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甘溪水道发源于白云山 两千多年前就开始守护广州城 明代改道成为东濠涌源头
  在忠心守卫古广州的护城河中,至今仍在淙淙流淌的东濠涌是我们最熟悉的一条了。不过,它怎么能跟白云山“攀上亲戚”呢?背后有一段怎样“相亲相爱”的故事?今天,就让我们说一说东濠涌与白云山的“美好情缘”。
这幅清代外销画让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水城气息。(李晓容提供/FOTOE)
 

清代广州城示意图,东濠涌在城墙外流过。 

  水道溯源 

  淙淙甘溪水 流淌两千年 

  话说有经验的老股民,跟人聊起要买哪一只个股,常会不由自主来一句:“这家公司的护城河有多宽?”意喻在商场的搏杀中,其会不会轻易被对手“攻城略地”,取而代之。虽说现代城市早已没有了城墙,但护城河“保城卫民”的重要性,仍然镌刻在每一个人的潜意识深处,换言之,我们的记忆与情感,都被历史深深塑造。 

  水对一座城市的重要性,先秦时期的名著《管子篇》已经说得极明白:“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说得通俗一点:建城,一要考虑防御,必须易守难攻;二要考虑水源,水源不足,城建得再好也没用。广州有两千年的建城史,最早的“任嚣城”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它面积太小,放现在看基本上就是个大院,主要功能就是保护将士安全,毕竟在亚热带森林里神出鬼没、骁勇善战的南越先民可是让秦军吃了大苦头的。如今且说广州史上第一座王城——赵陀城。我们以前也说过很多次,南越王城建于今中山四路一带,东起今旧仓巷一线;西临今广大二巷、小马站一线;南界在今西湖路北侧,南城门在今北京路与西湖路交界处以北,此后两千年间,这一带一直是古广州的核心区域,历代官衙、署衙都建于此。 

  赵陀将王城选址于此,以及此后历朝历代的枢纽区域都位于此,可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与一条古水道息息相关。这条古水道,源头在白云山东麓,沿着山麓蜿蜒流淌,流过今天的上塘、下塘(上塘、下塘的地名正有此而来),经过越秀山麓,又分为两支,一支往西南流,经过今天大石街,注入西湖(今教育路、西湖路一带);另一支往东南流,大致沿着今天小北路、旧仓巷的方向,向南注入珠江。赵陀城所在的地方,恰是两条水道之间的一处高岗。想象一下,赵陀站在这里,北看是郁郁葱葱的白云山,南望是一望无际的“珠海”(江面比现在宽阔十几倍),左右两条宽阔的古水道,既是天然的护城河,又提供了充足的淡水资源,完全符合管仲的“建城战略”。富丽堂皇的王城就此建了起来,也为此后两千年的古城格局定了调。 

  山水之恋 

  源头出自白云山 水道宽阔行大船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有些不耐烦了,不是要说东濠涌吗?怎么扯了半天还没影儿?嘿,如果这条古水道跟东濠涌没关系,我会这么费劲地说吗?话说这条古水道就是东濠涌的源头,从白云山麓流至越秀山麓的那一段,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甘溪”,得名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水质甘甜”的缘故。在越秀山麓“分手”后,往西南流的取名越溪,它注入的古西湖也是故事多多,我们留到下次再讲,你现在只需要知道,广州以前也有过一个烟波浩渺的西湖就行了(西湖路正是由此得名);往东南流的那一支,得名文溪。 

  虽然以“溪”命名,但如果你把文溪想象成潺潺流淌的小溪,可就大错特错。宋代年间,这条水道是运送食盐的交通要道,数不清的运盐船从这里出发,再进入珠江,去往内地各处。今天仓边路、旧仓巷当年都是盐仓所在地,故而才有了这些地名。 

  如果我们穿越回宋代的文溪边,找个路人问问,东濠在哪里,对方肯定会翻个白眼,觉得你脑子搭错线了,就站在“东濠”边上,你还问“东濠”在那里?原来,在唐宋年间,人们说的“东濠”,就是指文溪。如果你雇一条小船,从它与“珠海”交汇的河口溯流而上,就可以“摇啊摇”,“摇到”到白云山,沿途树影婆娑,稻花飘香,一派郊野风光。说实话,复原水城记忆,最困难的就是站在车水马龙的闹市,回想“青山隐隐、绿水悠悠”的田园风光,大脑有时简直有点不够用。 

  文溪改道守古城 东濠风光留到今 

  读到这儿,你或许又要问了,古时的“东濠”跟今天的东濠涌有什么关系呢?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我们以前说过,宋代广州有三城:东城、中城、西城,越溪和文溪就成了这三座城的天然分界线。到了明代,永嘉侯朱亮祖将“三城合一”,又把城区“北扩”至越秀山一线,文溪就从小北门旁入城,变成了城内濠。 

  文溪有秀美的一面,但也有“凶狠”的一面,尤其是山洪暴发的时候,水道排泄不及,洪水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崩城门,把整座广州城都泡在水里,百姓只得仓皇登上城墙逃命。 

  为了防洪,地方官想出了让文溪“改道”的法子。“三城合一”后,西城墙外有西濠涌,东城墙外也得有一条宽广的护城河。明代成化年间,总督韩雍在朱亮祖疏浚、扩建东濠(原宋东城外也有城濠)工程的基础上,开凿黄华塘峡谷,使文溪转东南,成为东濠涌的一部分。此后,人们口中的“东濠”,指的就是这条护城河。整条东濠涌,北起白云山,经今下塘西至今小北路,往东南转入今北校场附近,然后沿着今越秀中路、越秀南路一路南下,注入珠江。文溪改道后,东濠涌既承担着护城河的功能,又成为城东最重要的水运干道。不过,由于商业的繁华,“与水争地”的一幕不可避免地又出现了,加上甘溪逐渐干涸,东濠涌渐渐淤塞,虽经屡次疏浚,一些河段还是渐渐沦落成了“臭水沟”,令人扼腕长叹。 

  我们今天看到的东濠涌,是古老护城河的一部分,经过2010年的整治,它成了“一流的生态涌历史走廊”。如果有空,去河畔漫步,怀想一下这条古老护城河的前生后世,也很有意思吧。 

  (注:本文参考了《越秀史稿》《水润花城 千年水城史话》《广州城建史话》等资料。)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