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的“苏联成就展”都展些什么?
·南宋广州的乡饮规矩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遮王”传奇
·由粤语难懂牵出一篇奇文
·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
·中山纪念堂一带曾是美丽菊湖
·清丽外销画 留住水城记忆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更多>> 
羊城掌故
堪称全国之冠的广东动物舞
广东的动物舞蹈千姿百态,单是龙舞就有36种,狮舞也有10种以上,还有麒麟、凤凰、春牛、纸马、鳌鱼、貔貅、白鹤、蜈蚣、马鹿,甚至狗、鸡、鹅、鹰等都有舞

  壹 

  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活化石 

  民间动物舞蹈各地都有,它与图腾崇拜、原始宗教、交感巫术以及原始人的各种观念都有密切的关系。从这些原始舞蹈的形态,不仅可以窥见古代文明发生、发展及其演变的规律,还可探究艺术的渊源。可以说,民间动物舞蹈是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活化石。 

  广东的动物舞蹈千姿百态,堪称全国之冠。单是龙舞就有36种,狮舞也有10种以上,还有麒麟、凤凰、春牛、纸马、骆驼、鳌鱼、貔貅、白鹤、蜈蚣、马鹿、鳄鱼,甚至狗、鸡、鹅、鹰、鲤鱼、龙虾等都有舞。

   
彩凤(清代外销画)
   
舞龙(清代外销画)
   
扛鱼蝙蝠(清代外销画)
   
舞狮(清代外销画)
   
抬大象(清代外销画)
   
澄海蜈蚣舞引来万人空巷
   
鹅舞表演

珠海斗门鹤舞 

  这些动物分两种:一是虚拟的,如龙、凤、麒麟,还有狮(岭南醒狮是一种虚拟的独角怪兽,与西城传入的北方狮明显不同);二是真实常见的动物,如牛、马、鸡、鹅等。这恰好反映了原始人类对动物的两种崇敬心理。 

  关于这一点,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有过深刻的论述,他说:“一方面,崇敬动物,既不杀伤也不肉食;另一方面,由于一贯杀戮肉食,故而对之崇敬。前一种其好处在于所敬之动物能向人提供积极性的保护、劝告或帮助,或者消极的不加害于人。后一种情况就相反。是人类为使自然界适合自己的需求而采取的最远古的努力方式之一。”实际上,这也是民间动物舞蹈产生的原因之一。 

  贰 

  每种龙舞背后都伴随优美传说 

  广东民间动物舞蹈,许多是本地所特有的,并且大多包含着一个深沉的故事,甚至其中的某一舞姿和道具,都有令人回味的故事可说。 

  就以龙舞来说,据统计全国有龙舞72种,广东占了36种。要知道,百越后裔是龙族群的重要支系,每一龙种,就是一个分支图腾的标志。各族群为了强化自己的形象,就以本图腾的崇拜物起舞。可以说,古代的岭南,是群龙聚首的王国。 

  这些舞蹈,后来又与原始宗教、巫术、娱乐交织在一起,逐渐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舞蹈。广东的龙舞,除常见的布龙、彩龙、木龙之外,还有中山的醉龙,丰顺的火龙,罗定的香火龙,四会的蕉叶龙,新会的纱龙,广州的溶液龙,江门紫菜的金龙,大埔的乌龙、花环龙(软腰龙),梅县的板凳龙(硬腰龙),湛江东海岛的人龙等,造型奇特,舞姿各异,内容风格不一,每种龙舞,都伴随有一则优美的传说。 

  中山的醉龙,是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前后起舞的。传说几百年前,香山县有个和尚,在河边洗澡时杀了一条大蛇,这时有个渔翁出现,令大蛇死而复生,变成一条龙,腾空而去。这故事发生在四月初八,寓意已相当明显,那天是传说中“佛世尊”悉达多的诞辰。和尚指代“佛”,和尚洗澡便是“浴佛”。“斩蛇”是一种灾祸的转嫁,民间常用这种手法把灾祸转嫁给动物、植物、无生命物体或者他人,此中转嫁给蛇。 

