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大宋商船远航 靠牵星术定位
·罗浮捷径
·宋代有翻译 地位并不高
·旧时广州 嫁娶都不易
·“利市”当街派 观灯求添丁
·90年前 广州禁止过年
·传闻合浦叶 远向洛阳飞
·长寿路上长寿寺 百多年前被拆毁
·大唐广州城 开打马球赛
·唐代外商北上 要开“介绍信”
·外商入都献宝 或可加官晋爵
·东莞书生“智取”万顷沙
·西医东渐入岭南 南风北向传科学
·削山劈岭开通千年商贸路
·古广州盛行鲜花水果酿酒
更多>> 
羊城掌故
清代“羊城古木棉八景”及其他
广州木棉在清代最盛

  壹 

  广州种植木棉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宋代 

  现时的广州,春光明媚,木棉花开,红彤彤一片。正应了清代学者黄培芳描写木棉的诗句:“半里飞红惊火树”。 众所周知,木棉又名红棉、攀枝花、珊瑚、烽火树、英雄树等,是广州常见的绿化树、行道树和观赏树。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红棉两度入选广州市花。它在广州的栽种历史,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西汉南越国时代。 

南海神庙古木棉
中山纪念堂前,木棉花绽放
光孝寺240余年树龄老木棉
越秀山越王故台古之楚庭牌坊旁古木棉
越秀山顶的中山纪念碑,被盛开的红棉包裹
中山纪念堂东北隅之古木棉,树龄349年,被称为木棉王

  壹 

  广州种植木棉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宋代 

  现时的广州,春光明媚,木棉花开,红彤彤一片。正应了清代学者黄培芳描写木棉的诗句:“半里飞红惊火树”。 众所周知,木棉又名红棉、攀枝花、珊瑚、烽火树、英雄树等,是广州常见的绿化树、行道树和观赏树。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红棉两度入选广州市花。它在广州的栽种历史,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西汉南越国时代。 

  话说当年赵佗割据岭南,建南越国,后归附汉朝,他曾把木棉树作贡品献给汉帝。对此,东晋葛洪撰的《西京杂记》记载:“汉积草池中有珊瑚树,高一丈二尺,一木三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条。是南越王赵佗所献,号为烽火树。至夜,光景常欲燃。”后人大都认为这“烽火树”即木棉树。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西京杂记》是历史笔记小说集,不可太当真),木棉畏寒,到了岭北就难以存活,何况在冰天雪地的长安。 

  三国时代,广州因“州治临海,海流秋咸”(秋天海水倒灌),百姓食水困难,刺史陆胤把白云山下文溪下游洼地的水蓄起来,再引水入城,使“民得甘食”。蓄起来的水便成了湖,名甘泉池。唐武宗年间,卢贞出任岭南节度节,来到广州城,在甘泉池一带筑堤百丈蓄水,并修筑亭台楼阁,在堤的两旁种上木棉、刺桐等树木。南宋《南海百咏》记载:“为踏青避暑之胜地。……列植木棉、刺桐诸木,花敷殷艳,十里相望如火。”这大概是广州种植木棉的最早的明确记载。 

  贰 

  越王故台的木棉最有名 

  广州木棉在清代时最盛,有“羊城古木棉八景”之说,其地点依次为:越王故台、南海神庙、光孝寺、净慧寺、五仙观、玉岩书院、十丈红棉道、神岗木棉村。 

  “羊城古木棉八景”之首,无疑是越王故台(越王台)的古木棉了,亦可理解为整个越秀山范围的木棉。相传,越王台为南越王赵佗所建,在今天越秀公园孙中山纪念碑所在山岗。当年,这里的古木棉树相当繁茂,红彤彤一片,与蓝天白云映衬,景色壮丽。这些木棉栽种于何时,已无从确考,但肯定不会少于千年。 

  在清初,越王台早已毁圮,但尚有女墙残迹。康熙二十三年(1684),诗人王士祯奉命来广州祭祀南海神,几次游越王台,看到“有呼鸾道故迹。女墙间皆木棉,花时红照天外,亦奇观也”。 

  当年越秀山的范围,远比今天的越秀公园为大,西至流花桥以及今天的东风路与人民路相交处的西山高岗一带,东至东濠及其东侧一带岗丘,南至今东风路一线,北至山坳(今环市中路)。越秀山木棉树集中的景观,除山顶的越王故台外,还有象岗、学海堂、郑仙祠、应元书院、三元宫、清泉精舍、红棉寺等。 

