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遮王”传奇
·由粤语难懂牵出一篇奇文
·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
·中山纪念堂一带曾是美丽菊湖
·清丽外销画 留住水城记忆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更多>> 
羊城掌故
南宋广州的乡饮规矩
广东科举考试史上第一位探花李昴英记述的一场大型宴会
李开周

  1 

  乡饮上最重要的东西是规矩 

  今天介绍一位古人,一位来自宋朝的古人。 

  这位古人隐藏在历史的角落里,名气很小,但是官位很高——他在南宋一朝当过广南东路经略安抚使。 

  “广南东路”是宋朝的行政区划,相当于广东。“经略安抚使”是古代的官职,掌管一个甚至好几个省级行政辖区的军政和民政,相当于省长兼军区司令。  

  他叫方大琮,字德润,号铁庵,福建莆田人。 

  《宋史》没有专门给方大琮设置列传,仅仅在叙述南宋其他大臣的生平事迹时,偶尔提到方大琮几句。根据那些只言片语的记载,我们可以推测出方大琮的大致履历:他中过进士,当过县令,担任过南宋第五个皇帝宋理宗的中书舍人,相当于皇帝的秘书,直到晚年才来到广东,担任经略安抚使。 

  方大琮生活在南宋中后期,比陆游晚出生半个世纪,比文天祥早出生半个世纪。 

  方大琮来广东之前担任什么官职,到广东之后又有哪些拿得出手的善政,现存史料里都不见记载。不过有一位广东名人跟方大琮见过面,并且用一篇文章详细描写了方大琮在广州召集的一场大型宴会。 

  这位广东名人就是李昴英,广东科举考试史上的第一位探花,在南宋后期当过吏部侍郎,近似于人社部副部长。 

  李昴英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广帅方右史行乡饮酒记》,意思是说方大琮任职广南东路经略安抚使期间,在广州举行了一场乡饮。 

  乡饮,老乡的乡,饮酒的饮,看字面意思,好像是一群老乡聚在一块儿喝酒吹牛的老乡会。 

  宋朝也有老乡会吗?确实有。苏东坡的亲家范镇说过,四川人在京城做官做生意的很多,他们搞了一个会馆,每年的节假日,大伙都会去会馆聚会,一帮人喝喝茶,看看戏,聊聊八卦,交流交流老家的消息,谁要有了困难,在老乡会上说出来,大家也相互帮衬帮衬。 

  但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乡饮,跟老乡会完全不一样。究竟怎么个不一样,咱们待会儿再讲,我先把酒菜给摆上。 

  上等桌,猪肉八斤、羊肉八斤、牛肉八斤、大鹅一只、鲜鱼一条、糖饼三盘、糖果两盘、荔枝一盘、龙眼一盘、栗子一盘、核桃一盘、大冬枣一盘、上等老黄酒一坛。 

  中等桌,猪肉五斤、羊肉五斤、牛肉五斤、烧鸡一只、鲜鱼一条、糖饼三盘、糖果两盘、荔枝一小盘、龙眼一小盘、栗子一小盘、核桃一小盘、大冬枣一小盘、中等老黄酒一坛。 

  下等桌,猪肉三斤、羊肉三斤、牛肉三斤、烤鸭一只、腌鱼一条、糖饼两盘、糖果一盘、荔枝一小盘、龙眼一小盘、栗子一小盘、核桃一小盘、大冬枣一小盘、普通黄酒一坛。 

  我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参加乡饮,所以先摆上中下三等各一桌,人多的话,照这三等桌的样子再添。 

  三桌酒菜,各坐多少人呢?按乡饮的规矩,上等桌只能坐一人,中等桌最多坐两人,下等桌无所谓,只要挤得下,坐几个人都行。 

  说到这儿,你肯定看出问题来了:上等桌菜最多,猪牛羊肉各八斤,还有鲜鱼和大鹅,十来盘干鲜果品,却只坐一个人,就算把这个人撑死也吃不完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参加乡饮饭局,最重要的不是吃,而是规矩。至于吃多吃少,够不够吃,吃不吃那都无所谓,因为到了这种饭局上,你很可能根本没有吃饭的工夫,光是一大堆规矩就把你折腾饱了。 

