分子医生柯道。魏畅茂还开办了一间叫“福民堂”的黑店,贩卖鸦片。石室成了日本人囤积居奇货物的仓库。

  而在后方却又有另一套,居华西基督教之冠地位的美以美会,于战时重庆开会欢迎天主教总主教于斌,由“华西宣道使”——美国牧师梅乐和主持。会上特设各种平时不常见的礼仪,象演戏一样一套一套的做出来。

  基督教和天主教联合的做法一直维持到战后。据说抗战结束后,李应林当岭南大学校长时曾与石室的天主堂联系,其目的是想取得天主堂的经济援助(因战后该校复校事事需款),而天主堂方面的条件是在岭南大学内设教堂,派女修士任主持其事。一个天主教的教堂于是设立于一个原以基督教为主,靠美元支持的大学内。

  抗战后圣心中学在广州复办。校长是方硕梅,教堂方面派了很多外籍教师到圣心中学教书。其中有简理察、马良、祁祖尧、邓乃理等人,都是从中灌输反动思想的。学生宿舍被分为教徒宿舍和一般宿舍两部分。教徒学生每天早上要做晨祷、念经、(小)弥撒等等宗教仪式,不让学生有一点空余时间参加社会活动。管理这群学生的是邓乃理。

  解放军即将渡过长江的时候,马良在圣心中学内组织“圣母军”,所有教徒都参加了。“圣母军”常开秘密会议不准外人参加,但其中也泄露某些内容出来,马良说:“共产党来了,我们要风雨同舟”,企图把中国教徒拉到他们那边去。他们的活动方式是拉拢学生到他家里玩,招待以糖果、饼干等物,于是从中散发和传阅抵毁共产党的连环图等。

  解放初期,魏畅茂还盘踞着圣心中学。这时以训导主任梁汉生(任市十一中学校长)为首的进步力量团结起来,要求校长方硕梅停止外籍教师的职务。至1950年,这批教师先后解除职务,并分别按所犯罪行轻重,递解出境。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