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五辑
目 录
  清代广州的接官亭、法场地与万寿宫
  《清代广州驻防汉军旗的历史》一文的补充
  清末广东州县官署的“幕客”及房科、差役、官仆的概况
  清末至抗日时之广东舰艇
  洪秀全之侄成福惨遭杀害之侧闻
  洪仁玕在广东的革命活动
  广东军事历史的沿革
  “肇和舰”起义讨袁与陈可钧之殉难
  北洋军阀张宗昌之死
  广州满州八旗兵制由清代至民国的变迁
  “十月革命”到中国之后
  无政府主义者在广东活动的一鳞半爪
  无政府主义者活动片断
  从刘思复谈到晦鸣学舍、心社和《民声》
  “无政府主义”活动在广州
更多>> 
存稿第五辑
何民魂其人其事
张蘅夫

  1941年冬,日军攻占香港,疏散人口30万。予跻身难民行列徒步归广州。未几,何民魂携眷历黔桂沿西江流离粤垣。偶尔相逢,藐是沦落,渐与往还,輙有所闻。解放后,坊间所见《蒋党真相》一书载民魂于日本投降后以接收大员姿态出现于南京。犹忆民魂尝自诩;“倒蒋廿年,无役弗与。”波诡云谲,不无曲折。爰摭拾所见所闻,以供有关其人其事之参考。

  1942年孔子诞日,一个身穿柳条土布衫裤,年近花甲的外省人到孝友北①我家门口找人。我听他说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后,便告诉他没有这个人。一会儿,他又来叩门,固执地说问过左右人家都说这里有一位长须的老太爷。我再问清楚他要找一个曾经是江苏会馆值事的老人,只好带他过孝友东向唯一的外省户籍碰一碰。我先踏上楼梯叫门,明明听见有老年男人声音。一位家庭妇女开着半掩门问是谁来找,他连忙在我身后把一张写着“前南京特别市市长何民魂”的字条塞进去。只听见门内一阵骚动,字条退回来,“砰”的一声,半掩门紧闭了。下了楼梯,我断定人家不肯相认,勉强求见无益。他顿时悲愤失措,呶呶不休。无可奈何,我邀他回家里坐下谈谈。据述其原籍松江,这一次由重庆动程,经过贵阳入广西,满以为到了广州可以循海道去上海。一家数口,预计旅费约需8000元。李济深赠送了5000元,李宗仁也送给了5000元。总共带着4万元在身上。不料行抵沙坪,衣物行李也要变卖了。现在流落广州,希望找到在江苏会馆认识的同乡想想办法。这样结果,真是岂有此理。

  凭着平时读报的一些印象,我想起了何民魂在桂系兵力到达长江的时候当过南京市长,不难理解,他与广西军政人物总有一点渊源。为什么在这兵荒马乱中打从内地跑来沦陷区呢,这一疑团没有必要而且不可能萍水相逢解答清楚,不过面对着流落异乡的人却应该替他设想。于是我拿出纸和笔让他写出估计也许留在广州的熟人姓名,试试能否发现寻访对象。他欣然照办,开头写三几个我知道确不在广州和毫无所知的人名,第八个是金肇祖,我指出这个人现在是工务局长,可以考虑进行访问,问题在于会不会像那个老乡亲一样拒不接见呢。他满有把握地说:“他会来见我的。”跟着表示不必亲自出面,而由家人先去知会便可。经过一番思索,我认为由妇女出头不经门房通传而能求见比较直接,于是决定由我讬人引导他的妻子先去接洽,分别约好时间和地点,他高高兴兴去了。

  第二天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伪组织的广州市政府设在文德南路,包括工务、财政两局,与文德东路的警务处、卫生处相连。香港兵燹后,我与远东中学港校的女校长和生物教师两家人结伴步行回广州。当时是伪广东省政府秘书长周应湘临时把她安置在伪财政局当小职员。我事前将情况告诉她。当何民魂的妻子拿着函件到达财政局后,立即被引导到工务局长室的楼梯口,由另一个女职员临时作为传达,金肇祖马上接见了。