  2 

  参加的举人一大半都累倒了 

  说起乡饮规矩,那真是多如牛毛,咱们拣最重要的说几条。 

  第一条,不是谁都能参加乡饮,必须够资格才能参加。如果你是知县、知州,那可以参加;知县的副手县尉、知州的副手通判,也可以参加;本县本州的教育干部,例如县学教授、州学教授,同样可以参加。除了这些父母官,还有在家养老的官员,以及在当地名望很大、受人尊重的老年人,如果受到父母官邀请的话,也可以参加。如果你不是官员,也不是老人,那就必须是通过地方考试、即将进京考进士的举人。 

  第二,参加乡饮的人会被分成三六九等。像知县、知州这样的地方一把手,是乡饮饭局上的老大,称为“主人”;像县尉、通判这些地方上的二把手,以及退休在家的官员和地方上最有名望的老人,是乡饮饭局上的老二,称为“大宾”;像县学教授、州学教授这些教育干部,以及地方上第二有名望的老人,是乡饮饭局的老三,称为“僎宾”;当地举人中的佼佼者排在僎宾之后,称为“介宾”;剩下的所有举人,又排在“介宾”之后,称为“众宾”。 

  第三,众宾还要推举几个人出来,有的负责当司仪,叫做“引赞”;有的负责维持秩序,叫做“司正”。 

  第四,乡饮的举行时间非常早,天还没亮,地方上的一把手,也就是“主人”,就要带着二把手以及最有名望的老人,也就是“大宾”,去举行乡饮的大厅里祭拜孔子,而“僎宾”、“介宾”和“众宾”都要在大厅外面等着。主人和大宾祭完了孔子,再请大伙进去,进去之前还要行礼,主人、大宾给大伙作揖,大伙给主人和大宾作揖,互相说“请请请”,要作三次揖,说三次“请请请”,才能进门。 

  第五,进门之后,集体向孔子磕头,然后各找各的桌子坐下。主人的桌子摆在大厅东南,大宾的桌子摆在大厅西北,僎宾和介宾的桌子摆在大厅西南,至于绝大多数参加乡饮的举人,也就是众宾,他们人数最多,桌子当然也最多,都摆在大厅正中。 

  第六,大家都坐好以后,大师傅早就备好了酒菜,猪牛羊肉流水一般片刻就上了桌。酒菜都上齐了,千万不要急着开吃,接下来要进入的是敬酒环节。敬酒的秩序是这样的:主人给大宾敬酒,大宾回敬;然后大宾给僎宾敬酒,僎宾回敬;然后僎宾给介宾敬酒,介宾再回敬;然后介宾给众宾敬酒,众宾再回敬;最后众宾集体起立,给主人、大宾、僎宾、介宾敬酒。 

  第七,最繁琐的是,每次敬完酒,司仪都要率领几个举人去洗酒杯。洗杯的清水放在孔子牌位下面,所以举人每次洗杯的时候都要跪着洗,洗完再站起来,把酒杯恭恭敬敬地送还到每个人的桌子上。 

  我估计,你听到这里已经受不了了,连享用美食的胃口也没有了。不光是咱们现代人受不了,宋朝参加乡饮的举人也受不了。 

  以广南东路经略安抚使方大琮举行的那场乡饮为例,总共两百三十个举人参加,其中一大半都累倒了。参加一场饭局而已,怎么会集体累倒呢?因为规矩实在太多,又是作揖,又是磕头,又是敬酒,又是洗杯子,从天不亮一直折腾到大中午,还混不上一口饭吃,这又累又饿的,谁撑得住? 

