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利市”当街派 观灯求添丁
宋代广州从正月十三到正月十八“放灯五日” 元宵节日气氛浓过除夕
  七日长假已过,大家都收拾心情,开始认真上班了。不过,若回到千年前的广州城,过节的气氛还浓得化不开呢。除夕、春节只是序曲,重头戏在元宵,元宵还不是只过一天,而是要连过五天,从正月十三过到正月十八。过完元宵,灯也收了,歌舞杂耍也停了,这年才算过完了。如果你觉得七天长假没玩够,那不如下班路上绕个弯,在公园前地铁站停留片刻,跟我一起穿越过去看看,保你尽兴而归。 
这幅清代古画生动描绘了古时元宵街景。 
元宵节的灯笼摊,出售的灯笼形态各异,十分讨喜。 

  古俗 

  元宵更热闹 立春过“春节” 

  你问我为啥选择公园前地铁站作为穿越点?我们以前不是说过很多次嘛,广州是一座两千年历史的古老商都,而且两千年来,城市中轴线一直都在今天的北京路。如果要去古时的广府看热闹,当然得从这儿穿越过去。不过,咱们穿越过去以后,你若提“北京路”三个字,周围的人肯定会一头雾水,“北京路”这个地名是20世纪60年代才有的,之前叫“永汉路”,回溯到清代,叫“双门底大街”,回溯到宋代,它叫“子城直街”。你看,地名的沿革里藏着多少故事,不过,咱们先打住不提,否则,讲到天亮都没完。 

  此外,咱们穿越过去以后,也不要动不动就跟人说“春节快乐”,人家肯定觉得你过糊涂了,立春才是过“春节”的日子,你在乱嚷嚷啥?原来,古时的大年初一,不叫“春节”,叫“元旦”;立春那一日才是“春节”,人们也会举行各种活动,庆祝春耕的开始。1911年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通电全国改历,公历1月1日改称“元旦”,大年初一才成了“春节”第一天。 

  所谓“说多错多”,咱们穿越过去以后,就学一学刚进贾府的林黛玉,多看多听少说话,才是上策。不过,话又说回来,夹在人堆里,你说错什么,大过节的,人们也不会跟你计较。 

  狂欢 

  “街舞”嘉年华 热闹庆新春 

  闲话少说,咱们赶紧闭上眼,坐上时光穿梭机,穿越过去吧。嘿,等咱俩脚一落地,睁开眼,顿时发现自己落到了热闹的人堆里。咱俩还是手拉手的好,免得被人群冲散了。反正平时咱们都挤惯了地铁,尤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三号线,这点拥挤,对你我算不了什么。 

  你看,街道两旁的各家商铺门前都挂着绢灯、镜灯、字灯、水灯、琉璃灯……名头多得根本说不清;远远望去,街尽头的城门口还挂着两盏直径足有两米多的圆灯笼(当时叫灯球),等晚上点上蜡烛,那才叫漂亮呢。虽说元宵节还未到,但诸多灯饰早就把节日气氛渲染得足足的。 

  看灯还看不过来呢,只听远处一阵乐声响,身边的小孩子都一个劲往前挤,原来是举行驱傩表演的歌舞队来了。这群歌舞队足有三四十个人,个个都戴着面具,有的扮作钟馗,有的扮作金甲、铜甲将军,有的扮作门神、灶神、判官……当然也少不了青面獠牙的厉鬼,把胆小的小孩吓得哇哇大哭。其实,在这一场驱傩歌舞表演里,扮鬼一点不威风,因为要被勇敢的人们赶得抱头逃窜。不信,你听听他们唱的驱傩歌:“镬汤烂,煎豆醋,放火烧,以抢攫,刀子割……因今驱傩除魍魉,纳庆先祥无灾厄。”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把骚扰人类的鬼魅用锅煮,用油煎,用火烧,抽筋拔舌,最后再踹上一脚,让它们滚得远远的,从此不再祸害人间。 

  这些“赶鬼歌”听起来是不是特有气势?现代科学昌明,唱这些歌求平安,就显得过时了,但平日工作生活中常有困难和挫折,有时还难免让人灰心丧气,咱们从古人身上汲取一些勇气和力量,无惧困难与挫折,这一趟穿越之旅,就算没白来。 

  温暖 

  富户帮穷人 悄悄送“利市” 

  其实,驱傩歌舞队最盛大的表演是在除夕夜,咱们都知道,过年的缘起本来就跟驱赶“年”这个传说中的怪兽有关,烧爆竹、贴桃符(现在演化成了春联)等种种习俗,都跟吓退鬼怪、祈求吉祥有关,所以驱傩歌舞是过年必不可少的活动。汉代的时候,驱傩还是十分庄严的仪式,到了唐宋年间,人们加入了大量歌舞,就越来越像民间“嘉年华”了。 

  这不,各位“钟馗”“灶神”“门神”“金甲将军”“铜甲将军”刚唱完威风凛凛的驱鬼歌,又踏着舞步,到旁边的各家商铺去“逗利市”了,商铺老板二话不说,把串着红线的铜钱奉上。人家说了不少吉祥话,祝福“大吉利市”,给几枚铜钱还不是应该的? 

