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外商入都献宝 或可加官晋爵
·东莞书生“智取”万顷沙
·西医东渐入岭南 南风北向传科学
·削山劈岭开通千年商贸路
·古广州盛行鲜花水果酿酒
·一百年前的广州, 女人打工一天挣多少钱?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
·苦瓜在岭南
·校园屡遭贼光顾 警卫黑夜可鸣枪
·男子多秃头 女子多白发
·外贸古港孵化千年花事
·中大昔日石牌办学为村里子弟留学位
·吉祥路上那间庆春园曾是广州第一家戏院
·古代“郁金香” 或是藏红花
·百年棠溪站 屡屡改大名
更多>> 
羊城掌故
唐代外商北上 要开“介绍信”
向官府申请了“公验”才能从广州去中原 过码头进城门都要盖章通行

  乍一看这个题目,您一定会很惊讶,唐代外商从广州北上中原做生意,为啥开“介绍信”?这“介绍信”到底长啥样?给谁看呀?如果丢了“介绍信”,难道他们的生意就做不成了?您且别急,我现在就一一道来。 

出门在外,山一程水一程,不带“公验”寸步难行。 

唐代旅途中的外国商贾。   

  士兵把守津渡 严查“介绍信” 

  像你我这样的城市人,闲来读读历史,难免进入一个误区,就是想当然地把现代人的生活情境“套”到古人身上。现在大热的许多古装剧就不用说了,剧里那些动不动就引得众阿哥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叛逆少女,真要回到古代礼法社会,绝对活不过半集,不信,你就去翻开《唐律疏议》或者《大明律》《大清律》看看,一定倒抽一口凉气,不会再动穿越的念头。 

  话扯远了,讲回大唐年间的广州城,我们之前说过,当年云集于此的众多商贾,有的留在本地做买卖,有的则穿过梅岭古道,北上“开拓市场”。不管是在洞庭湖畔的小镇,还是在扬州、洛阳这样的大都市,都活跃着他们的身影。不过,如果你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像现在一样,可以到处自由旅行,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官府开“介绍信”——当时的学名叫“公验”。 

  外商申请与使用“介绍信”,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呢?为了便于理解,咱们不妨想一想《西游记》里的场景,唐僧师徒四人每过一个国家,都要拿出“通关文牒“,在当地盖上章,证明是合法通过,才能去往下一站。孙悟空再神通广大,也绝对不敢不出示通关文牒,一个筋斗云翻出关去。 

  你把这个场景套用在唐代意欲北上的外商身上,也差不了多少。他们得先去官府打一个申请,声明自己要北上做买卖,团队里共有多少人,具体姓名、年龄、相貌特征(比如,阿大嘴角边有颗痣,阿二皮肤比较黑之类),带了多少种货物,各种货物的数量,都要一一写明,官府一一审核后,发现外商说的都是实话,就大笔一挥,写一份“公验”,发给领头人,上面密密麻麻列明了上述各种事项,如果人多、东西多,拿出来就是长长一串。拿到这封“介绍信”,外商才可以安心北上做买卖去了。 

  看到这儿,你或许要问了:“这些外商只是要去中原,又不是要东渡日本、朝鲜,这封‘介绍信’要来何用?”嘿,如果没有“介绍信”就上路,他们连广东都出不了,别说去扬州、洛阳了。据史料记载,大唐年间,各交通要隘、关口、码头,都有士兵把守,查验过往路人的“介绍信”,外商如果拿不出来,就是“浮逃人”,分分钟可以被抓起来。要知道,如果守兵私放没有“介绍信”的“浮逃人”过关,一旦被发现,就要服苦役,故而个个查验起来都严格得很。 

  当然,如果外商手续齐全,那就没啥好担心的了。守卫仔细看一看阿大的嘴角边是不是有颗痣,阿二是不是皮肤比较黑(那时又没有照相术),团队里的人有没有多一个、少一个,再验一验所带的香料珠宝是否与文件所载的一致,发现一切都没问题,在“介绍信”上盖个章,外商就可以顺利过关了。按照规定,守卫如果故意刁难,找茬不放行,也是要被打板子的。 

