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六辑
目 录
  蒋经国所办的两个新闻出版机构
  五四运动时期的广州《大同报》
  《国际歌》早期在广州
  稿《南雄日报》的风波
  《每日论坛报》出版的前因后果
  解放前广东图书馆的有关资料
  东江纵队《前进报》的战斗历程
  三十年代粤港教会的三种刊物
  抗战前英荷两属的华侨报馆史略
  我推行普通话的回忆
  劳工出身的李文田
  梁鼎芬别传
  陈澧的“广州新乐府”
  “拓都与么匿”难倒郭沫若
  东江才子散记
更多>> 
存稿第六辑
粤剧全女班的兴起、发展和衰落
黄德深

  “群芳艳影”和“镜花影”两个粤剧全女班,当时上演的部分剧本,也反映了当时的现实社会和迎合了一部分人的思想要求。可以说是带有一定的时代性和代表性。如以《仕林祭塔》这个由民间传诵故事而编成的剧本,就是借助剧中白素贞这一人物纯洁坚贞的爱情和强烈的反抗封建道德、反抗礼教束缚,反抗不合理的维护封建礼教的专制制度,对婚姻自主,恋爱自由表示了强烈愿望与要求的戏剧;又如《夜吊秋喜》,也是根据招子庸打破封建枷锁,突破阶级观念的主仆恋爱的题材而改编的剧目,在当时广东于“五·四”运动以后,各地人民热烈地掀起了反对封建礼教,提倡恋爱自主、婚姻自由的时代中,这些剧本的演出,也迎合了人们的愿望与要求,因而受到了群众的欢迎。

  广州是我国开发较早的通商口岸,在世界各国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时期中,资本主义思想和各种带着资本主义化的形形式式的事物,也很早地从海外以及香港、澳门等传到广州来。受此影响,广东戏剧事业的发展也就跟随之而趋于商业化。民国以来,广东戏剧的整个命运是完全掌握在资本家和商业剧场的手上。故当“群芳艳影”和“镜花影”两个粤剧全女班在广州异军突起,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之时,各个行业便不惜资本捐赠帐幕、布景以及各项道具,而在帐幕和布景道具上显明为人所注意的地方,写着某某公司,某某药房,某某绸缎庄或某某大酒家敬赠的字样外,并注明它的门牌地址和电话号数以及出品一并列入,以广招徕,使人入到剧场和看戏的时候,便感商标广告琳琅满目,有如置身于交易的场所之中,此外又互相的在月份牌、日历以及足以作为宣传广告的物品上,印制着如名角的肖像(当时华成烟草公司所出的“美丽牌”香烟就是以李雪芳及蝴碟影的肖像作商标的)加入商品广告,大肆宣传,借以达到推销商品和招来生意的目的。

  除了上述的情况外,而在当时的一般有闲阶级与无聊文人,所谓“剧评家”、“诗人”、“词客”也由于李雪芳和苏州妹二人的声容优秀、艺术动人,引起了他们的诗情逸趣,大加吹捧,对李、苏两人当时在粤剧舞台上的互相演出,喻作“梅李争妍”③,引为佳话,而在当时报章上也纷纷写出了欣赏歌颂的剧评,即自称为写作衿慎的所谓“岭南词人”陈洵(别号述叔,曾任广东大学和中山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教授),也兴致勃然,对于李雪芳的演艺作了一首赞赏的词,并收入他的词集内。

  “群芳艳影”和“镜花影”两个粤剧全女班,尤其这两班的正印花旦李雪芳和苏州妹两人,由于当时各行业资本家的大肆宣传吹捧,以及当时一般文人逸士的欣赏歌颂,因而名噪一时,更加引起广大群众的欢迎和注意,每次演出,都无不挤拥异常,争相购座,先睹为快。台脚之旺,大有与当时粤剧男班所谓“三班头”的第一流名班,如“人寿年”、“祝华年”、“环球乐”等并驾齐驱之概。

二、粤剧全女班的发展

  自从“群芳艳影”和“镜花影”两个粤剧全女班的出现,以及李雪芳和苏州妹在当时艺坛上所取得的成就,说明了女子从事舞台戏剧艺术的能力,并不比男子差,尤其对于在戏剧中原是女性的角色,由女性本身扮演,无论在表情动作上,以及在道白和声线等方面,也都比男扮女装演得恰切适当。因此就打破了以前女子不能演戏的旧框框,从而奠定了女子演戏的地位。于是女子学戏之风便尔盛极一时,有的父母教其女学习花旦,有的大姊教其妹学习小武或丑生者,如当时东莞县漳彭乡的音乐家吴星仿,聘请粤剧老艺人教授其女吴帼英学习花旦,吴尚英学习小武,其后并在广州市大塘街设立“移风剧社”,专门教授女子学习粤剧(女班粤剧名花旦蝴碟影、梁丽云等,都是由该社师傅吴炽森培养出来的);“人寿年”班的棚面打鼓炳(即陈炳)教授其女醒醒群学习花旦;“祝华年”班的男花旦李瑞庄(李雪芳的哥哥)之教其妹李雪霏学习花旦,可说是人数很多,不胜枚举。在当时粤剧戏行人士中,大有人“不愿生男重生女”的趋向。其继“群芳艳影”和“镜花影”两个粤剧全女班之后,所组成的粤剧全女班,在广州计有“金钗铎”、“新天地”、“大观剧社”;在香港计有“醒艺超群”、“巾帼影”、“菱花艳影”;在澳门计有“嫦娥幻影”、“群芳幻影”、“柔魂影”等。各班均拥有三几个唱做兼优的演员作为台柱。分别到本省各地、香港、澳门、以至南洋群岛,越南西贡等地演出。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