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一百年前的广州, 女人打工一天挣多少钱?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
·苦瓜在岭南
·校园屡遭贼光顾 警卫黑夜可鸣枪
·男子多秃头 女子多白发
·外贸古港孵化千年花事
·中大昔日石牌办学为村里子弟留学位
·吉祥路上那间庆春园曾是广州第一家戏院
·古代“郁金香” 或是藏红花
·百年棠溪站 屡屡改大名
·“束胸”求美弊端多
·老电话为媒 传广佛佳话
·80多年前,广州每天有上万人逛动物园
·末利 摩利 末丽 都是茉莉
·百年前广州城“打的”路线固定
更多>> 
羊城掌故
古广州盛行鲜花水果酿酒
花果四季鲜美芬芳 百姓酿酒各有绝招 岭南佳酿闻名中原

  广州人自古爱喝汤,代代传为佳话;岭南先民一向爱喝酒,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呢?其实,古时的广州人不但爱喝酒,更善以花果酿酒,早在汉代,以梅花酿成的“梅香酌”就已扬名长安城;到了唐代,香气四溢的岭南“女儿红”也被写进史籍;罗浮春、荔枝烧、龙江烧、梅花酌、蒲桃春、素馨露、荼蘼露、万户春、百花酒、桂酒……一个个美丽的名字,述说着岭南四季鲜美芬芳的花果与佳酿之间持续千年的缘分。  

这幅古画描绘了清代广州酿酒作坊的工人在蒸酒的情景。
 

收集露水,用以酿酒,味道醇香浓烈。 

  花果无不可酿酒 

  高手自古在民间 

  广州人爱喝汤,千古传为佳话;岭南先民爱喝酒,你就不一定知道了。不过,我们的先人好喝酒,可是写在史籍里的。“南海多美酒”,是西晋才子嵇含在《南方草木状》里的评论;“广州人多好酒,生酒行两面罗列,皆是女士招呼”,是唐代诗人刘恂在《岭表录异》里的记述;广东“终年花果鲜美芬芳,人民饶裕,户户为酒,争以奇异相高”,是清初大儒屈大均写给家乡的情话。总之,“善酿酒,爱喝酒”是岭南人千年挥之不去的标签。 

  古时岭南佳酿 

  名单可列一长串 

  岭南先民好喝酒,有其历史原因。基于利润之高,且兼顾社会风气的关系,古时历代封建王朝多对酒类实行专卖,只许官家酿酒卖酒,民间禁止私酿。不过,岭南自古被视为瘴疠之地,酒能驱疫,故而历代朝廷额外“开恩”,允许百姓酿酒。话说“高手在民间”,岭南家家户户可以酿酒,自然佳酿频出。若我们用心数一数典籍里的岭南佳酿:罗浮春、荔枝烧、龙江烧、梅花酌、蒲桃春、素馨露、荼蘼露、万户春、百花酒、桂酒……真可以列出一长串呢,先民之好酒,还用多举证吗? 

  芬芳四溢荔枝烧 

  入列唐代酒中精品 

  我们上面所说的岭南佳酿,多与花有关。生活在这座千年花城,人们种花赏花不稀奇,吃花饮花才叫真爱。那一份对鲜花的爱,穿过五脏六腑,直到骨头里。用屈老夫子的话来说,粤中“花木多秉阳明之德,色多大红,气多香”,有补血益气之效,所以“无不可以为酒者”。在这一点上,屈老夫子倒是一点没吹牛,据典籍记载,岭南先民酿制的杨梅酒,早在汉代,早已扬名长安城;而蕴含荔枝芬芳的荔枝烧,更是唐代酒中精品;至于我最喜欢的宋代才子苏东坡,被贬岭南后,很快爱屋及乌,照着岭南父老的样儿学酿酒,还写下了《桂酒赋》《东坡酒经》等名篇。“岭南花酿”传承千年的故事若要找代言人,请他出镜准没错。(注:本文参考了《汉唐时期岭南的植物资源及其利用》等资料。) 

  汉代 

  古法杨梅酒 扬名长安城 

  岭南先民酿酒具体起于何时,谁也说不来,但这里气候常年温暖湿润,林子里的果子掉在地上,与无处不在的酵母菌“碰上头”,过几天自然有了酒味。这个现象一定给了先民相当大的启发,故而他们最初的酿酒方式,完全是“老天爷赏饭吃”。 

