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三辑
目 录
  宋子文任广东省长时的“抓兵”事件
  胡汉民的“豆腐会”
  胡汉民被日本人谋杀经过
  我与胡汉民
  李汉魂主粤的施政手段
  李汉魂在西北区绥靖二三事
  李汉魂主粤之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工作
  李汉魂时期的广东党务
  张锦芳为何能当上省长
  旧广州最后的“市长争夺战
  欧阳驹任职广州市长的原因
  广州市“民选市长”的昙花一现
  李福林兼任广州市长的笑柄
  怀念空军建设者黄光锐老师
  回忆两航起义
更多>> 
存稿第三辑
广东地方警卫队编组的一些实况
龚志鎏

  1、南海编练处。专员为罗献祥。他原是武训所的军事训练部主任,又是粤军的老军官,经验丰富,手腕灵活,而且他的父亲,在佛山教学数十年,更有大绅江孔殷为之吹嘘,陈益庭、陈惠孙叔侄作声援。他先到佛山,与南海县长打好交道。驻防该县的福军军官,不少是其同学,所以办理颇顺利,为时三个月,即已改编完毕。

  2、番禺编练处。专员为王敬业,原是武训所的教官。他接到委派后,就近受伍观淇的指导,又有番禺豪绅李民雨、李民欣的支持,办理亦顺利,所编成的警卫队颇收维持地方治安之效。尤其值得记述的,有一个大队的警卫队,在抗日时期,参加过游击战,但大部被反动统治者所利用,为害人民。如广、三、花的联防主任王仲吉,番、花的联防队等,均曾利用这些武力,阻碍革命进展。

  3、顺德县编练处。专员为麦渡沧。他原是武训所的教官,带着一批毕业学员到顺德后,与地方人士不甚协调,嗣为防军旅长(姓名忘记)直接以其亲信副官陈致煦接替。事后才以一纸文书通知编委会,请加委陈为专员。伍观淇亦只有照办,将麦渡沧调回编委会。陈致煦与武训所学员毫无关系,彼此多不合作。

  4、新会县编练处。专员为龚志鎏。他原为武训所的大队长,对毕业学员关系较为密切。带着学员尹鸿飞、李靖、赵克、梁瑞秋等二十余人到达江门。伍观淇又令其兼任江门市编练处专员。他与江门市长司徒非为同学(司徒非后在八一三淞沪战役殉国),与新会县长王维玉及驻防军区寿年颇有交情,又先搞好与地方的豪绅土著,如陈季安、何子岑、梁纪常、陈乐和等的关系,以参议谘议等名义,拢络他们,因而很快就成立了四个大队、十三个中队及若干个小队。旗帜服装,均遵照编委会所规定办理。尤其是江门的商团,改编得更快。队员多用驳壳枪枝。他全以“惠而不黄”的手法,参、谘满天飞,使得人多满意。但龚不久调回广州编委会代理何彤的兼编练科长,区寿年亦调防高州,接防者为香翰屏与张瑞贵。江门市长司徒非,又因娶妓作妾,为争夺市长者藉口而被撤职。情势不同,训练员之任队长者,逐渐被撤换,而易以一些赋闲军官。这些学员,只有放在警卫训练班“深造”。驻防军所派的队长,多是先派委后报编委会的,编委会亦只有照委。此例一开,其他各县照此办理者日多,权柄下移。放到警卫训练班“深造”的学员,日有增加。

  5、中山县编练处。专员为杨述。杨原是武训所的政治教官,是中山人。他有陈雁声与中山大绅为援,进行颇速。有时处理事件逾越职权,因此为驻防军所嫉视。当杨回省向编委会述职时,陈济棠即以西区善后委员名义,在长堤中山渡码头将杨逮捕,编委会亦无可如何,而且作了很大的让步。从此凡有回省报告的编练专员申述困难时,伍观淇总以“不过太过甚”作答复。这就是说,如防军、豪绅、县政府有“过太过甚”的行动,应设法纠正,并报告编委会。自己做事亦要适合中庸之道,不可“过太过甚”。语出双关确是妙人妙语。编委会职员,当时如陈家瑜、龚志鎏等常常说,伍观淇的话,是意味着对人对事,不必要求过高,对自己亦不必要求过高,过得去就算也。

