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苦瓜在岭南
·校园屡遭贼光顾 警卫黑夜可鸣枪
·男子多秃头 女子多白发
·外贸古港孵化千年花事
·中大昔日石牌办学为村里子弟留学位
·吉祥路上那间庆春园曾是广州第一家戏院
·古代“郁金香” 或是藏红花
·百年棠溪站 屡屡改大名
·“束胸”求美弊端多
·老电话为媒 传广佛佳话
·80多年前,广州每天有上万人逛动物园
·末利 摩利 末丽 都是茉莉
·百年前广州城“打的”路线固定
·南越国男女老幼都爱鲜花簪头
·官员公马私用要挨棍坐监
更多>> 
羊城掌故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
卢洁峰

  古时,在广州沙面正南方3000米处的珠江西岸,滩涂广阔,水草丰美,引来白鹤无数。白鹤群在江岸以西的台地上打洞栖息,人称“白鹤洞”。渐渐地,“白鹤洞”就成为这块台地及其周边沙地滩涂的地名。那块略高于滩涂、白鹤栖息的台地,更被称作“鹤洞山”,人死之后多安葬在江水淹不到的鹤洞山顶,以垂永久。清代,鹤洞山及其周边的沙地滩涂,均属于番禺县茭塘司沙螺堡鹤洞乡。

  鸦片战争后的1861年,英、法两国“租用”了广东省城(Can-ton)外西南的一块珠江冲积沙洲———沙面,大兴土木,建造了一个街道宽敞,绿树成荫,洋楼栉比,设施齐全的洋人社区。沙面的房地产开发,无疑刺激了洋商们的神经。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洋建筑师、房地产洋开发商纷纷聚集广东省城,在省城的东郊、西南郊购地建楼,营造大型的洋人社区。位于芳村花地的白鹤洞一带,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处洋人社区。

  早在1888年,美国长老会牧师那夏礼(Dr.HenryV.Noyes,1836-1914),就在白鹤洞购置了曾经盛极一时的著名园林听松园,把1879年他在省城西沙基(今六二三路)同德大街创办的安和堂,迁到白鹤洞,改名培英书院。1893年,培英书院扩建,并与广州基督教书院合办,改名格致书院。

  1913年,那夏礼与美差会商议,为广州长堤大马路仁济街(现仁济路)真光学校选址建筑新校区。初时在芳村海旁地购买了一幅地皮,后发现该处地势低洼,易受洪涝威胁,于是改议新址。最后以11000元港币,在白鹤洞蛇岗上购得60亩沙地,建造新校。1917年新校落成,改名私立真光女子中学。

  此外,创办于1913年的广东唯一的一所专门培养基督教高级神职人员的学院———广州协和神学院(Canton Union Theological College),也决定在鹤洞乡择地建筑新校舍。1915年7月,先购买下14亩地,作为逐渐扩展的基础。1916年,美国传教士富礼惇(A.A.Fultan)募捐9000美元给该校建筑公用的课室及办公室,1918年9月15日福礼惇堂落成,全校正式迁入鹤洞乡。

  随着教会学校、教会社团、神学院的扎堆建筑,一批洋建筑师、房地产洋开发商便纷纷涌进鹤洞乡。清末民初,鹤洞乡已经成为一个教会学校比肩,公寓别墅联排,教堂、医院齐备的大型洋人教育和生活社区,堪称沙面第二。

  在众多房地产洋开发商中,有一位名叫边夏弼(Herbert Bent)的英商。笔者查到了边夏弼1906年、1910年的两张“永租契纸”。1906年,边夏弼向鹤洞乡三合堂的吴氏人家求购三段沙地。从地块四至图可知,这三段沙地的其中一段,与洋商阿布庇所购地块相连。可见,参与鹤洞乡房地产开发的远不止边夏弼一个洋商。三合堂的立契人,则大有皇帝女不愁嫁之势。除每亩取要高于西关商业旺地地价的“价银叁佰伍拾元”以外,还要“签书酒席利市银壹佰大元,另佣银壹佰大元正”,即每亩要价550银元。

  这三段沙地位于与鹤洞山比肩的范岗顶。1906年前后,鹤洞山周边的地块,已差不多被洋商、洋人买完了。即便是1904年就在广州开业的名建筑师伯捷(Charles Souders Paget,1874-1933)也来晚了,只能在鹤洞山顶购买了9亩墓地,建造他著名的私家别墅——— 伯捷别墅。

  一批教会学校、教堂、公寓、名人别墅、医院的进驻,大大拉高了远离省城的鹤洞乡的地价,以致1906年,边夏弼要以相当于“捌佰伍拾壹両柒钱陆分”白银的高价,永远租断“番禺县茭塘司沙螺堡鹤洞乡”“秋风树脚范岗顶沙螺二十四啚九甲”三合堂吴卿常、吴迥尚、吴耀宗三户合共“叁亩叁分捌厘沙地”。三合堂吴姓氏族卖地得益后,乡人纷纷效尤,主动找边夏弼等洋人洽商卖地事宜。

  1910年,鹤洞乡的乡民又找边夏弼这个“金主”卖地了。最终,边夏弼以相当于“肆佰贰拾両零玖钱叁分肆厘”的价钱,买下了位于鹤洞乡骨降岗沙地“壹亩玖分肆厘捌毫柒丝柒”。

  边夏弼永租(买)了多处地块后,就在其上建筑钢筋混凝土楼房,以红砖作全屋的外立面,以绿瓦迎合本地审美志趣。这回轮到边夏弼“皇帝女不愁嫁”了。1914年,广州基督教青年会(YMCA)等急需在白鹤洞建立会所。富商亚瑟·维维安·霍格在英国领事馆副领事的见证下,买下了边夏弼1906年、1910年建造的56号和90号钢筋混凝土楼房,并随即捐赠给基督教青年会。乔治·爱德华·里里代表基督教青年会受捐。其中,56号大楼,即今天广州市荔湾区培真路1号的广州基督教青年会会址大楼;90号楼房,则是位于鹤洞路一巷1号与2号的基督教女青年会鹤洞会所,以及基督教女青年会会址。上述三处楼房均红墙绿瓦,中西结合,连成一片。很可惜,最高大的原56号的外立面,被全部贴上了白瓷片。

  清末民初鹤洞乡的房地产开发,洋建筑师、房地产洋商的介入,间接促成了广东省城向广州市的转型。可惜的是,后来广州造船厂等重工业单位的聚落,把鹤洞乡在清末民初形成的近现代西洋建筑群给遮盖了,以致时人只知东山,而不知隐匿在“重工业区”内的大型洋社区白鹤洞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