  象岗,今天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所在的山岗,赵佗曾在其上建朝汉台,台早已毁废,但清代此地还有繁盛的木棉树。清人魏锡曾《春日登粤秀山寻朝汉台故址》诗开句就是:“芜绝当年朝汉台,东风三月木棉开。”上世纪80年代,象岗被削去大半,建了中国大酒店,旧貌不再,古木棉随之消失。 

  学海堂是清代著名书院,建在越秀山南麓,今天市二中西侧。当年两广总督阮元选址此地建书院,是认为粤秀山麓“古木阴翳,绿榕红棉,交柯接叶”,是个清幽的办学之地。 

  1857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学海堂遭到严重毁损。战后修复重新开办,由著名学者陈澧任学长,在开课时举行了一次盛大雅集,参加者有张维屏、梁廷楠、谭莹等学者。当时,正是春天,木棉花盛放,陈澧便倡议用“木棉”为题,即席赋诗,并带头写了一首七律《学海堂雅集》:“半天霞气拥层峦,晓蹋虚堂雨乍干。战后山余芳草碧,春来花似酒颜丹。去年此日乡愁黯,万紫千红泪眼看。难得故林无恙在,莫辞沉醉共凭栏。”这首诗贴切木棉(故林)树,流露爱国之思。 

  张维屏的《咏木棉》开句为:“烈烈轰轰,堂堂正正,花中有此豪杰。一声铜鼓催开,千树珊瑚齐列。人游岭海,见草木先惊奇绝……”把木棉的英雄气概描绘出来,从中可见学海堂四周木棉之盛。 

  到了民国初年,越秀山仍是广州著名的观赏木棉景点,可惜因为驻军和多场战事在此发生,木棉树被毁不少。 

  今天的越秀山及周边的老木棉尚有12棵。最著名的一棵在中山纪念堂后门东北隅,树龄349年,树高26米,胸径1.76米,树冠面积约800平方米,花开时节,红染云天,乃广州市今存木棉树中之最高龄者,被称为木棉王。另一棵著名的木棉树在今应元路西段的清泉街小学旁。 

  越秀山百步梯有10棵老木棉,分布在孙中山读书治事处、佛山牌坊、中山纪念碑等处。树龄都在120年以上,苍劲虽不及木棉王,但其直插云霄的英姿却让人叹为观止。 

  叁 

  “英雄树”之名来自哪? 

  “羊城古木棉八景”的第二景在黄埔庙头村南海神庙。清乾隆《南越笔记》载:“南海神庙木棉花开时最盛。”明末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木语·木棉》记载:“南海祠(即南海神庙)前,有十余株最古,岁二月,祝融生朝,是花盛发。观者至数千人,光气熊熊,映颜面如赭。”当年,人们有来庙中观赏木棉花的习俗。 

  同时代的岭南诗人陈恭尹以《木棉花歌》咏叹了南海神庙的木棉:“粤江二月三月天,千树万树朱花开。有如尧射十日出沧海,更似魏宫万炬环高台。覆之如铃仰如爵,赤瓣熊熊星有角。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木棉的“英雄树”之名,据说从此传开。 

  现今的南海神庙内尚有三棵古木棉,两棵在仪门北面大院子的东西两侧,树龄均在210年以上,而西侧那棵树则断了半截,但枝干苍劲,仍生机勃勃。另一棵在昭灵宫后面西侧。 

  “羊城古木棉八景”的其他景点—— 

  净慧寺(六榕寺)。今天寺中,仍有两棵木棉树,高耸入云。 

  五仙观。晚清胡鹤有《羊城竹枝词》咏观中木棉:“当年剩有红棉树,二月棉飞三月风。” 

  光孝寺。现在寺中木棉树比当年少多了,仍余数棵。 

  十丈红棉道。十丈红棉道在珠江南岸瑶溪东北,今天的海珠区隔山、南昌大街一带。当年道长约33米,中间有一株高大矫健的木棉树,开花时就像开出一片红云,时常可闻鹧鸪声声。时僧宝筏诗咏之:“春雨初霁后,一声啼鹧鸪。惊看绿云里,十丈红珊瑚。”此景在民国时已不存,古道成了寻常街巷。 

  玉岩书院。书院在广州罗岗,现在仍存古木棉树。 

  神岗木棉村。该村在从化市神岗镇,也是木棉树繁盛之地。 

  肆 

  清代广州的其他著名木棉景观 

  事实上,清代广州有名的木棉景观远不止以上八个。可惜时势变易,多已不存。今人亦基本忘却。现简述一下,也算是对老广州古树名木的一个追忆。 

  番禺学宫,即今中山四路农讲所旧址。清代学宫南门棂星门前屹立着两株高大木棉,枝干苍劲。民国时扩建马路,毁去不存。现时,宫内大成殿北侧庭院里仍长着几棵古老的参天大树,其中一棵是木棉,树龄近180年,叶茂根深。 

