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
·苦瓜在岭南
·校园屡遭贼光顾 警卫黑夜可鸣枪
·男子多秃头 女子多白发
·外贸古港孵化千年花事
·中大昔日石牌办学为村里子弟留学位
·吉祥路上那间庆春园曾是广州第一家戏院
·古代“郁金香” 或是藏红花
·百年棠溪站 屡屡改大名
·“束胸”求美弊端多
·老电话为媒 传广佛佳话
·80多年前,广州每天有上万人逛动物园
·末利 摩利 末丽 都是茉莉
·百年前广州城“打的”路线固定
·南越国男女老幼都爱鲜花簪头
更多>> 
羊城掌故
一百年前的广州, 女人打工一天挣多少钱?
欧政芳

  在民国时期的花都,男女的劳动量几乎是一样的,除了带小孩、洗衣做饭、喂养鸡猪狗、缝缝补补之类的家务活,女人还要去田间耕作。为了养家糊口,她们甚至要去地主富农家打工挣钱。 

  1924年出版的《重修花县志》(花县,即今广州市花都区)卷二《舆地志》之《风俗》一节中,诗人利普写有一首叫《贫妇佣田叹》的叙事诗:平明结队出前村,田主家中试叩门。人众主人酬值贱,半含嗔恨半难言。主人笑骂妇无闻,可怜心里苦家贫。佣田得值赡家计,汗湿青衫泪湿巾。朝朝日日事佣田,清晨早起夜方还。感谢主人留一饭,囊中余米复余钱。 

  这首诗形象地描绘出一群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贫苦妇女,因为家里没有良田产业,缺衣少食,为养家糊口,在农忙时节去给地主富农打工,帮忙插秧收割的情形。 

  那么,这些妇女打工一天究竟能挣多少钱呢? 

  《重修花县志》卷六《实业志》之《农业》是这样陈述的:长短工价,长工年约价四五十元,短工忙时男每日八毫,女四毫;闲时每日男二毫,女一毫。另供膳。 

  由此可见,妇女在农忙时节工作一天,包吃饭外,工钱是四毫,农闲时是一毫。这些钱,按照当时的物价,又能买些什么呢? 

  《重修花县志》卷六《实业志》之《农业》是这样记录的:产品价格,以在县城中等价计算,稻谷百斤四元,蔗糖百斤十元,松柴百斤五毫,花生百斤四元,猪百斤二十二元,炭百斤一元五毫。 

  也就是说,妇女在农忙时节,打工十天,可以买一百斤稻谷;打工大半天;可以买一斤肉。一百斤稻谷能出八十斤左右的大米,一个成年人一天约吃一斤大米左右,那么妇女在农忙时打工十天,可以供五口的一家人半个月的口粮了;若是一家老少想吃上一餐肉解解馋,那恐怕得等到过年过节。农忙时节这样的工价,表面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是,农事繁忙的时节,播种收割一共就那么十天半月,大多数的日子,还是农闲时节。在农闲时节,妇女打工四十天,才能买一百斤稻谷,打工两天半才能买上一斤肉。 

  也许有人说,打工不划算,那可以租田地种啊。其实,租田地自己来种,更不划算,要交田租,还要缴纳数十斤到两百多斤的稻谷为租税。 

  《重修花县志》卷六《实业志》之《农业》中写道:田地租价,第一二区田价每亩自七十元至百六十元,年租自百五十斤至两百五十斤。第三四区田价每亩自五十元至两百五十元,年租约两百斤左右。第四五六区,田价每亩自二三十元至百二十元,年租约二三十斤至百五六十斤。 

  田地租价按土地肥沃贫瘠程度而定,没有钱,家里的顶梁柱男人也无能为力。女人可怜嗷嗷待哺的儿女,迫不得已只能出外打工。白天出门打工养家糊口,晚上回家包揽家务,她们也可算是早期的职业女性了。 

  可同样劳动一整天,担挑锄耕干一样的农活,女人的工资却只有男人的一半,并不同工同酬。 

  《重修花县志》卷二《舆地志》之《风俗》中说:男婚女嫁多在二十岁前后,然近有男女皆数龄。男父母娶为童养媳者,因女父母无力抚养,托媒说明,送归男家抱养其幼女,亦时归宁,父母待女笄男冠之年始行合卺之礼。此虽与婚礼未尽合,而事为节俭起见,在娶者不致有愆期之虑,嫁者不患办嫁奁之难,且服水土而安,其教训亦礼仪起也。溺女之风前数十年频有所闻,近因女子身贵,贫人生女于周岁可免乳哺,则托媒人嫁人为童养媳,在婴儿可保其性命,而父母亦可得聘金二三十元。而溺女罕有所闻矣。 

  也就是说,在民国之前的清朝,女婴一出生就被溺死的事情常常发生,直至民国之后,这种情况才渐有好转。主要原因是男多女少,女孩矜贵起来了。那些贫困家庭中的女孩,父母以四五百斤稻谷,或者一头猪的价格,卖给合适的人家做童养媳,免除抚养成人的成本。 

  无论是年幼被卖作童养媳,还是同工不同酬,同样是重男轻女,都是时代的悲哀,也是历史的悲哀。所幸,这样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