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存稿第十辑
目 录
  中华基督教会万善堂简史
  粤北南华寺与虚云和尚成子
  记增城籍华侨对家乡的贡献
  荷印的“文字狱”及拘留所的实况
  澳门惨案
  华人在马来西亚简况
  海外生活的回忆
  司徒赞
  纽约华侨洗衣业情况
  广州美华中学史料
  华侨回国观光团在深圳的遭遇
  缅华青年战时工作队
  记日军在文律大屠杀事件始末
  记抗战时期美国华侨回国参战事迹
  日寇屠杀新加坡华侨目击记
更多>> 
存稿第十辑
何明华主教
李添媛

  当时“工合”虽则在新赣南有孙科的妻舅陈志昆领导,可是全国“工合”总干事是一位英籍苏格兰人(忘其姓名)。他的妻子黄燕如是一位木玄岛华侨,燕京大学社会系毕业生。她俩是1946年我在何别墅认识的。同年,她为要我陪同入中山找外祖父母,夫妇俩来澳门找我,故后有交情,并且略知一些“工合”的组织。

  (2)珍珠港事变前夕,何经常忙于飞昆明、重庆、成都等地。1943年,何在韶关勾结骆爱华(基督教男青年会总干事,美帝大特务),钟爱华(广州协和神学院院长,英帝分子),大力支援英军服务团。何提供该团翻译人员,彭恩昌是其中的一个。何又极力地维护逃难的香港政府“文员”的利益。

  (3)何在“自由区”还积极勾结美国天主教神甫。1944年初,笔者为舍妹从香港带侄儿们入韶关,途中遭洗劫一清,我往赣南安慰她。当时她在“工合”任职。得骆爱华妻子之助,我乘英军服务团的车辆往赣。不料何也同是乘客。车入赣南,路过泰康天主堂住宿。因路途遥远,当晚要投宿于江西泰康,翌日再继续向目的地前进。

  透过何的关系,车上的英军成员和我也一并入了天主堂借宿。幸得客籍女工友热情招待,我才安然度过黑夜。在我们翌晨会面。进早餐时,该主教侃侃而谈,说在该天主堂附近,有共产党势力。由这些见闻,说明何是为了刺探情报,不惜跋涉长途,即深入江西勾结天主教主教的。这是一件具体的事实。

  (4)对香港归还中国问题。从蔡詠春(北京燕京宗教学院教授)处得知何在美波士顿究理神学院讲学时,有一位教授胡牧师(Rw.wolf)——美帝分子),向何谈及香港归还中国人民的问题,何极力避免,不愿多谈。

  1944年初,笔者在肇庆接受按立为牧师的前夕,何招待记者,我充当翻译。在会上记者们积极探讨何对香港归返中国人民的看法。何强调百年前香港是土匪巢窟,是渔民晒网的荒岛。它能有今天的繁荣,与英商长期苦心经营分不开的。何又补充说,日后若有“明智”的华人出来协商,这问题可深入考虑的。西差会分子配合帝国主义侵略政策,这是一个具体的证明,何是“同情中国人民”吗?

  (5)何与罗卓英和张发奎前前后后“勾结”得也很紧密。他们经常出入会督府(何的办公室)。何又应行政院长孔祥熙聘为行政顾问,又充当宋子文私人顾问等等。

  由于何为蒋介石反政权效劳“有功”,在抗战胜利后,蒋赠何“社会服务”奖状和蓝宝石勋章。为这件“喜庆”,港九中西仕绅特为何举行过盛大的祝贺典礼。

  (6)在解放初期,我曾函商于何,给我到北京燕京宗教学院深造一年。在何复信中有两点给我即是甚为深刻。首先何引用赵紫宸(北京燕京宗教院院长)解放初期给他的信中的一句话,“我们必须从内心的深处,热爱共产党”(We must love The Communists from the Bottom of orvs hearts)。后又说:“一年后,世界形势有很大的变幻。”

  第一点,何表面上鼓励我热爱共产党。但在第二点,他便转过来动摇我对中国共产党领导新中国,从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的信心。

  从以上列出的事实,足以刻划何的狰狞面目,说明他是耍两面派手法。

二、社会服务的内容和实质手法

  甲、香港“社会服务”。

  (1)孤儿院:1935年何创办香港大埔农社孤儿院。以收容孤儿为名,实际上是为西差会的头子利用孤儿进行剥削。西差会分子院长的私人寝室和会客厅,比数十孤儿挤在一起的住房大多倍。洋人吃丰富的西餐,孤儿们只有淡饭。因此,他们体弱者居多。

  (2)劳工子弟学校:约1946年,何在香港九龙办有四所劳工子弟学校。每所建筑费价值约在港币10万余元。全部建筑费和经常费均是当地的大卖办,资产阶级施以小恩小惠的支持。何耍此手法,既可标榜他“同情劳工”,复可实施缓和劳资纠纷和阶级斗争的阴谋。诚有一箭双雕之妙。这些学校教职员的待遇,比一般私校还低。1946年时,有一位大学毕业的教师,月薪不过港币50元而已。这些学校更是何用以安插一些教会失业求职者的方便所。

  乙、中山“社会服务”。

  难民营:抗日战争后期,何曾派遣圣公会西差会分子屈定伯(H.A.Wittenbach牧师)和麦彼得(中国牧师,后死于新西兰)举办中山翠亨难民营。由于中山沦陷于日敌,经济接济发生困难。1940年暑期,该营迁到与澳门一衣带水之隔的银坑为新基址,目的是对物资接济较易。这新址也属沦陷区范围,必须由帝国主义分子应付日敌。因此,初期屈留下主持业务。及至屈离营返英,另有一美帝分子刘信恩(miss lowry)——广州协和中学教师,广州驻澳门基督教女青年会董事——驻营一个月。及后,圣公会派来驻广西百色的英西差会分子蔡道生牧师(Rev.Charleman)驻营。约三个月后,蔡离营返英。因这新营接近澳门,故何千方百计地拉拢广州驻澳门基督教女青年会就地协作。当时女会派出干事廖奉贞协助。在蔡走后,何并没有派出任何外国籍人驻营。女会决定聘得奥国籍人(Mr.walterRerch)驻营,月薪80元港币,并供膳食,以三个月为期。

  1941年3月16日,何亲到营访问,据说,该营经济来源主要有英国赈济会支持,国际红十字会亦有物资援助。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