  这种习俗,世界各地都有,实际是一种巫术。从消极的希望蛇不加害自己,进而要求它给予一点积极的好处。 

  丰顺的火龙舞也是类似这一主题。原先也是为驱灾镇邪而举行的。传说中的“火龙”是一条恶龙,经常兴妖作怪,烧死禾苗,有位勇士决心为民除害,与之搏斗,最后请来火神,把恶龙烧死在洞里,自己亦为之献身。此后人们为了纪念这勇士,在庆祝丰收时都要举行烧龙活动。先扎一条火龙起舞,最后把它烧掉,以示惩戒。这是一种由模拟巫术仪式发展而来的民间动物舞蹈,旨在把这可憎的动物赶出世界。 

  以上两种龙舞,都是实现驱灾除祸的,这是民间动物舞中较为普遍的一个主题。 

  叁 

  最原始的意义是驱灾除祸 

  遍及岭南各地的醒师舞、鹰雄组舞(“雄”是民间传说中的狮一类的猛兽)、舞貔貅(貔貅形象似师,头似猫,比狮更凶猛)、舞火狗等,其最原始的意义也是驱灾除祸。 

  舞火狗实际很少出现狗的形象,而是由龙、凤、麒麟、鹿、犀牛、蟾蜍、宝鸭、锦鲤、鳌鱼这九种动物形象插上香火组成的,因粤语“九”与“狗”同音,故俗称“火狗”,实际是一种“火色”,因流传于增城县麻车一带,雅号“麻车火色”。麻车乡是由九个自然村组成的,出色时每村扎制一种火兽,串村过寨游行,最后付诸一炬,在熊熊的火光中与神灵沟通,驱除妖魔,祈求丰年。这一活动,以往都是在本乡遇到三灾六难,如虫害盛发、天气干旱等情况下举行的。现已变成了庆祝丰收的一种娱乐,当然也蕴含者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的意思。 

  龙门县蓝天乡的舞火狗则是另一番景象。他们的火狗是由未婚少女扮演的,姑娘们穿上黄姜叶扎制的衣裙,身上插满香火,在夜空舞动。当地瑶族还有个风俗,姑娘必须参加过三次舞火狗的活动才能出嫁。 

  其他动物舞蹈,多与祭祀、开耕、祈祥、庆丰有关。如粤北的舞春牛,既是一种春祭活动,又是对神牛的一种崇敬的祭拜,也是开耕前对动物的一种抚慰。人们给春牛披红挂彩,充满爱怜地抚摸春牛,从牛头摸到牛尾,边摸边唱:“摸摸牛头摸牛尾,农家耕作全靠你……”  

  电白的“双凤舞”以画眉、鹩哥、白鸽、白鹤、翠鸟等配舞,欢快清新,色彩斑斓,构成一幅“百鸟朝凤”的彩图,更具祥和的气氛,更富生活情趣。德庆的雄鸡舞和连县的舞马鹿,既有祈祥的韵味又有庆丰的欢乐。传说德庆先民早年居无定所,人畜不旺,频频迁居。后来到了德庆武垄乡,见一雄鸡挺立,引颈长鸣,人们便在此处定居,世代安居乐业,从此当地每年都舞雄鸡来庆贺。人们把雄鸡当作吉祥的征兆,与舞仙鹤、舞鲤鱼一样,祈求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阳江“鲤鱼化龙”舞,起舞时一条红鲤和四条金鲤相继登场,在游弋嬉戏,在腾跃吐雾之后,一股青烟突起,红色的鲤鱼化为一条青龙,与四条金色的鲤鱼一起戏水戏珠,表演“金钱挂带”“鲤跃龙门”“吉祥如意”等画面,展现了人们不断进取以及功成名就后的欢悦。 