  想象一下,假如一个外商团队从广州去洛阳,一路过关卡,一路做买卖,货物不断变更,都要随时报备,那封“介绍信”就会越来越长,上面的公章密密匝匝。这封“介绍信”可是最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比现在的护照还要珍贵,护照丢了还可以补办,“介绍信”丢了,那就寸步难行了。说句玩笑话,这封“介绍信”的复杂度,估计跟唐僧师徒四人去西方取经的过关文牒也差不了多少,没准吴承恩就是从他们的经历里得到了灵感呢。 

  雇本地人 先要打申请 

  假如外商携带的货物太多,想雇个本地人运运行李,他能不能随便在附近村庄找个人,讲好价钱就上路呢?如果他真这么莽莽撞撞去找人,村里的农民看见他,一定像见了瘟神一样。外商不怕被打板子,农民还要过日子呢。 

  按照当时的规定,外商得向官府打申请,得到许可后才能雇人。受雇的农民也得申请“公验”,并承诺当年要交的赋税由家人代交,才可以跟着一起上路。其实,按朝廷的规定,不管是出于什么事由,农民只要走出本县,就必须申请“介绍信”,否则就是“浮逃人”,城门守卫一旦发现,抓起来打一顿板子,然后遣回原籍种地去。大唐再开放,也还是农业社会,以农为本,农民出门瞎转悠,耽误了种地可不行。你说说,那些穿越剧里的叛逆少女,在街上到处乱晃,居然没人来查“介绍信”,这不是胡扯吗?想来那些编剧,压根不知道《唐律疏议》里到底写了些啥。 

  定居广州 交税有优惠 

  虽说当时做买卖的手续繁琐,但各国商贾还是很乐意从广州北上,去各地做生意,毕竟,生意所得的利润,可以抵得过所有的麻烦。要不,云集广州城的波斯商人就不会赢得“富波斯”的美名了。再说,大唐盛世的时候,国力强盛,很多外商住得时间久了,有点乐不思蜀,又或者故国战乱,有家不能回,定居下来的也不少。 

  其实,在唐代,外国人更多被说成“化外人”,意思是还没有受到儒家圣训教化的人,在国家的法典里,用的也是“化外人”这个说法。如果外商选择定居广州,那叫化外人归附,朝廷是很欢迎的,故而手续并不复杂。外商跟官府打个申请,官府一边给衣给食,一边往上报,得到批准后给个户口,这事就成了。此外,外商选择定居,交纳的赋税要比本地老百姓低一些,算是一个优惠待遇。 

  盛唐年间,外商不管有没有定居,要娶个本地妻子,不会有太大阻碍,广州城里“藩汉杂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外商与本地妻生了孩子,财产继承,也按朝廷的规矩来,万一出门做生意,不幸在客旅中亡故,官府还会尽力寻找他的家人,来继承他的财产,反正他从哪里出发,去过什么地方,“介绍信”上都写得清清楚楚,要找起来也不会太费劲。 

  不过,外商娶了本地妻子后,倘若又想回国,就不能带着妻女和孩子一起回去。毕竟,他们是大唐子民,怎能去做“化外人”呢? 

  外商破产 官府来兜底 

  外商聚集广州做生意,总有“借债还钱”这些事,尤其是波斯商人,有着“富波斯”的名声,除了主流的香药生意,还经常经营放贷,资金规模也不小。 

  放贷是一定要签契约的,据唐朝年间来广州的阿拉伯商人苏莱曼回忆,这种借贷交易一般发生在外商之间。双方签约时,放贷人与借贷人各写一张票据,签名盖手印。接着,他们把两张票据并在一起,在接连处再一起签上大名,然后各拿一张。这样的操作,跟现在盖“骑缝章”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契约一旦生效,债务人必须按时还钱,倘若故意赖账,放贷人就可以把他送到官府去挨板子,然后还要重罚一笔钱。按照苏莱曼的说法,闹到官府去的债务纠纷很少,放贷纠纷一般能和平解决。 

  故意当“老赖”者要挨板子,不过,倘若借债的外商真的破了产,官府确认后,就会传见债主,“用天子府库里的钱来还清”,然后贴出公告,禁止其他人再与破产者打交道,以免受损失。破产的外商大买卖是没法做了,但弄个小火炉,卖卖胡饼,维持生计,还是可以的,这也算是盛世大唐的一项“仁政”吧。 

  (注:本文参考了《唐代法律关于外国人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规定》《唐代“住唐”阿拉伯、波斯商人的待遇和生活》等资料。)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