  这些“赶鬼”的演员,其实多是穷人扮演的,一路“逗利市”,既给大家送了平安和祝福,又能帮补自己的生计,真是一举两得。此外,过年期间,城中的富户慈善人家常常会派出仆人,趁着夜色将包好的碎银子悄悄塞进贫民小户的门缝,既帮补其过年的花费,又送了祝福。对前来“逗利市”的老百姓,他们更是慷慨大方,也不忘顾及穷人的体面。这些过年古俗,还真是挺暖心的。 

  说起来,“利市”这个说法,早在《易经》中就有了,最初的意思是“买卖所得的利润”,慢慢又演化出了“运气好,吉利”的意思,后来,人们又把“利市”说成“利事”“利是”,都是求吉利、求吉祥的意思。我能力有限,没办法知道国人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逗利市”的,但至少在宋代,人们已有“逗利市”的习惯,是毋庸置疑的,咱们不是亲眼见到了吗?直到现代,广州人过年,总要给小区里的保安、保洁阿姨等封“利市”,送祝福,见面“逗利市”更增添了许多乐趣,这些都传承了千年古俗里的温暖与善意,值得我们好好珍惜。 

  佳夕 

  乐棚看百戏 观灯图吉兆 

  看看“街舞”,逗逗“利市”,很快元宵节就到了。唐代有宵禁,老百姓晚上不许出门,唯有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五“放灯”三天,谁不想出门看看热闹?现代人以堵车为苦,唐代的老百姓,那是越挤越开心,平常哪能看到这么多人,想挤都没机会呀,如果他们有机会穿越到现在,搭一搭地铁三号线,一定会高兴得哼小曲。好在我们穿越过去的是宋朝,宵禁早就取消了,子城直街虽说挤得水泄不通,但谁也不会以挤扁咱俩为乐了。咱们顺着人流,挤进灯棚就算赢。 

  元宵联欢会 杂耍魔术齐备 

  你问灯棚是啥,嘿,真性急,一会进去不就知道了?说起来,灯棚可以说是古人过元宵节最隆重的装饰了。它以竹木搭成,搭在城门前最宽阔的位置,棚子里早就挂上了各式灯饰,还点缀着鲜花、彩带等装饰,特有节日气氛。 

  灯棚之外,还有乐棚,也是张灯结彩。到了入夜时分,灯棚内华彩烁烁,乐棚内演魔术的、练杂耍的、吹箫管的、玩蹴鞠(踢球)的、说书的、演傀儡戏的纷纷上场,有趣的节目一个接一个,这是古人过元宵节绝对少不了的联欢晚会,几乎全城的男女老少都钻进来了灯棚和乐棚,挤得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凌晨“拾遗” 总能捡到宝 

  我教你一招,等到凌晨,人流渐渐往外散的时候,咱们不要急着走,留多一会,绝对可以在地上捡到不少珠宝头饰,这都是簇拥前来观灯看戏的女子遗落的,人太多,不就被挤掉了嘛。若捡到一两个贵重的,还能发一笔小财。其实,这么多女子出来观灯,一来是为了游乐,二来也是求一个“添丁”的好兆头,因为“灯”与“丁”谐音,元宵赏灯,还可以带来“早生贵子”的好兆头。这么一想,又觉得,她们的欢乐,多少让人有点同情。 

  要提醒你的是,捡是一回事,若是你在赏灯的时候,被旁边女子头上的珠钏吸引了眼光,想着趁人多摘下来据为己有,可就打错了算盘。灯棚内外可有“皂吏捕快”,他们盯的就是小偷小摸的人,若发现了你的不轨之举,动手把你拿住,没准就拉你去游街,警示大众。大过节的,这是何苦呢? 

  要知道,宋代的元宵节是一过五天,比唐代还多两天,从正月十三一直过到正月十八,到十八收灯的时候,广州的地方官还会带着随从出街,向街上做买卖的人派“利市”,祝大家生意红火。虽说“利市”是派给买卖人的,咱们挤上去领两个,也不会被拒绝。看了“街舞”,赏了花灯,捡了珠宝首饰,揣着一堆“利市”,咱们再高高兴兴穿越回来,这节才过得圆满,不是吗? 

  (注:本文参考了《宋时元宵节中的女性习俗》《春联溯源》《古代上元灯节》等资料。)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