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明朝广东人怎样问“吃了吗”
·晚清名臣骆秉章曾因“高考移民”被取消成绩
·家书海上漂 回音等一年
·百年前老报纸 热论离婚问题
·一件“六榕”碑拓 几许学士光阴
·宋代广州人早早用上棉被
·广式腊味及其他
·清代“羊城古木棉八景”及其他
·大宋商船远航 靠牵星术定位
·罗浮捷径
·宋代有翻译 地位并不高
·旧时广州 嫁娶都不易
·“利市”当街派 观灯求添丁
·90年前 广州禁止过年
·传闻合浦叶 远向洛阳飞
更多>> 
羊城掌故
袁敬: “絓南中翻译,悉赖此贵门”
陈桥生

  佛教进入中国,主要是由陆路。然至汉代,亦渐由海上传入,岭南由是成为佛教传播较早地区之一。外来僧人常先居交广,再深入内地,汤用彤先生乃称:“自宋(按:刘宋)世以来,广州常有出经者。可见南朝佛典多来自海上,因而每与南方佛学发生因缘也。” 

  与此同时,南来的流寓文士,也在此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范缜在这里完善了其《神灭论》思想,陈郡(今河南太康)高门袁敬流寓岭南达十七年之久,其“絓南中翻译,悉赖此贵门”的独一无二地位,更是史有明载、确切无疑的。 

  公元554 年11 月,江陵沦覆,此后袁敬流寓岭表,依附欧阳頠、欧阳纥父子,直到太建二年(570 年)欧阳纥谋反被讨平,袁敬被征还朝。流寓岭表的时间,约达17 个年头之久。 

  袁敬一生深重佛法,在岭表期间,与三藏法师真谛及其弟子都相交甚厚。真谛是南北朝外来僧侣中最有才华的一个,学通内外,尤精大乘,与鸠摩罗什、玄奘并称为三大译家。真谛自来华从事译述和讲学,达23 年之久,先后译出佛典80 部324 卷,其中有一半都是在岭南期间完成的。在广州光孝寺所译经有案可考的有20 部,其中16 部均为真谛所译。 

  据真谛法师大弟子慧恺记载,袁敬在岭表期间,身任“征南长史”一职,但袁敬本传中并无记载。慧恺《摄大乘论序》: 

  征南长史袁敬,德履冲明,志托夷远,徽猷清简,冰桂齐质,弼谐蕃正,民誉早闻,兼深重佛法,崇情至理,黑白二贤,为经始檀越,辰次昭阳,岁维协洽,月吕姑洗,神纪句芒,于广州制旨寺便就翻译。 

  慧恺《阿毗达摩俱舍释论序》: 

  长史袁敬,识鉴沈深,信解明正。长史长子元友,爱文重法,博学多艺,并礼事法师,备尽经始,絓南中翻译,悉赖此贵门,方希永传来世,以为后生模式。 

  慧恺的两篇序文中,都不吝篇幅赞美袁敬父子“并礼事法师”,究为何因呢? 

  慧恺将袁敬父子与刺史欧阳纥、制旨寺(今光孝寺)主慧智法师等人相提并论,可见他们在法师译述活动中的作用大体是可以并驾齐驱的。刺史与寺主的作用不言而喻,袁氏父子身为流寓南来的文士,究竟起到了怎样重要的作用呢?我以为,答案即在“絓南中翻译”中。“絓”,絓结,绊住、构成之义。也就是说,将南中翻译之人之事,絓结聚拢在一起,全赖于袁氏父子。 

  那么他们又是通过什么来絓结南中翻译呢?序文曰“檀越”,即施主。昭阳协洽,即为癸未年,也就是天嘉四年(563 年)。袁敬的“经始檀越”,儿子元友的“备尽经始”,都是指他们于是年起乃致力于为译经广结施主善缘,为法师的译述提供物质保障。如此,有刺史的优礼庇护,有袁氏父子的化缘,有慧智寺主的主持,有真谛师徒的译述,译经之事方可谓备矣。 

  可惜,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活动,随着法师的圆寂戛然而止。太建元年(569 年)正月,真谛法师圆寂。仅仅数月后,刺史欧阳纥便于十月据广州举兵叛乱。这一反,将原本平静安稳的岭南重新带入战火烽烟中。 

  欧阳家族经营岭南十数年,不唯广州刺史,“时頠弟盛为交州刺史,次弟邃为衡州刺史,合门显贵,名振南土。”可纵使如此,面对朝廷的浩荡大军,以及冼夫人的倒戈一击,顷刻间便望风而逃,一败涂地。 

  欧阳纥被擒诛后,家口籍没,只有其儿子欧阳询因托养于人而得以幸免。 

  欧阳纥之反,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也迫使原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士子文人们,尤其是南来的流寓士子们,又面临着命运的重新抉择。故《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中曰:“纥之反也,士人流寓在岭南者皆惶骇。”树倒猢狲散,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惶恐。所幸,欧阳纥的叛乱很快被平息,一大批士子文人得以返回京城建康。 

  《陈书》袁敬本传中唯一详细记载的一件事,就是他流寓岭表时累谏欧阳纥,“为陈逆顺之理,言甚切至,纥终不从”。也正因此,“朝廷义之”,纥平后,袁敬便“俄转”“寻迁”,一路“累迁”“加赠”,仕途猛进了。 

  与袁敬一样不“惶骇”的,还有“君子直己以行义,何忧惧乎!”的前著作佐郎萧引等。他们虽长期居留岭南,依然以其正统观念来矫正那些不为其所认可的离经叛道。这样的矫正,不会只在欧阳纥叛乱这一件事上,而应涉及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如此,这种交融逐渐弥合彼此间的差距,同化彼此间的价值观念差异,从而推动岭南的文明进程。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