  再过两天,我到长堤广泰来客栈探望化名何冠南的何民魂,知道他们已经碰过头,并且刚才派人送到一些西装衣物了。原来金肇祖是伪广东省长陈耀祖的姪婿,也是何民魂任南京市长时的科长。当金肇祖报称何民魂到达的时候,陈耀祖还以怀疑的口吻问是否真是其人,金肇祖说:“人哪有假冒得来的呢。”陈耀祖随即拍发电报向汪精卫请示,得到指示招待的复电后,何民魂落魄生涯改变了。

  沦陷区一般小市民阶层的意识是敏感的。日本对英美宣战初期疯狂南进和疯狂向中国内地进攻,可是半年以后已成强弩之末,重庆政权也是焦头烂额,南京汪伪组织更是悽悽惶惶不可终日。总之,三方面都是色厉内荏,总是千方百计互相勾搭,何民魂显然成为各方面所注目的神秘人物。我自问不是政客,也没有什么企图,但既然意外缔结了一点交情,也乐于保持着一种忘年交的接触,从而看看人海百态。

  通过金肇祖的桥樑作用,何民魂与伪组织的新贵们稍稍有所接触,其中有师生关系的是顾士谋。自从何民魂由广泰来客栈搬到西濠酒店后,我不时过谈,偶然也陪同何民魂应金肇祖、陈雅枝夫妇邀请晚饭,顾士谋和一妻一妾也不时分头到酒店存问。何民魂告诉我,当年奉孙中山先生命入广西工作,顾士谋夫妻就是当时相随由粤入桂的宣传员养成所学生,经过一段小小波折才结了婚。北伐军进展到长江,李宗仁电索工作人员,于是第一批派顾士谋去武汉当党务组长,后来投靠改组派,现在是卸任的伪广东省宣传处长。他的原配有点神经失常,夫妻时时反目。听说有一次拍摄团体相,妻妾各穿捆边艳服,争站位置,旁人称为大捆小捆。据说就是为了这次争吵被陈璧君知道,因而撤了处长职。

  何民魂也把倒蒋的原因告诉我。他说道:“当年在北方搞抗日联军,那时候海内外各地纷纷捐款慰劳。有一次回到上海,龙云的代表问起云南汇出来的捐款收到了吧。当时我十分惊讶,就跑到南京向财政部追查。宋子文老是摆出官架子推说不知道。后来查明白凡是托由财政部转发慰劳东北义军的捐款都被扣下来,而且南京政府多次通知各报通讯社一律不得登载抗日军事消息。从此我就参加倒蒋。记得在泰山会见冯玉祥,他很感慨地说:‘民魂先生,凡是反对蒋介石的人,都去南京做官了,只有你和我不曾去。’一直到芦沟桥事变发生后,我们当然可以回到南京了。时局变化到这样田地,假如蒋介石真正能够收复失地,还有什么话可说,我愿意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小百姓嘛。”听了这一段话,我不禁问:既然在重庆住了三年,为什么又跑来这沦陷区呢?他很自负地说:“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不能到?我‘何民魂’三个字什么时候写起来总不会是汉奸吧。明朝亡了,有一位姓曹的老先生在安徽霍山与湖北英山之间抗清18年,如果日本打下中国,我也可以在东南抗日18年!”

  尽管金肇祖热情奔走,想给予何民魂夫妇带着三个孩子从广州到上海的旅程以便利,伪广东省政府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定得一个飞机座位。情况迫使何民魂独自飞沪,暂时把眷属留在广州,但又不能长住酒店,于是决定在飞机启程后搬到顾士谋家里居住。何民魂的妻子邹绿云是广西人,身边带着儿子师涉、女儿师莹和手抱的儿子师明。大约相隔一个月,邹绿云来过我家一次,说出住在昌华南横顾士谋家的地址。她知道我的家人覊留内地,三楼空着几个房子。她表示原想搬来暂住,却因为陈耀祖饯别何民魂时,席上叮嘱金肇祖、顾士谋好好照顾留粤妇孺,顾士谋随即声明决定把师母接到自己家里,所以只好与顾妻同住。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