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五辑
目 录
  清代广州的接官亭、法场地与万寿宫
  《清代广州驻防汉军旗的历史》一文的补充
  清末广东州县官署的“幕客”及房科、差役、官仆的概况
  清末至抗日时之广东舰艇
  洪秀全之侄成福惨遭杀害之侧闻
  洪仁玕在广东的革命活动
  广东军事历史的沿革
  “肇和舰”起义讨袁与陈可钧之殉难
  北洋军阀张宗昌之死
  广州满州八旗兵制由清代至民国的变迁
  “十月革命”到中国之后
  无政府主义者在广东活动的一鳞半爪
  无政府主义者活动片断
  从刘思复谈到晦鸣学舍、心社和《民声》
  “无政府主义”活动在广州
更多>> 
存稿第五辑
刁作谦与外交
陆绪熙

  在抗日战争初期刁作谦任两广外交特派员,他是华侨,原籍是广东兴宁县人,在夏威夷群岛的檀香山市渡过他的童年。后来回国在上海圣约翰(当时还是中学)念书,毕业后,留学英国,在剑桥大学得法学博士。他是网球能手,为该校的网球队队长。

  回国后,清廷授予刁作谦翰林院编修。曾任中国驻英使馆秘书(当时公使是刘玉麟)及留学生监督。辛亥革命后任外交部参事,海关专校教授及北京英文日报主笔。华盛顿会议时,他任中国代表团秘书长,同时也是中国驻古巴及巴拿马两国的第一任公使。在华盛顿会议期间,他不同意条约中有关外人操纵中国海关的屈辱条款(首席代表是顾维钧和施肇基),因此,在会议结束以前辞赴古巴就任公使职务。

  他的第一个爱人是英籍,无所出,由他的父母作主收养螟蛉子女各一人,子在清华大学毕业后早夭。女嫁给金陵女子大学的教师凌士芬。刁任两广外交特派员时,凌任他的秘书。在古巴公使任内,他与第一个英籍爱人分居,再与一英籍女子结婚生子一人。1926年卸任携眷回京,他的第二个英籍爱人在京感染天花痘症不治身亡。他的第三个爱人才是中国籍的,生子女数人。

  从1926年至1932年他在外交部没有派任专职至1933年才出任公使衔驻新加坡总领事,1936年卸任回国,转任外交部驻两广外交特派员。1938年广州沦陷后移居香港,1941年香港沦陷时被日寇扣留。至1943年日寇始允许他回乡省亲(当时他的老母已80余岁),他乘机逃脱,偷渡入川,在重庆某校任国际法教授。1945年日本投降时,随陈诚赴沪接收敌产。由于不能迎合当时国民党接收大员的劫收意见,即被调回外交部当顾问。解放战争时他移居香港。解放后他在港圣保罗女校教书至1952年任该校校长。

  笔者与刁作谦的认识经过一段外交小史。1921年华盛顿会议时正当笔者留美,只闻其名,而不识其人。迨1923年,有一古巴侨领钟某集资在香港开办一间东方商业储蓄银行,他是该行的董事长,回古巴时路经纽约聘笔者赴哈瓦那筹办一间分行,但须先到牙买加(英属)向该岛的华侨招股然后转往古巴,以便在古巴东部继续招股。因此必须从古巴的东部圣地亚哥港入境。古巴当时还没有在牙买加设立领事,所以签证手续是由美领署代理。当笔者持护照请签证时,始获悉古巴移民局对于华侨初次入境只限于在哈瓦那港。所以该领署的副领事拒不签证。最可恶的是该美籍副领事对笔者用侮辱的口吻说:“中国人到处找工作做,甲地找不到又想转到乙地去。”笔者听了这句话感到气愤填膺,看清楚他的面貌才忆起他是从纽约和笔者同船来牙买加的。与他争论恐更糟,可是笔者偏要折掉他藉以凌人的臭架子。于是拍一电报去中国驻古巴使馆请求向古巴当局交涉,特准在圣地亚哥港入境。旋接复电说已得外交部批准特许从圣地亚哥入境毋庸签证,已让该港口移民处放行。笔者于临行前持船票再赴美领署向该副领事说:“你不签证,我还是可以从圣地亚哥港口入境,你也无奈我何”。以雪他出言侮辱中国人之耻。

  抵哈瓦那后,笔者不免要到中国公使馆向公使道谢,才初次与刁作谦晤面。他说此事是由他用个人名义对古巴外交部长保证入境者不是劳工才获特准的。笔者在东方商业储蓄银行古巴分行主管外事部业务。在使馆隔壁的公寓租得一间套室,晚上有空时便到使馆与公使夫人等聊天。使馆宴外宾时也常邀笔者作陪。因而与公使家属比较接近。

  不久,因银行方面不接受笔者所提出停止投机买卖的劝告而辞职。当请领护照回国时,适遇兼任中国驻哈瓦那总领事和副领事的使馆二等和三等秘书(当时古巴使馆没有一等秘书)被调回部,而新任秘书尚未到任,所以刁作谦挽留笔者充任他的私人秘书,同时暂代理领馆事务。因而获悉一段有关华侨的外交史。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