  3 

  这种饭局持续了两千多年 

  方大琮搞乡饮,把举人折腾到休克,要放在今天那肯定是一场很严重的事故,要受到追责。但是在宋朝,方大琮不仅没被追责,还受到了表扬,南宋朝廷夸他擅长教化,既教育了举人,又端正了地方上的风气。 

  南宋朝廷为什么要表扬一个把人饿晕的地方干部呢?因为乡饮就是这样的饭局,教育意义非常重要,让参加饭局的人受受折腾,特别是让那些即将考进士的举人受受折腾,那是必不可少的教育。 

  说到这儿,我必须得再解释一下乡饮。乡,即地方,地方官攒个大饭局,让当地的老人和儒生来参加,就是乡饮。这种饭局的历史非常悠久,从孔子那个时代就开始搞,一直搞到辛亥革命,前后持续了两千多年。就算到了辛亥革命以后,某些偏好古风的军阀也搞过,例如滇系军阀唐继尧、桂系军阀陆荣廷,就分别在云南和广西恢复过乡饮古礼。 

  孔子在世时说过:“吾观于乡,而知王道之易易也。”他老人家观摩过乡饮以后,认为王道推行起来是很容易的,定期在全国各地搞搞乡饮就是了。孔子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儒家看来,治国最重要的不是法律,也不是军事,而是礼仪。礼仪是给国民洗脑的法宝,人们天天给领导磕头,就会下意识地尊重领导;老人在饭局上频频被领导敬酒,人们就会下意识地学会敬老;儒生在饭局上给领导洗杯、给老人敬酒,就会强化他们本来就有的等级意识;儒生再把这等级意识传输给老百姓,老百姓就会变得更老实;老百姓变得更老实,国家就更容易治理了。 

  北宋前两个皇帝都是马上皇帝,没读过多少书,不明白乡饮的重要意义,所以北宋建国之后几十年,各州各县几乎没搞过乡饮。从第三个皇帝宋真宗开始,乡饮开始断断续续地恢复,有的地方每三年搞一次,有的地方每十年搞一次。进入南宋,疆域变得更小,军事实力更弱,宋高宗只好缩起头来教化百姓,把乡饮看得非常重。为了让乡饮更普及,让人们更重视乡饮,宋高宗专门下了一道圣旨:“非尝与乡饮酒者,毋得应举。”凡是没有参加过当地乡饮的举人,没资格进京考进士。 

  4 

  玄酒是什么酒? 

  实际上,乡饮饭局上的酒,有时候根本不是酒,而是玄酒。 

  玄酒,听起来很玄,有一种古老的神秘感,似乎很醇香很好喝似的。实际上,玄酒只是白开水而已。白开水当然没有酒味,既没有酱香,也没有清香,虽然说是最健康的饮料,但是毕竟不好喝啊,毕竟不能让人喝到兴奋啊!地方官用玄酒招待参加乡饮的宾客,难道是为了节省开支吗? 

  不是的。在最隆重最严肃的饭局上用白开水当酒,可能是周朝的惯例,也可能是汉朝儒生对远古社会的想象。汉朝儒生认为,上古时期没有酒,三皇五帝应该没有喝过酒,所以在祭祀神灵和祖先的时候,应该用清水代替酒,免得神灵和祖先喝不惯。 

  汉朝儒生设计的这套礼仪,一代一代地往下传,从汉朝一直传到清朝,被历代皇帝都当成了金科玉律。汉朝以后的皇帝和大臣举行大祭,供品里一定要有几杯清水,也就是玄酒。你要是往供桌上摆一堆飞天茅台和尊尼获加,而不摆上几杯清水,那就违背传统了,御史会揭你的短,说你违背老祖宗的教导。 

  宋朝大儒基本上都好古成癖,例如北宋的程颐、南宋的朱熹,都向全社会呼吁恢复古礼,祭祀要用玄酒,搞乡饮最好也用玄酒,否则会显得乡饮不够隆重。 

  除了用玄酒,程颐和朱熹还提倡用“大羹”,也就是不加盐的白煮肉汤。为啥?因为他们熟读经典,认为上古没盐,煮肉只能白煮,为了忆苦思甜和向老祖宗表示敬重,乡饮餐桌上的肉汤也不能放盐。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