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清丽外销画 留住水城记忆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更多>> 
羊城掌故
中山纪念堂一带曾是美丽菊湖
三国名将陆胤在越秀山下修水库储存白云山泉水 宋代“菊湖云影”美不胜收 元代干涸

  之前,我们在专栏里讲了广州古西湖的故事,除了西湖以外,古广州还有两个湖泊,因风景秀美,备受诗人青睐,这便是菊湖与兰湖。妙的是,菊湖与兰湖都在越秀山脚下,菊湖水波不兴,天光云影尽收其中,今日中山纪念堂一带在宋代是美丽菊湖之所在;兰湖一望无际,烟波浩渺。今天,我们就先来说一说菊湖的故事。  

这一幅古画可以让人领略到菊湖的风韵。 

清代画作《镇海层楼》,让人领略到越秀山的风姿。 

  唐宋美景 

  碧波映云影 木棉红如火 

  西湖、菊湖、兰湖并称古广州三大湖,妙在这三大湖还有水道相连,雇一艘小船,从西湖顺着我们以前说过的越溪逆流而上,两岸绿荫成阵,黄鹂声声,悠悠荡荡,不觉已进了越秀山东南麓的菊湖,此处天光云影,美不胜收;再顺着越溪古水道,又可以“飘”进越秀山西麓的兰湖,烟波浩渺,一望无际;从理论上来说,我们还可以继续往前,驶过宽阔的驷马涌,就可以进入珠江了。 

  不过,我们之前一再说过,那时的珠江可是有着“大海”的气势,“海”上起大风的时候,巨型商船都要躲进兰湖避风,我们坐的不过是一叶扁舟,就不要冒“人船两失”的风险了。 

  西湖的故事我们之前说过了,今天位于教育路的“药洲遗址”,还保留着小小一片水面,这就是古西湖残存的遗迹,那么,菊湖与兰湖的具体位置,又该如何寻找呢? 

  我们今天先说菊湖,兰湖留到下次再说。据《水润花城 千年水城史话》一书,今日越秀山东南麓的中山纪念堂、省政府、大石街、小北路一带,在宋代位于广州城北郊,地势低洼,菊湖就位于这一大片洼地之中。 

  宋代的时候,这里木棉如火,一池碧波,宁静澄澈,朵朵白云,倒映湖中,很是秀美。“菊湖云影”因此列入宋代羊城八景之一。 

  “木棉花上鹧鸪啼,木棉花下牵郎衣。欲行未行不忍别,落红没尽郎马蹄。”这就是多情的诗人在菊湖边写下的情歌。 

  湖泊缘起 

  地方官修筑水库 百姓倾城出动来打水 

  与西湖一样,菊湖也是人工湖,曾昭璇先生在《广州历史地理》一书中说,菊湖是静水湖,从越秀山看下去,云影壮观而美丽,这是人工水库的特征。那么,当时的人们为什么要在越秀山下建设这么一个水库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为了喝上一口“有点甜”的山泉水。今天,家家户户有自来水、饮水机,很难体会古代的平民百姓要喝上一口好水有多么不容易的处境。话说,在宋代以前,广州的打井技术并不算先进,深水井不多,且多为官宦专用;老百姓在地上挖个洞,围上篱笆,就算是井了,这种浅水井极易受咸潮影响,尤其是到了秋冬之际,海水倒灌,井水咸苦,跟珠江水也差不多。 

  为了解决百姓“吃水难”的问题,宋代以前的很多地方官都打起了白云山的主意。三国时期,东吴名将陆胤主政广州,疏浚白云山甘溪水道,又在越秀山东麓的洼地修了一个水库储水,这是菊湖的雏形。深受咸水之苦的百姓欢喜非常,“倾州而汲”。话说发源于白云山的甘溪水富含矿物质,清冽甘甜,甘溪之名正由此而来,为了喝上一口好水,老百姓拿着陶罐,走多少路都不怕。 

  到了唐代,节度使卢均再次“疏浚以通舟”,又在湖岸边“筑堤百尺”,广种木棉、刺桐,花开时“十里如火”,修成了北郊的踏青胜地。不过,到了五代十国时期,定都广州的南汉国国主看上了这片地方,大造皇家园林,风景增色不少。老百姓却不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越雷池一步”。“菊湖”之名正始于南汉。 

  幸而几任南汉国主都是“往死里作”的“高手”,王朝不过延续了短短几十年,即被大宋取而代之,风景秀美的菊湖又成了公共景区,“喝起来有点甜”的湖水再次为大家尽情享用。“菊湖云影”也成为“羊城八景”之一,被各路文人不断吟咏。 

  在古广州“三大湖”之中,菊湖的“寿命”最短。曾昭璇先生在《广州历史地理》一书中说,宋亡以后,元军把水库放干,把地盘收归官府所有,“菊湖云影”就此消失不存。好在宋代以后,打井技术大有进步,菊湖也算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不过,“菊湖云影”的美景虽然在元代消失,但仍在今小北一带留下了一处处池塘。明清年间,这里虽已划归城内,但仍是一片乡野风光,明代大儒湛若水曾在这一带修建宅邸与书院。今天省政府附近的湛家大街,便由湛若水修建的宅邸——湛家园而来。湛若水在明代与王阳明齐名,当过国子监祭酒。湛若水愿意在此修建书院,潜心讲学,想来这里一定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读一读老先生写的诗“天关秋水清,甘泉冬背寒”,确有“天人合一”的自在。莘莘学子琅琅的读书声为“菊湖云影”的遗韵增添了几分书香。不过,他们又怎会想到,时隔几百年之后,这里会变成车水马龙的闹市呢?世间万物,总是充满变化,但我们的内心,却总可在清泉云影之间获得一分宁静的慰藉。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