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四辑
目 录
  皇族载涛的思想倾向
  毓贤的自挽联
  民国时期广州市政府的沿革
  到意大利学海军前后
  “二次革命”失败与某药剂师有关
  侨二师“一二·一五”断炊拍卖运动
  刘纪文“念旧”
  聪明绝顶的张荫桓
  自称“河南一霸”的卫伯揆
  建筑沙基死难烈士坟场的经过
  广东大学严禁透露的一件丑事
  缴第十一军第六十一师后方枪械
  广东“筹安会”之一瞥
  广州市绥靖公署的组织及其任务
  张发奎行营时代回忆点滴
更多>> 
存稿第四辑
建筑沙基死难烈士坟场的经过
韩锋

    

  沙基惨案发生后,死难烈士的遗骸,是由各家买棺收殓的。我还记得其中有个李景隆,才12岁,是个童子军,他的棺材,是西式的。几十副棺材,全停放东较场西北角,听候出殡。

  当时治丧办事处的总务,是教育厅的总务科长马洪焕(旭楼)兼任。领得丧葬费一万元,葬地拨出太和冈一部分。我这时在市工务局当测量主任,代表局长林逸民出席办事处,并负责一部分任务。我以为太和冈在黄花冈后背,距离马路太远。又知道韦瓞初因为保存他的父亲坟墓起见,将整个大坟头承领下来,并将其他坟墓迁移得清清楚楚。遂与韦瓞初商量,请他让出百余井以为死难烈士墓地,韦慨然允诺。

  葬地既定,定期出殡,但停放东较场的棺木,良莠不一,多数漏水,尤以李景隆那副西式棺材,漏得最利害,以至臭气薰天。总务处要我将那些棺材马上补好,以便出殡时不至薰坏路人。我由此得了一种经验,原来补棺材的方法,是这样的。先点着一枝洋烛,将烛光慢慢从棺木合口处游过,那处泄气,烛光立熄,便将那处多加油灰或洋漆。

  待到出殡之后,那1万元丧葬费,已用去9500余元,仅剩400多元给我,要我葬好这几十副棺木,马旭楼又不见面,都是那个瘦瘦的刘主任(忘记名字)和我接头。好得孙科间接帮我的忙,那时他正在积极“破坏”庵堂庙宇的时候,所有石料,都拨给工务局修路的,我便拣了几十块幼鼓石碑和一块大大的连州青总碑,找测量员史箴用隶书写烈士某某某墓,用半边馒首形一个一个建筑起来。找石工凿碑,每块工资1元,找土工包工,每穴工资5元,大门口铁栅若干元,铁栅上边“沙基死难烈士坟场”几个铁字,找测量员梁家聪用等线体书写。还有大门口4条砖柱,1个总碑,400多元,已半个无余。那么整个坟场的三合土路面,接驳东沙马路的三合土路面,就算石屎向工务局要,水泥、砂和工费从那处得来呢?我赔过多少小心,走过多少冤枉路,向熟识的建筑公司请求帮忙,才得完事。

  那个总碑,当时开会决议,由汪精卫执笔题字。我前后到过西华路那间批粉红色的小洋楼(听说是陈璧君的房子),不下10次,依然催取不到。工人们又不能久久停工待字。我把心一横,便将那块没字碑由工人们安装起来,我的任务,算作完成。

  我的愤怒,无处发泄,在报上用韩锋真名,发表过一篇小品文。说的是;自有史以来,我国出现过三个没字碑。第一个是晋朝的谢安石(安),因为他的伟绩丰功,纪不胜纪,所以没有字。第二个是宋代的秦会之(桧),因为他的种种罪恶,书不胜书,以此没有字。第三个是中华民国沙基死难烈士坟场的总碑,因为议决由大人先生们执笔,无奈那些大人先生们公务忙,无暇及此,以至没字。事隔35年,今日我书写到此,还有点耿耿於怀呢。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