  连州舞马鹿中的动物“马鹿”,并非现实中的“鹿”,而是一种具有神性的动物,据说它生活在深山密林中,以仙草灵芝为食,能给人带来吉祥和福寿。舞蹈构思超凡脱俗,描写猎人追捕两只马鹿失败之后,竟为这神物的风姿所迷,采摘了灵芝和鲜花,献给马鹿,化敌为友,共同欢歌,歌颂了大自然的美好和狩猎追捕的欢乐。 

  肆 

  “乌龙过江”蕴含的精神追求 

  以上舞蹈中的祈求,都偏重于实际利益的追索或者经济方面的获取,而番禺的鳌鱼舞和新丰、饶平一带的舞马(包括“纸马”和“布马”)则更多地偏重于意象观念,或者说是精神理想的追求。 

  鳌鱼舞是从浙江奉化传入番禺的,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相传早年有个书生赴京应考,途经美人国时被一群女妖追逐,逃至海边,见一只巨鳌游来,便纵身跃上鳌头,逃脱了灾难。后来他进京殿试,高中状元,仙逝后化作天上的“文曲星”。“独占鳌头”之成语,便源出于此。自此,民间便把鳌鱼视为救世圣物,崇拜起舞,以示逢凶化吉、高中升迁、学业上进,等等。这就是所谓的“金鳌之意” 

  舞马是从北方传来的,到广东分为纸马、布马两大类。纸马流行于新丰、龙门、兴宁、五华一带,布马主要在饶平。两者形式、规模略有不同,但都为广东人民所喜欢。一则新奇,广东人少有机会与马接触;二则意头好,其中寓意“高中状元”等,都兼有进取、奋发之意。但布马舞中的状元不是文曲星,而是武状元。舞蹈着重表现了校场练武、铁骑闯阵、同心卫国等场面,刚劲热烈,豪情奔放,一看便知是从北国艺苑引进岭南的奇葩。 

  最能表现人们精神追求的还有大埔的“黑蛟灯”,又称“乌龙”。这是一种龙舞,也是一种灯饰。乌龙浑身漆黑,龙头高大,分成三层,布满灯盏,口含火球,额顶有角,相当威严。这种龙舞源发于粤闽边界的汀江河畔,相传是300多年前,两位横渡汀江、披荆斩棘,在此开基创业的人留下的。它反映了中原南迁的客家人三次搬迁创业的侧影,表现了一种强悍奋进的精神。至今横江、产坑一带的群众,还把这种精神称为“乌龙过江”,其特异的风格,也是外地少见的。 

  伍 

  岭南醒狮舞的由来 

  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这种习惯,每当他们杀死一头自己心目中认为是神圣的动物时,便带着这一圣体,挨家挨户地走访,以便所有人都能分享一份神的福佑。他们认为,这是与神灵交流的一种形式。吉利亚克人抬着一头被杀死的熊,印度人带着蛇,古希腊人举着一只鹪鹩,苏格兰人披上一张牛皮,挨家挨户去祈求、祝福,或列队在街上行走,或走村串寨游行,这种原始宗教性的巡礼,在亚洲和欧洲的许多地方,一直保留到18世纪末,有的延续到19世纪初。 

  岭南舞醒狮的风俗,从其产生和流传的形式看,都和这些风俗十分相似。 

  中国原无狮子,岭南更无。狮子是从西域传入的,因它形态威严,凶猛异常,一向被民间视为瑞兽。北方的狮舞就是仿照西域狮的形象制作的。岭南醒狮形象和北方的狮完全不同,它是一种独角怪兽,高额大眼,宽口缩鼻,下颌有长须。 

  传说明代初年,这一怪兽每逢春节前后便出来残害人畜,践踏庄稼,搞得人心惶惶,人们既僧恨,又害怕。因其形象怪异,老百姓视之为神兽,不敢捕杀。于是人们用竹篾扎制了许多模拟兽头,涂上斑潮色彩,一个供在庙宇里,祈求神灵保佑;其他埋伏在田野间,约定怪兽出现时以金鼓为号,一齐上阵,把怪兽赶跑。 

