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三辑
目 录
  宋子文任广东省长时的“抓兵”事件
  胡汉民的“豆腐会”
  胡汉民被日本人谋杀经过
  我与胡汉民
  李汉魂主粤的施政手段
  李汉魂在西北区绥靖二三事
  李汉魂主粤之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工作
  李汉魂时期的广东党务
  张锦芳为何能当上省长
  旧广州最后的“市长争夺战
  欧阳驹任职广州市长的原因
  广州市“民选市长”的昙花一现
  李福林兼任广州市长的笑柄
  怀念空军建设者黄光锐老师
  回忆两航起义
更多>> 
存稿第三辑
广东航空史略
陈晋

  1930年,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混战,张惠长在南京,先后以广东航空人员组成飞机第四队,以杨官宇为队长,崔沧石为副队长(朝籍,后为南韩空军司令)。飞机第六队以周宝衡、丁纪徐为正副队长。飞机第七队以邓粤铭为队长(原广东第二队长,在该队抽调吴达文、马庭槐、何经渭、周伯诚、陈晋、卢誉衡、赵百顺、叶炳、伍学鸿等组成),负责津浦线、平汉线作战。混战结束后,同年12月,该队返回广东归还建制。

  1932年5月,反蒋各派,在广州另组国民政府,后改“西南政务委员会”,扩充海、陆、空军,空军成立总司令部,以张惠长为总司令,黄光锐为参谋长,辖有不完整的五个飞机队。不久,陈济棠为了易于控制空军,并以牵制孙科派(当时张惠长、陈庆云、陈策是走孙科路线),乃将该总司令部撤销,缩编为空军司令部。张惠长极力反对,于是运动第一中队长邓粤铭,第五中队长刘植炎,航校长杨官宇,航校第三期部分学员:郑厚邦、宁明阶、吴汝鎏、卢九、罗德等离职出走往香港(当时这些人员多人任各级部队长和学校教官),其后,他们在1933年春夏间,往福建参加人民政府,计划组织空军(该政府在是年11月20日成立,1934年1月13日垮台)。其后,有宁明阶、吴汝鎏、司徒霭、郭良……等投奔广西空军。陈济棠控制空军后,委黄光锐为司令。初派胡汉贤任参谋长,不久,空军司令部又改组,改林福元为参谋长,胡汉贤调长航校。该部下设6个处:参谋处长为陈卓林,航政处长为陈友胜,经理处长为关荣,技术处长为陈秀,政训处长为杨鹤龄,总务处长为黄其彬。空军医院院长为曾悬涛。航空掩护大队长为刘耀寰。东山飞机修配厂长为梅龙安。韶关飞机制造厂长为周宝衡(兼),其后,改为林福元。机械养成所主任为吴建文。空中摄影所主任为刘锦涛。空军9个中队仍照计划设立,第一中队正、副队长:谭寿、林佐;第二中队正、副队长:丁纪徐、郭汉庭;第三中队正、副队长:陶佐德、刘益国;第四中队正、副队长:谢莽、邓显刚;第五中队正、副队长:敖伦、蒋其炎;第六中队正、副队长:马庭槐、何泾渭;第八中队正副队长:郭汉庭,卢誉衡;第九中队正、副队长:邓显刚、陈晋(第七、八、九三个中队稍迟建立)。各中队分队长,由航校三、四期毕业学员和归侨空勤人员分任。设立空军军官训练班,负责人谭寿(兼)。教师有:美籍“迪士”、“万华”、“太路”(译音),英籍马梨,进行高级飞行训练。内分驱逐系、轰炸系、通讯系,受训人员由各中队空勤人员抽调轮训。

  1933年,广东成立民用航空公司,初由胡汉贤办理。其后,由胡锦雅主理。开办广州到梧州线,广州至南宁线。并计划开辟广州至海南、广州至桂林、广州至昆明线。后来,该公司拨归西南各省联合组成之西南民用航空公司,由刘沛泉、胡锦雅接办。驾驶员由中队飞行人员兼任。如陈友胜、陈棲霞等。使用飞机“莱茵”和“金马”号,成绩平平。在此期间,广东空军由公积金和同仁捐款,集资建成广东航空学会,会址位于东山猫儿岗(现在之农林路)供给飞行员住宿,并接待各省来往空勤人员。并购有云鹤岭山岗一址,修建空军坟场(现在建了空军招待所)作为航空事业而捐躯的人们的长眠之地。

  西南政委会时之西南事变

  1936年夏秋之间,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假借“抗日”为名,实行联日反蒋,表面上以“西南政委会”名义,电请南京政府领导全国抗战,实是企图发动内战,与蒋介石争天下。广东空军第六期有一小部分学员黄志刚、黄居谷、岑泽鎏等,于1936年6月30日,分驾飞机7架,北飞投蒋。事件发生后,谣言甚炽,说有日本顾问,已到广州接管广东空军等事,人心浮动,一部分空勤人员密谋反陈。陆军方面,亦有多人表态,反对打内战。空军领导黄光锐,鉴于打内部对不起“两广”人民,机队空勤人员亦同此感。于是年7月18日清晨,集体北飞,向南京中央政府投效,大部分飞机先飞韶关(当时余汉谋部已进驻韶关),余汉谋代表蒋介石接见。在18日下午,陈济棠洞悉大势已去,宣布下野。“西南”半独立的局面从此结束。“两广”人民避免一场内战带来的灾难。空军未北飞前夕,有两个插曲:陈济棠在空军司令部,召开一个座谈会,分队长以上人员参加,陈问及人们对当前局势有何意见,人们静默多时,才答:以总司令命令是听。陈就说好的!好的!那我就联军总司令职等语。其次插曲:陈之兄长陈维周,笃信封建“扶机”卜卦,得签“机不可失”,认为反蒋机会不可失,料不到飞机不可失。黄光锐、陈卓林、胡汉贤等亦在7月18日晨,分乘教练机,由吴建文、梁庆铨、容兆明驾驶飞香港,再由水路往南昌、庐山。而丁纪徐早一天化装秘密乘船往香港北上,不久,广西空军部分亦投效南京中央政府,由郑梓湘航校三期飞走在前,继由林伟成、宁明阶航校三期等飞广州转南京。其余人员于1937年合并中央空军(详情笔者已在“回忆广西空军”一文述及)。广东北上人员奉南京命上庐山召见。逗留8周,奉调杭州航校集中,蒋委黄光锐为航校校长,黄自己仍戴上校军衔,副校长蒋坚忍(浙江人原负责政治工作)上校教育长衔,丁纪徐上校衔。航校第三期空勤人员,原中校的反降一级(中校降为少校)因此存有不满心情。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