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利市”当街派 观灯求添丁
·90年前 广州禁止过年
·传闻合浦叶 远向洛阳飞
·长寿路上长寿寺 百多年前被拆毁
·大唐广州城 开打马球赛
·唐代外商北上 要开“介绍信”
·外商入都献宝 或可加官晋爵
·东莞书生“智取”万顷沙
·西医东渐入岭南 南风北向传科学
·削山劈岭开通千年商贸路
·古广州盛行鲜花水果酿酒
·一百年前的广州, 女人打工一天挣多少钱?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
·苦瓜在岭南
·校园屡遭贼光顾 警卫黑夜可鸣枪
更多>> 
羊城掌故
旧时广州 嫁娶都不易

  旧报摘录

  翻开近百年前的老报纸,同情青年男女婚嫁不易的文章比比皆是,读来还真令人心生唏嘘。且看1925年6月两期《广州民国日报》刊登的两篇文章。

  娶妻难

  文定礼,纳采礼,亲迎礼,踉踉跄跄,闹得天翻地覆的样子。一过三朝,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小家庭,然而费去几千几百银子,费事失时不少。凭着父兄余荫娶妻的,还不要紧。若家无恒产,不知要积累几年恒心,来博得血汗资财,才能够付买卖式娶妻的代价,用于三两天无谓的花费。如果连恒心积财的本事也没有,除了“告贷亲朋,变卖产业”,更没别的法子娶妻。

  因此,广州市没有娶妻的青年比比皆是,他们并不是不想娶妻,也不是没有养妻的能力,却是没人肯借一笔“老婆债”,又没田地房屋可卖,去支付娶妻的代价。

  嫁女亦不易

  我昨天写了一篇“娶妻难”的文字,有一个朋友对我说:“像阁下说广州娶妻是买卖式,岂不是女家变卖主,赚钱入荷包吗?”我说:“又不尽然,凭嫁女赚钱的也有,可是少得很,除却贫苦家庭,迫于还债外,做父母的,有骨肉感情,断不忍为着荷包卖女儿的,而且富贵之家,还要倒贴妆奁,花费几千几百去嫁女呢。”

  ……

  我有位姓张的朋友,在某局当录事,月薪不过二十元,因嫁一女儿,为撑无谓的体面,欠下人家两百余元的债。可怜老张二十元的月薪,又要养家,几时才能偿还这“嫁妆债”呢?后来,他竟因生计艰窘,投江去龙宫里诉苦了,这笔“嫁妆债”只好交给他老妻去应付吧。咳,娶妻难,嫁女亦不易。 

  (文字整理/王月华)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