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明朝广东人怎样问“吃了吗”
李开周

  四百多年前,来中国传教的葡萄牙人发现,广州人见面总是问:“食饭未晒?”(见《南明行纪》)还以为是什么神秘祷辞呢,而我们知道,这是粤语的“吃了吗”,相当于现在的“食咗未”。 

  四百多前还是明朝,明朝就流行“吃了吗”,说明我们的“吃了吗”源远流长。可是这种源远流长并不让人振奋,想一想,连先辈们都整天惦记着肚子,说明饥饿是古代中国历史的主旋律。 

  看到一本介绍食文化的书,解释“吃了吗”的来历,说的是中国的劳动人民十分艰难,经常想的是能不能顿顿有饭吃,互相最关心的也是能否吃上饭的问题,因此人们在见面时最常问的就是吃过饭没有,久而久之,“吃了吗”就成了见面打招呼的普遍用语。 

  这种解释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其实根本不着调。事实上,“吃了吗”跟惦记肚子是两码事,稍微关心一下历史典籍就能发现,这句问候,象征的不是饥肠辘辘和满脸菜色,而是一种绅士风度。 

  北宋《吕氏乡约》规定:“凡往见人,入门必问主人食否,……度无所妨,乃命展剌。有妨则少俟。”也就是说,不管到谁家去,进门先要问人家吃了没有;如果即将开饭,那就等人家吃完了再进去。否则人家吃着饭,您在旁边瞧,会有蹭白食的嫌疑。《吕氏乡约》是中国第一本乡约,恐怕也是第一本规定“吃了吗”的历史典籍。 

  我们无从知道《吕氏乡约》的条文是否曾经付诸实施,只知道这本乡约后来成了其他乡约的范本。明朝人黄佐制定《泰泉乡礼》,几乎全按《吕氏乡约》复制,里面自然也有那条规定:“凡往见,将入门,必问主人食否。”(见《奉泉乡礼·造请拜揖》)黄佐是广东香山人,可以肯定的是,其乡约被当地人付诸实施了,他的广东老乡跟“吃了吗”结了缘,要不然也不会有文章开头葡萄牙人的记载。 

  到了清朝,“吃了吗”已经流行全国,从乡约的规定变成了大家的习惯。比如说,李鸿章与伊藤博文会面,双方就座,李鸿章问伊藤博文:“曾进食否?”(《马关议和中日谈话录》)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就要签订了,李鸿章还在问“吃了吗”,因为那是礼仪,作为中国人,礼不可缺。 

  至于乡约里的“食否”怎么会变成方言“食饭未晒”,又统一成现代的“吃了吗”,这里也有一个不太靠谱的解释—— 

  话说康熙年间,朝廷搞了个“千叟宴”,招待来自五湖四海的老年人一起吃饭。这帮老汉土得掉渣儿,不懂规矩,被康熙接见的时候,纷纷问康熙吃了没有。但他们都不会文绉绉地说“食否”,只能说家乡话。广东的问“食咗未”,浙江的问“食掉朆”,贵州的问“企莽没”,福建的问“汝食未”,河南的问“吃罢冇”,搞得康熙晕头转向,开金口道:“以后统统说‘吃了吗’!”皇帝的话哪能不听,于是“吃了吗”登上历史舞台。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