  永胜寺,在今东川路北端段路面及广东省人民医院西北部连同人行道一带。寺门外有古木棉数株,颇有名气。清人岑潋在《思劳山人诗集·永胜寺木棉诗序》记述:“境颇幽邃,门外木棉数株高入云汉,伟丽亦越台(越秀山越王台)之比。” 

  文明门,清代文明门在今天文明路与文明门(巷名)相交处,城门附近栽种有多株木棉,花开时一片红彤彤。清雍正举人杭世骏《过文明门见木棉花》诗咏:“晴压黉堂几树红,绝无绿叶有春风。侬家木笔分明似,添画胭脂便不同。” 

  榕塘,清代一座私家园林(故址在今芳草街),园内植有多株木棉,冬去春来,红棉绽放,被形容为“十里红棉绕画楼”,“二月登楼,四山如烧”。 

  巡抚署(今人民公园处)后园。清人陈徽言在其《南越游记》记述:“予在会城,僦(租赁)居莲花井,与抚署后园比邻。园中有木棉数株,每推书室东窗,即见其绰约临风,作相迎状,晨夕静对,颇资怡悦。”今天的人民公园,仍有多株高大木棉。 

  两广总督署。第二次鸦片战争前的两广总督署,在今圣心大教堂(石室)所在地。署旁有高大木棉,花开时,如火烧云。清嘉庆廿二年至道光六年,学者阮元任两广总督,曾写有《督署西堂木棉诗》咏:“绛绡高向半天垂,十丈难攀最上枝(木棉名攀枝花)。……有此红云能捧日,牡丹那得染胭脂。” 

  东山木棉岗,今中山二路东段东山区人民医院处,因岗上木棉繁茂,故名。 

  海珠寺,建于海珠石之上,故址在今沿江西路北侧之新堤二横路至新堤一横路一带。寺外的木棉树花开时如一片红云。清《南越笔记》载:“南海神庙木棉花开时最盛,海珠寺亦然。” 

  清代海幢寺占地广阔,寺内木棉高耸,花开时灿若朝霞,所谓“映阶篁竹翠,耀眼木棉红”。可惜今仅存木棉树一株,在原海宝游乐场小火车处。 

  是岸寺,故址在今天河南小港云桂大街小学一带,距小港涌甚近。寺外“三月木棉红似火,夹溪杨柳绿成烟”。风光之美遐迩闻名。民国后寺毁,景色渐湮没。 

  棉州书院,清末芳村三大书院之一,故址在今冲口街,四面环水,占地10亩左右。周围种有多棵高达数丈的木棉,棉州书院之名由此而来。 

  石马岗,在今晓港公园内。岗上遍布各种古木,红棉飞絮,苍松参天。岗稍东,刘王殿(现在公园少年林一带地),相传是南汉国(五代十国时期)国王刘氏在该建有宫殿。清陆芳培诗咏:“石马有冈存,刘王无土据。落日空山中,红棉乱飞絮。” 

  白云山的木棉在明清两朝都颇有名气。明初诗人孙蕡《白云山》诗已有“木棉花落鹧鸪啼,朝汉台前日未西”句。明末名歌妓张乔,颇有才情,常客居白云山,她的一首诗咏云山生活的诗写道:“二月为云为雨天,木棉如火柳如烟。” 

  云泉山馆,今麓湖路白云仙馆前身,清代学者翁方纲作《云泉山馆》诗咏:“菖蒲筋竹杂涧翠,木棉花风交荔枝。” 

  双溪古寺在白云山上,曾任中山大学校长的民国要人戴季陶曾为此寺写过一副对联:“四面云山凝翠黛,五羊春色醉红棉。”道出此寺环境之幽,木棉之盛。 

  清代广州是历史上修私园最多的朝代,这些私园内栽种各式花草树木,木棉是主要树种,连清代十三行时期的美国花园、英国花园,也栽种有木棉。 

  顺便提一句,在清代,人们曾以木棉的枯荣来标示气候的变化。道光年间(1821-1850)与光绪壬辰(1892)年,广州曾发生过寒害,清末民初人徐珂在《清稗类钞》记载: “光绪壬辰十一月二十八日忽下雪,次日严寒,檐口亦有冰条,木棉树枯槁,数年始复活。闻道光间亦然。” 

  撰文/供图 冯沛祖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