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五辑
目 录
  清代广州的接官亭、法场地与万寿宫
  《清代广州驻防汉军旗的历史》一文的补充
  清末广东州县官署的“幕客”及房科、差役、官仆的概况
  清末至抗日时之广东舰艇
  洪秀全之侄成福惨遭杀害之侧闻
  洪仁玕在广东的革命活动
  广东军事历史的沿革
  “肇和舰”起义讨袁与陈可钧之殉难
  北洋军阀张宗昌之死
  广州满州八旗兵制由清代至民国的变迁
  “十月革命”到中国之后
  无政府主义者在广东活动的一鳞半爪
  无政府主义者活动片断
  从刘思复谈到晦鸣学舍、心社和《民声》
  “无政府主义”活动在广州
更多>> 
存稿第五辑
死于职守的广州记者
陆丹林

  新闻记者林白水(万里)、邵飘萍(振青),在北伐前夜,先后惨遭军阀张宗昌、张作霖枪杀,震惊中外。因为林、邵牺牲的地点是在北京,当时是北洋政府的首都,很自然的引起人们特殊的惊异,传播各地。而华南的广州,有几个主持正义的新闻记者,给军阀所残杀,死得异常惨酷,却少有人注意到。现在特把辛亥革命后死于职守的几个广州新闻记者分述于后。

  陈听香是广州《公言报》的记者。因为从新闻记者出身的陈炯明,当了广东都督,借词擅自把另一个由新闻记者出身的民团总局副总办黄世仲枪毙。陈听香仗义执言,替黄世仲打抱不平,笔杆的矛头,自然指到陈炯明的身上。陈炯明即以“造谣惑众扰乱治安”的罪名命鹰犬逮捕陈听香,枪杀陈听香。这是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第一个殉难的新闻记者。当时的广州并没有宣布戒严,陈听香又不是军职。而陈炯明呢,是学过法政,当过谘议局议员,办过《可报》,夤绿时会投机做革命党人。一朝权在手,便滥用职权,不经过一定的法律程序,便即枪决新闻记者,可说是残贼成性。因此,他后来的叛变革命,是没有什么希奇。由此一来,他便开了军阀擅杀新闻记者的恶例。

  康仲荦广州天主教神父巍畅茂,以出版报纸为手段,企图达到他操纵舆论的阴谋,创办《震旦报》,聘康仲荦做主笔。癸丑(1913年)二次革命,窃国大盗袁世凯嗾使龙济光率军侵入广东镇压人民。康仲荦恃着与龙济光有杯酒之缘,经常访龙谈天。龙因为康是在法国人办报的人员,便施用手段,虚与委蛇,且送军马一匹给康。康自鸣得意,常是据鞍驰聘市区。而在报上,康对袁世凯的独裁恶政,详尽地加以抨击。龙是袁的头号走狗,奉命到粤,镇压政敌。觉得康不识抬举,反而对他的主子时加攻击,便把眼一翻,即捕康枪杀,罪名是“交通乱党”。巍畅茂因此即把《震旦报》改名《大公报》,继续做它的舆论工具。

  何克昌是个从事采访新闻的从业员(当时广州叫做访员),按日送稿给特约的通讯社,换取生活资料。龙济光统率“济军”到了广东以后,狂妄跋扈,无恶不作。报纸上每天都有“外江壮士”(龙济光不准报纸揭露济军的不法暴行,报纸改用外江壮士作“济军”的代词)强买强卖,打架抢劫,奸淫妇女等新闻发表。龙的爪牙某某向龙邀功,说这些新闻,多是访员何克昌,受了党人运动,每天杜撰稿件,送给各报发表,借以损害“济军”声誉。龙头脑简单,不加调查研究,也不知道自己部队的胡作非为。因此,何克昌即遭侦探(特务)逮捕,龙诬何是“挑拨军民恶感”的罪名,按军法惨遭死刑。何的牺牲,是在康仲荦死后的一个多月。

  李汇泉是广州《南越报》记者。袁世凯叛国称帝,西南护国军兴,陆荣廷的桂军,打着讨伐洪宪郡王衔振武上将军龙济光的幌子,发展势力,投机入粤,盘踞各地。未几,即开赌禁,筹款扩军,毒害广东。但又怕舆论反对,不敢马上硬干。赌商某甲,向广东督军陆荣廷献媚说,广东报界记者,反对开赌最力的是李汇泉。此人骨头最硬,用金钱运动他是不来的。只有如此如此,便没有人敢再来反对的了。陆荣廷为了开赌筹款,便不管一切,嗾使便衣卫士到《南越报》,借词有大幅广告登载,要和李汇泉面洽,因此诱捕了李汇泉后,即在督军署的照壁处枪杀。第二天的早晨,陆荣廷还装模作样的假惶惶说,要缉凶破案,妄图逃避诱杀新闻记者的罪名,转移社会人士的注视。从此,经已禁赌多年的广东,赌祸又再蔓延全省,流毒社会。省内各报,在桂系淫威压迫之下,噤若寒蝉,不敢作正面的反击了。

  陈耿夫护法之役,政学系的一批喽啰,在广东地区最为活跃,标榜“护法”,勾结北洋军阀,笼络意志不定的国会议员,改组大元帅制为总裁制,纵横捭阖,尽政客挑拨逢迎的技俩。《民主报》主笔陈耿夫,素来主持正义,拥护孙中山,拥护护法政府,而对于政学系干将杨永泰和督军莫荣新等坏坯子,常在报上揭露他们的劣迹。莫指使督军署参谋长郭椿森暗派鹰犬到《民主报》拘捕陈耿夫。当时陈恰与卢博浪(也是新闻记者)聊天。卢见声势汹汹的来了几条大汉,知道不是好事,即混入排字房里,伪装排字。陈却拔脚攀登天台,准备逃脱,匆促莫及,竟被拘去。郭椿森奉承莫荣新意旨,绝未经过审讯,即命令桂军押赴郊外枪杀。以上康、何、李、陈四人,都是死在滇桂军阀的魔手中的。

  记得陈耿夫牺牲的前一天中午,曾约陈秋霖、梁一余和我几个人,在长堤的华盛顿西餐馆吃饭,计划筹些款项,编印一个周刊,并叫我写信给香港《大光报》记者黄冷观,一同合作。怎知隔了一天,他就给桂系军阀莫荣新暗害了。

  黎工佽广西人,1936年在香港遭暗杀。黎是香港《工商日报》记者,兼和几个知友办《探海灯》小报。对于当时“南天王”陈济棠的暴政和迷信风水星相等怪事,常在报上抨击。有一天,他在机利文街步行,突然间遭受暴徒暗击重伤,有人把他送到医院施行急救,不久,因伤重过度,便即去世。人们多说他站在人民立场说话,触怒了“南天王”的虎须,遭到毒手。事后,港英政府虽然官样文章的照例缉凶,也毫无结果。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