  综上所述几县概况,是能与县长合作,没有损害到地方豪绅大户的权利,听从防军的指挥,就可以办成最低限度的编练要求。如拿着编委会的命令要求来进行编练,只有弄成僵局,或不生不死与换汤不换药的局面。甚至纵与官绅打通了,但他们仍要弄到编练专员、编练员完全受他们支配,事实上亦有早就被他们同化了的。

  6、新兴县。该县警卫队的编练是较迟的。大约在1928年冬末至1929年春初之交,该县正在进行将民团改编之际,驻防军第十一师某一个团的团长叶肇,突将全县的民团缴械,名目上是要把各民团原有的枪枝,集中调整,重新分配到各中小队去,以求实用。与此同时,又从新兴县长李柏存处取得承诺,把原日民团的办理人安放于县警卫编练委员会为委员为职员。订布章则,分令各乡征选壮丁,充当警卫队队员。征选章程中,有一条:“要有父老二人以上或资本额500元以上之商店担保,方得为队员。”因之各乡选送到县的队员,全为豪绅巨贾们所操纵包办。新编的地方警卫队,全是旧日民团,另与一个出身绿林,民国初年当过广东省长,久居故乡的李耀汉(李耀汉是新兴天堂圩人,其时居于天堂圩故乡,潜力极大。县长和驻防的军事长官,对于新兴县的大小事,多以李的意旨为意旨。李耀汉的详历,见《广州文史资料》第六辑)沆瀣一气。无论对县民对上级,都搬出李耀汉的名义来作号召作招牌。就在这种情形下,新兴县的警卫队便操纵在这些人手上。对上级报告,说全县各界都欢迎民团的改组和警卫队的训练等,头头是道。对县民公布,则说上级如何如何嘉许,本县警卫队的编练如何有办法等,欺蒙百姓。我到新兴县时,接触过一个县城警卫队中队长黄尧南,和一个这天适从天堂圩到县城的中队长江炳煇(这两人的名字,因事隔30余年,可能有误记),据黄尧南说出的新兴警卫队情况,与上述大致相同。江炳煇还说:“新兴县警卫队中队的配备,以县城他(指黄)的中队,和天堂圩我的中队为最好。两个中队人数约有130人以上,六八、七九步枪达一百杆,机枪两挺,驳壳、左轮、碌架枪达30杆,子弹配足”等语。询及其他各大队中队时,则答称“不大清楚”。后从其他方面获知,江炳煇是李耀汉介绍充当的。黄尧南亦由县长李柏存取得李耀汉点头才派充的。因枪枝来源,不少是由李耀汉方面间接或直接而来,故主持警卫队的县级人员遇到警卫队编练工作中较重大的问题,如大、中队长的人选,枪枝的配备,经费的筹拨(拨是指将地方公款拨出一部分而言)等,多是秉承李耀汉的意旨去办。直接掌握着武装队员的中队长,李耀汉尤为注意。我在县城旅店住宿的那个晚上,曾遇见一个年青的教员李某(名字及何校服务已记不清),和他谈及警卫队的情况时,李某说:“本县办警卫队的事,我们当教员是不会详知的。但说到某个队好,某个队差,好和差不会因地方安静与否为准,而是看某个队的驻地或某个乡有无大人物(指富户巨绅之类)在,或是否要冲的地方而定的。”我又问:“这样说,警卫队只是保护绅富的了。”李某见我问得突然,只答:“这我又不知了。”我从新兴回到编委会,曾将李某的话当面报告过伍观淇,伍只合着眼不回答。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