  一天深夜,怪兽果然来了。守庙的小和尚一时惊慌失措,便用供桌上的兽头罩住自己,藏身其中。怪兽来到供桌前,两相对视。小和尚害怕得浑身颤抖,真怪兽以为假兽头是个活物,视为自己的同类,不断张牙舞爪,吓得小和尚魂不附体,颤抖得更厉害了,抖落了供桌旁的一面铜锣。“咣当”一声,真怪兽转头就跑,小和尚高声疾呼:“怪兽来了,怪兽来了!”一时金鼓齐鸣,埋伏在田野间的乡民举着扎制的兽头一齐冲出,狂呼乱舞,把怪兽吓跑了,从此再也不敢来了。 

  为了纪念这一胜利,人们每逢新春佳节便舞狮志贺,这便是岭南舞狮风俗的由来。至今舞醒狮时还有一“睡佛”(俗称“大头佛”)引逗,演的就是那庙里的小和尚。因为在表演过程中狮子有“采青”、“吃青”、“醉青”等程式,有“醉”便有“醒”,所以人们把岭南的狮称为“醒狮”。 

  岭南醒狮舞与北方狮舞不同的地方还在于,北方狮舞一般在舞台、广场或固定的地点进行;岭南醒狮舞则穿街走巷,挨家挨户地拜舞,去“采青”(青色植物内裹着红包)。用世俗的眼光看,就是去讨钱、讨彩,类似潮州地区的“坐大菜,明日讨个好夫婿”,讨个口彩。 

  醒狮舞后来与武术、杂技和娱乐逐渐结合,淡化了祭祀、巫术的成分,特别是发展到今天,已成为群众竞技娱乐的一种形式。但从它的表演程式:睡佛逗引、狮子落峒、过天桥、跨三山等,还不难看出它与原始宗教祭祀的关系。人们都想从这些动物的圣体上得到一份福佑,人人利益均沾,也避免一家遭灾,殃及全族,实际也是保护民族和部落的行为。 

  陆 

  爱舞龙又爱吃蛇,爱舞狗又喜吃狗 

  岭南龙舞虽然非常盛行,但广东人吃蛇也很多,反映了原始人类崇敬动物的矛盾心理。龙在我们民族观念中是一种圣体动物,这正好表现了原始人类对这一圣灵既害怕又崇敬,既不想杀伤又想杀戮食其肉的心理。广东人对食蛇最感兴趣,蛇正是龙这一虚拟动物的原型。杀死具有神性动物,以身体做圣餐的风俗世界各地都有,甚至吃过祭神的面包,就会使自己的身体得到一份神的实体,也就是与神有了一次神秘的交往和沟通,这也是原始崇敬动物心理的一种表现。舞龙与食蛇、崇敬与圣餐,在这里得到了统一。 

  类似的还有舞狗与磔狗。在诸种动物舞蹈中,舞狗外地少见,但广东却古已有之,而广东入嗜好吃狗肉,这恐怕也是有其内在联系的。 

  在古人看来,动物跟人一样,也是有灵魂的。他们应该和人一样平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杀死一种动物,就会受到它的灵魂或者它的同类的报复,因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原始人是不轻易去射杀凶禽猛兽的。非洲的鳄鱼很多,也经常伤人,但土著人对捕杀鳄鱼非常郑重其事。住在马达加斯加岛以他西湖附近的民族,每年要向鳄鱼出一张告示,历数鳄鱼危害人类的罪恶,公开宣布他们今年要杀死多少鳄鱼,以示报复,劝告无关的鳄鱼走开,然后才下钓捕捉。捉到后严加“审讯”,才处以死刑,然后把它埋葬。因为那里的许多部落是信奉鳄鱼图腾的。 

  苏门答腊人对老虎也是这样,捕捉后一再向老虎“说明”,陷阱不是他们设的。如果是用箭射死的,就把箭放在虎尸上,并禀报上帝,说明这只老虎伤害了他们的亲人,此次报完仇后,发誓不再射杀其他老虎。但是另一方面,为了生活的需要,特别是在远古渔猎时代,原始人又不得不杀死动物,以充饥肠。因此,他们就想出了抚慰它的灵魂及其同类的办法,诸如先给它献上果品,再向它道歉,请求它谅解等,才把它杀死。杀食后妥善安置它的遗骸,向它祭拜,等等。 

