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四辑
目 录
  皇族载涛的思想倾向
  毓贤的自挽联
  民国时期广州市政府的沿革
  到意大利学海军前后
  “二次革命”失败与某药剂师有关
  侨二师“一二·一五”断炊拍卖运动
  刘纪文“念旧”
  聪明绝顶的张荫桓
  自称“河南一霸”的卫伯揆
  建筑沙基死难烈士坟场的经过
  广东大学严禁透露的一件丑事
  缴第十一军第六十一师后方枪械
  广东“筹安会”之一瞥
  广州市绥靖公署的组织及其任务
  张发奎行营时代回忆点滴
更多>> 
存稿第四辑
陈济棠“政绩”的一鳞半爪
谢哲邦

  陈济棠,别字伯南,广东省防城县人,陆军小学毕业。初在李济深部任排长,而营长,旅长,以至师长。北伐时随李留守广州,做广东中区绥靖主任。1929年李济深被蒋介石骗入南京扣留,陈济棠接受蒋介石利诱通电拥蒋拒李,随后又活动迫走当时的广东省主席陈铭枢,取得全权统治广东的地位,被蒋介石委为广东绥靖主任,后又委为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但陈济棠不是蒋的嫡系,对蒋也存有介心。因此,陈氏利用国民党内部反蒋的元老派和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成立所谓:“国民政府西南政务委员会”和“国民党中央党部西南执行部”,来作为他的声援,欢迎他们到广州来举行非常会议等反蒋活动,以保持西南半壁独立状态。当时反蒋元老派的中坚人物有:邓泽如、萧佛成、古应芬、邹鲁、黄季陆、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等两广人士为多。同时,陈济棠又害怕西南方面反蒋更坚决的人如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和其时驻在福建的广东部队十九路军会来争夺广东地盘,所以陈氏又暗中和蒋介石送秋波,接受蒋介石的命令,执行反共反人民的勾当,不遗余力。到了他的地位比较巩固时,又转变风色而积极联络桂系,以壮大声势来对付蒋的威胁,以保持两广半独立“王国”。国民党的所谓反蒋元老派之得以在广东成立“西南政务委员会”和“国民党中央西南执行部”与南京国民党抗衡,是由于蒋介石领导的独裁国民党不得人心,四面楚歌,亦有借赖于其时的陈氏军事力量。可见陈济棠在这种错综复杂利害矛盾关系中,做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中心人物。过去他之所以能顺应时变,统治广东八年,是“时势造英雄”给他有机会利用各方矛盾作为掩护。1936年6月,被蒋介石明诱暗迫的威胁,陈氏的空军首先飞走去投降蒋介石,其部属主要将领如余汉谋、张达、李汉魂、李洁之等也挂冠封印而去或投蒋反陈了。

  陈济棠的封建思想很浓厚,“宿命运”的头脑也很突出。一天,一个相命家对他的哥哥陈维周说:“令贤弟伯公主座的‘八字’,不单有独享一方之王运,而且有‘王者之命’,如能善用机谋,不难与蒋介石平分天下。”陈维周将这番话对陈济棠讲过后,即问相士何在?请来研究一下。其后和相士往来很密,几无虚日,公私大小问题,与相士相商多过与参谋长商量,影响社会风气突然变而大谈相命,细看手掌,挂算八字,眼看气色,讲说运行等等,名曰研究相理哲学。一时罗盘生意交运复兴,相命谈心室风起云涌,上行下效,邪气上升,鸟烟瘴气,不成样子,莫此为甚!

  陈济棠因为受相士阿谀鼓惑有“王者之命”求问相士。相士说:“蒋介石挟中央于南京拥有海陆空军之盛,兼有上海江浙财团之富,这是蒋氏的优势。除此之外,其他各省地方力量,不足道也,但蒋氏的运已行至末期,而主座之运正在开始如旭日东升。”于是陈济棠不顾广东老百姓的反对,大兴苛捐杂税,特别是开赌禁用以筹饷,美其名曰:“防务经费”,将搜括剥削来的钱,大练其海陆军和建设空军,以及编训宪兵师,自兼三军总司令。陈氏在广州沙河燕塘设军事政治学校,在黄埔设海军学校。

  在经济方面,套用广东华侨众多的侨汇,向外购买军械、飞机、大炮、坦克等军事用品,并请外国军事顾问,帮助训练军官。某年10月10日“双十节”,陈济棠在广州燕塘检阅海陆空军,邀请各界人士参观。陈氏觉得甚是壮观,沾沾自喜,戏对幕僚说:“当今天下,除蒋介石外舍我其谁!”其自鸣得意,固如是也!

  此外,陈济棠还沽名钓誉地想在文化界弄一点虚名,在广州东山农林路与中山路旁开设一间“学海书院”、提倡复古,讲《孝经》,《四书》,《五经》和封建古书,以封建意识迷惑青年,为其效忠。其学员对象为大学毕业生,广东青年居多,来自各省市者也有。招徕张君励、张东荪等讲学其间,陈维周实际负学诲书院之责,钟介民、钟盛粦、黄霖生、陈恩成等分别任教务总务舍务之职。

  陈济棠看到蒋介石有“励志社”之设,他作为“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倡导,又鉴于蒋氏有所谓“新生活运动”。也一模一样倡办一个“明德社”,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标榜,说什么要“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取缔女子奇装异服,禁止男女同游水,又拟议男女分校,女子束乳,免伤风化等等措施。

当时广州财政情况

  广州为我国大城市之一,又为华南重镇,自来有富庶之称,论其财政情况,远者不说,兹就自1918年成立市政以至陈济棠时代略为说一下。市政成立之初,倡言建设新城市,这时所谓建设不过拆店铺扩大些街道巷里,和拆毁城墙等,给予“马路”命名而已。1921年后,总算拆了几条旧街道和扩大了几条街道,例如惠爱路(现在中山路),惠福东西路、太平南路、丰宁路、文明路、维新路、越秀南北路、长堤、东堤、南堤、沙基路(现在六二三路)等。惟因广东与全国各地一样,遭受军阀混战连年不息,龙济光、陆荣庭、陈炳焜、刘震寰、杨希闵、莫荣新、李福林、方声涛、张开儒、陈炯明、张发奎、李济深、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等大小军阀,都曾先后在广东混战过好几年。当时一切税收杂捐,皆为各军阀霸收自用,没有什么财政可言。1925年市府改组以后,又值国民革命军举行北伐,供应浩繁,市库历年收支预算,常常不敷甚巨。加以做官者营私舞弊,贪污中饱,上行下效,更使到市库空虚如洗。兹将1925年至1933年间的每年收入和支出预算举出来一看,便知道一切。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