  据史籍记载,汉代岭南先民善于割取椰子花浆酿酒,办法很简单,先用木棒等硬物敲花,花朵受创后,大量汁液聚于创伤处,然后,人们把花切开,将竹筒悬挂在花下,椰子花的汁液慢慢流入竹筒,集满一筒后,盖上盖子、密封好,等上三五天,椰子花汁就成了酒,绝对原生态,香甜又好喝,劲儿还挺大,用古籍里的话来说,是“亦醉人也”。 

  除了用椰子花汁酿酒,汉代岭南的杨梅酒也很有名。彼时岭南多梅花,南越王宫署出土的10万粒植物种子遗存中,就有杨梅,先民也很早就学会了用杨梅酿酒。西汉著名才子东方朔写下一篇妙文,为岭南的杨梅酒点赞。他笔下的岭南杨梅“大如杯碗,味如崖蜜(注:山崖间野蜂酿造的蜜)”,以此酿酒,“号梅香酌,非贵人重客不得饮之”,梅香酌之名着实风雅,而它的名字能被住在西北都城里的东方朔知晓,一定也已扬名长安城。 

  唐代 

  夜市卖美酒 女士来招呼 

  若要领略岭南先民的豪饮之风,最好还是回到盛唐年间去看看。我们以前说过,彼时的广州城,沿着城墙绕一圈,不过2.5公里,北城墙刚到今越华路一线,南城墙在今西湖路以北一线,西城墙位于大马站一带,东城墙则立于今长塘街,城墙虽是由土夯成(广州到宋代才有砖砌城墙),但建筑得十分坚实,颇有几分威严气象。今日的中山四路,是当时城内东西向的主干道,两边鳞次栉比,尽是商铺邸肆,其中也有不少酒店,用《岭表录异》里的话来说,就是“生酒行两两罗列,皆是女士招呼”,用女招待招揽生意,在风气开放的大唐,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否则就不会有“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炉”的诗句了,不过,南越少女的美丽,与西域少女又是不同,连长安城中都流传着“越女肤如凝脂”的说法,其娇俏动人的姿态,也常被写进当时的诗歌中。 

  酒行在街道两旁罗列,肚大口小的酒盎就放在店门口,酒盎盖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敞口陶碗(称瓯)。岭南气候和暖,先民以花果酿酒并不费劲,故而酒价也很便宜,一瓯不过三文钱。有人口袋里没钱,又想来一碗尝尝,老婆娘也不会拦阻,顶多在旁边嘲笑几句就算了;有人喝多了,醉倒在酒盎边,大家也见怪不怪;还有人瞄准了机会,跑到这里来卖烤生蚝。不过,那时的烤生蚝做法与现在略有不同,先民把生蚝烤熟后,再一点点把蚝肉剔出来,放在小竹筐里,沿街售卖。人们一边痛饮蒲桃春、荔枝烧、素馨露……一边大叹烤生蚝,真是不亦快哉。“蛮声喧夜市,海色浸潮台”是唐代诗人张籍对当年广州夜市的生动描述,他没有告诉我们的,这个热闹喧哗的夜市笼罩着浓浓的花酒与果酒香。 

  秘制女儿红 藏在水中央 

  说起女儿红,我们总会将它与杏花春雨的江南联系在一起,其实,古代岭南也是有女儿红的。据史籍记载,千多年前的广州城里城外,生了女儿的人家,女儿刚长到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忙着酿酒了。至于酿酒的原料,各家有各家的招数,反正广州终年“花果鲜美芬芳”,“无一不可以酿酒”,酿酒的时间多选在冬天,待美酒酿成,装进酒盎,密密封口。冬天是枯水季节,酿酒的人家把一个个酒盎放在枯了水的池塘底,待春天水涨时,一盎盎美酒就“乖乖”藏到了水下。 

  它们要在水下待好多年,直到家里的姑娘长大嫁人的时候,主人才会把它们从水下搬出来,用来在婚宴上招待客人。多年的水下封存减少了挥发,酒盎一打开,香气扑鼻,人还没喝酒已醉了。以花酿酒,以水存酒,以此作为对出嫁女儿最好的祝福,这样的故事若能续写下来,该有多好。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