  这样的例子,在许多民族中都可以找到。海南黎胞围猎后,把猎物分给全村,每人一份,以现代的眼光看,是一种有福同享的友爱行为,但在古代,难免也寄托着“有祸同当”的圣餐心理,或者是抚慰动物的一种遗风。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不难理解广东人爱舞龙,又爱吃蛇;爱舞狗,又喜欢吃狗肉;爱舞鱼,又爱食鱼;爱舞鸡,又喜欢吃鸡;爱舞牛,又常宰牛,等等。这就是对动物“两种类型的尊敬方式”,“这两种类型的尊敬在一定程度上正好是相反的:一则因为崇敬,故不食其肉;一则因为崇敬,才食其肉”。 

  广东人烹蛇,古代是否有特别隆重的形式已不可考,但烹蛇的场地要特别讲究,一般要在露天空旷之处,传说是为了防止蜈蚣拉尿到蛇羹里去,吃了会中毒,这只是后人的一种解释,恐怕还蕴涵着某种祭祀和交感巫术的原理。人们在食完蛇肉之后,应当小心地把蛇骨埋藏好,因为蛇骨很硬,不容易腐烂,民间传说踩着蛇骨会导致麻风病。这正好表现了古人在圣餐后妥善处理圣体遗骸的庄重礼仪。是对动物的一种特殊的抚慰。这是一种抵赎的行为,目的是求得兽类的谅解。 

  至于宰鸡、杀鱼等,其圣餐的意义就远不如其美食的意义了。正如舞雄鸡、舞鱼灯,现在也变成一种纯粹娱乐活动一样,其远古的意义也逐渐被人忘却了,只是以其装饰性和技艺性来达到使观众赏心悦目的效果,并以其丰富的舞蹈语汇表现其蕴含的象征意义,达到教育目的。 

  柒 

  自娱自乐与“重金购彩” 

  民间舞蹈是群众自娱自乐的一种形式,因此它具有广泛的群众性,有些节目往往演员比观众还多,人们参与演出并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某种天才,只在乎参与,乐在其中。 

  广东动物舞蹈多为广场舞蹈,因此它的联众性更为广泛。就以狮舞来说,北方狮舞以舞台表演为主,“狮子滚球”穿街走巷很难演出,演员也需要一定的特技;南方狮舞主要是广场表演,很少登台,所以参与的面更广泛。特别是跟随而来的“高台采青”(俗称“狮子上楼台”)、拳术等表演,需要的人更多。 

  江门紫菜乡的金龙,长达70多米,分为30节,其中龙头、龙尾、龙珠各要4-6人,中间每节要3-5人,还得配备两个梯队,以便轮换、还有旗手、牌头、罗伞、鼓手等,整个舞龙队要配备260多人,全村的青壮年都得上阵。表演时,全村男女老少都来观看。 

  这种人人参与的特色,也是由它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再有增城麻车的“舞火狗”,全乡九条村庄,每村出一色。这些“火色”出游之前,每家都要来上几炷香,这就使参与的面遍及每村每户。还有番禺诸乡的舞鳌鱼,每队二三十人,穿乡过寨表演,有时集中于某村广场上“斗标”,从白天舞到深夜,筋疲力尽者自动退出,坚持到最后者获胜,这也是对集体意志和参与者毅力的一种考验。 

  丰富多彩的民间动物舞蹈,以它特有的形式从各方面培养了人们的集体观念和参与意识,所以在广东的民间文娱体育活动中,常常可以听到这样的佳话:某老人不惜重金,以一千块钱买下某龙船鼓手的位置;某村妇以两头烧猪的价格,为自己一岁多的孩子夺得扮演飘色某角的权利。这里除了“重金购彩”之外,志在参与是很重要的。 

  本版清代外销画由小青提供 

  撰文/供图 叶春生 朱炳帆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