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民国时期广州人怎样记账
·堪称全国之冠的广东动物舞
·广州的“苏联成就展”都展些什么?
·南宋广州的乡饮规矩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遮王”传奇
·由粤语难懂牵出一篇奇文
·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
·中山纪念堂一带曾是美丽菊湖
·清丽外销画 留住水城记忆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更多>> 
羊城掌故
艳阳天正好 阿哥割漆忙
清代画师绘下油漆制作过程 广州漆器将绚烂“中国风”带给世界

  油漆,现代人司空见惯,古人也须臾不离。在广州,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漆器,出自一座秦代古墓。从秦汉到明清,色彩绚丽的漆器不但装点着本地人的生活,还沿着“海上丝路”远销海外,将精致绚烂的“中国风”带给了世界。古人使用的漆是从哪儿来的?其间经历了什么样的制作过程?有哪些有意思的创意与工艺?且让我们从清代画家绘制的画作中一窥究竟,增长更多见识吧。 

  

漆树长成,枝繁叶茂,正是割漆的好时候。图/FOTOE(缘紫舞提供) 

柱子刷上油漆,好看不少。图/FOTOE(缘紫舞提供)

  门前栽漆树 多年初长成 

  在今天的生活里,没有人离得开油漆。粗糙的墙壁,用刷子蘸上彩色的油漆,上下刷几刷,就完全变了个样,若从一个孩子好奇的眼光来看,简直是奇异的魔术。如果没有色彩丰富的油漆,我们的生活一定会乏味很多。 

  油漆不是现代人的专利。据历史学家的研究,早在河姆渡时期,先民们就已开始把木碗漆成红色。而在广州,现在已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漆盘与漆碗,则是考古学家从一座秦代古墓里挖出来的。想来,这些彩色的漆器一定让他们生活得更愉快。至于秦汉以后,一直到明清,漆器都是古人必不可少的家居用品,漆碗、漆盘、漆樽、漆盒、漆奁(漆上颜色的梳妆盒)以及各种漆作家具,不但将古人的生活装点得多姿多彩,还从广州出发,沿着“海上丝路”远销海外,将精致绚烂的“中国风”带给世界。 

  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古人生活里的漆器如此之多,他们使用的漆到底从何而来呢? 

  请读者恕我才疏学浅,我是对这一组外销画产生了强烈兴趣,一头扎进资料堆,才知道,古人使用的漆,是从树上长出来的,这类树的学名就叫“漆树”,常高达20多米。若细分的话,又可以分为20多种,我们这里就不细说了。漆树在国内分布得很广,广东也是漆树的产地之一。漆树的树皮下藏着油漆,树干质地坚硬,是上好的木材,籽仁还可以榨油,真的“全身是宝”。史料上说,我国的劳动人民几千年前就发现了漆树的经济价值,开始广为栽培。我好奇的是,他们是怎么发现的?是有人不小心在树上割了一刀,有漆流出来,还是有人绕着漆树转来转去,拿着刀这儿刮刮,那儿刮刮,看有什么新发现。总之,从在野生漆树下找到漆,到发现漆的用处,到把漆树的种子带回去,栽在家门前,再到尝试种种栽培与呵护的技巧,在我看来都是一个很神奇的过程,比部落战争什么的有意思多了,因为前者真正体现了尝试、创造与协作的精神。 

  从把漆树的种子小心翼翼泡去蜡皮,栽在地下,到精心呵护小树苗,到看着它们一天天长成,直到长成参天大树,多则需要十来年,少则也要几年的时光。就这样一天天守着,等到漆树长成,收获的季节就到了,而且能一连收获几十年呢,在种树的人眼里,真的就像“摇钱树”一样可爱。 

  生漆清如许 调成七彩色 

  漆树长成后,村里的男人们就可以带上刀,去割漆了。割漆的时节,是在阳光明媚的夏日。阳光照得树皮发烫,人们拿着刀,在树皮上割开一个“一字形”或“v字形”的口子,透明的漆液就从口子里汩汩流出,人们用贝壳或竹筒接住漆液,下面再放一个木桶,漆液流过贝壳或竹筒,再流入木桶中,清亮的液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真是大自然的恩赐,这个时候,人们一定会高兴得唱起歌来。你可别觉得我这是想象,一首首动听的民歌,多数是这样产生的。 

  生漆收获后,还得过滤掉其中的杂质,并经过晾晒或低温烘烤等步骤,才能成为熟漆。熟漆比生漆更有光泽,与过滤过的生漆调和在一起,涂在木材、竹器或皮革的表面,能形成一层保护膜,美观又坚固。 

  生漆是透明的,熟漆经过了空气的氧化,会变成棕褐色。如果人们想得到彩漆,该怎么办呢?人们还得一点点做“实验”,漆里加上铁锈水或油烟灰,就成了黑漆;加上朱砂,就成了红漆,加上蓝靛或石黄,就成了绿漆;加上金银粉末,就有了金银漆。刚才说了,早在河姆渡时期,人们已有朱漆可用了,而在秦汉年间,岭南先民也已经用上了色彩各异的漆器,想象一下,一代代的工匠做着各种各样的调色实验,一点点调制成绚丽彩漆的过程,你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智慧。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就没有后来十三行漆器流传海外,将绚丽精致的“中国风”带给世界的传奇。我们在这里欣赏的这一组外销画,又何尝不是对一代代普通劳动者的致敬?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