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地点在今西湖路 五代十国时期开凿 面积逾十万平方米

  提起西湖,我们马上就会想起杭州。“欲将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好模样,谁不喜欢呢?你不知道的是,广州以前也有过一个烟波浩渺的西湖,有幸前来游览的古代“文青”说它如“海市蜃楼”一般美丽。广州的古西湖到底在哪儿?它是如何出现,又如何消失的? 

鉴于图像资料的缺乏,我们只能参照古代“文青”的诗句,从这样的古画中领略广州古西湖的风采。 

  地名记忆 

  古西湖倩影 藏在地名里 

  说起西湖路,大家都不陌生。在北京路一路“逛吃”过去,在路口往西一拐,就是西湖路。路南是大佛寺,路北照样有一堆好吃好玩的地方。如果你自带“吃货”属性,花上不到100元,可以吃到扶着墙回家;当然,如果你兜里有银子,附近商场也会分分钟对你露出迷人的笑容。总之,这里是真正的闹市旺地,跟地名里的“西湖”两个字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 

  不过,地名总是跟城市记忆紧紧相连的。把时光倒推千年,这里真有一个烟波浩渺的湖泊,面积逾十万平方米(相当于14个标准足球场面积)。碧绿的湖水映衬着岸边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奇花异草,真是“一步一景”,让人恍入仙境。 

  据史料记载,这个湖泊大致北起今中山路,南至西湖路;西起教育路西侧的朝观街,东至北京路流水井,我们按照地图导航走一圈,对这个湖泊到底有多大,就多少有些概念了。 

  这个占地逾十万平方米的湖泊,就是曾在广州存在了千年之久的古西湖,西湖路的地名正由此而来。我们之前叨叨过,发源于白云山的古水道甘溪流过越秀山后,就分成了两支,其中一支往西南流,经过今天大石街、教育路一带,被称为“越溪”。越溪的尽头就是古西湖。 

  正是因为越溪的源头活水,古西湖才呈现出“绿水尽如染”的颜值,让人一见倾心。 

  惊艳全城 

  水道下云山 直通古西湖 

  这个古西湖是怎么来的呢?话说,在五代十国年间,清海军节度使刘岩在广州称帝,创立南汉国。刘岩一方面设学校、开贡举,推行海外贸易;另一方面花大力气建设宫殿园林。在今中山路以北、省财政厅所在的高地,刘岩修建了富丽堂皇的宫城,大大小小十几座宫殿,宫内黄金饰顶、白银铺地,连台阶下的水渠里都浸满珍珠。 

  紧邻西城墙的文溪风景秀美,刘岩派遣“宫苑使”监工,将下游水道凿宽凿深,凿出一个面积逾十万平方米的人工湖。湖在广州城西,就命名为“西湖”。所以,在西湖乘一叶扁舟,也是可以“摇啊摇”,一直“摇到白云山的”。然后,刘岩又在湖畔广建宫苑,亭台楼阁,环湖而立,一步一景。宋代文人米芾到此一游后,留下了“碧海出蜃阁,青空起夏云”的诗句。其实,南汉国被灭时,“西湖景区”难免因经历战火而逊色不少,但依然让著名“文青”米芾发出“海市蜃楼”的赞美,将广州的古西湖比作西施姑娘,恐怕也没人反对。 

  读到这儿,你想不想穿越回去,见识一下西湖美景?给你提个建议,穿越的时间点一定要选在宋代以后。若穿越回南汉国时期,可就有来无回了。话说刘岩虽然贪图享受,但设学校、开贡举、重用贤臣,还算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开国之君,但其儿孙可是一个比一个“坑爹”。为了争夺王位,把兄弟诛杀殆尽的事都干得出来,末代国主刘鋹更是“发明”了“烧煮剥剔”“刀山剑树”等酷刑,以此取乐。你擅闯皇家宫苑,落到他们手里,还能有好下场? 

  南汉亡国以后,“西湖”被开放为公共景区,平民百姓都可以“到此一游”,穿越过去看一看,就没啥风险了。 

  芳踪渐远 

  西湖渐淤塞 “瘦身”成池塘 

  你我这样的普通人穿越回古西湖,可能只会说一声“好美啊”;如果跟一个园林史专家一起去看,他就会告诉我们,最值得一看的是湖心岛上的9块奇石,这些奇石“嵌岩突兀、翠润玲珑”,展现了高超的叠石技巧,对后来古代园林“以石造景”的传统有深远影响,实是古代早期园林的瑰宝之作。 

  不过,刘岩建这个湖心岛,可不是为了“堆石头”玩,他一心想要的是“长生不老”,为此请来一帮道士,在岛上为他熬炼“仙丹”,小岛故此得名“药洲”。讽刺的是,“仙丹”可能帮了倒忙,刘岩只活了53岁就去世了,没准“重金属中毒”是他短命的原因之一。 

  据史料记载,南汉灭国之后,“西湖景区”依然保留着烟波浩渺的风姿。历代地方官也屡次疏浚。明代,“药堤春晓”仍是羊城八景之一,清代乾隆年间,西湖还有十余亩(约近7000平方米)。遗憾的是,随着云山古水道——甘溪逐渐枯竭,再加上商业的扩张,西湖不可避免淤塞了,“收缩”成了一个池塘。如今,教育路南侧的药洲遗址只有小小一方水面,是古西湖留下的残迹。你若有心去游览,倒可以欣赏到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90多座碑刻、石刻,可以从中细细体味古西湖千年来在人们心中的分量。 

  (注:本文参考了《越秀史稿》等资料。)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