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未有河南,先有沥滘
·古人用铜钱 才有“一蚊鸡”
·广州“第二公园”曾选址竹丝岗
·女子最初着旗袍 为学男子穿长衫
·清代广州官场手册
·宋代广州女 也有财产权
·林则徐广州求医
·明代五仙观 万斤铜钟成谜
·他们曾在这里仰望星空
·千年前广州城 救火绝招 迎风拆房
·90年前“公租房” 设阅览室体育场
·岭南抗清的几场血战
·大宋广州城 少点一支烛 多买百斤米
·九十年前考中大考生也上暑期班
·大宋“快递哥” 丢件或流放
更多>> 
羊城掌故
宋代广州租房必须找“中介”
宋代广州贸易繁华外来商人云集 带旺房屋租赁业

  外来人口多、租赁市场需求旺盛、地产经纪活跃、招租广告无处不在、“公租房”悄然露面……这些关键词,说的可不是现在,而是近一千年前广州城里的租房故事。据说,那时的广州城,流行“僦屋出钱,号曰痴钱”的现象,翻译过来,就是盖房出租当房东,做生意轻轻松松。我们不妨穿越回去探究一番,此话是真是假。 
  

商贸发达的城市,房屋租赁业必然兴旺发达,今天如此,古代也如此。

  市场 

  外商士子云集广州 到处可见招租广告 

  如果我们穿越回千年前的广州,在城门口做个市场调查,问问市民,做哪一行挣钱比较轻松,十个里倒有八个会对你说:“做个包租公,揾食好轻松。”有那么一两个没准还会一拍大腿,说:“可惜我没本钱,否则我也置块地,盖屋出租了,隔壁王老五家做了几年‘短租’,就又能盖一栋大宅子,来钱忒快啊。” 

  这一个场景,并不是我拍脑袋想出来的,据史料记载,宋朝商品经济发达,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将城市居民单编户口——当时称为坊郭户,村民农忙时下地干活,农闲时就往城市跑,做点流动生意。话说宋代流动人口之多,是之前的朝代压根没法比的。城市里流动人口一多,房屋租赁业自然就发达,尤其是在大城市,“僦屋出钱,号曰痴钱”,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做包租公实在容易,连傻子都能赚钱。 

  惠福西路宋代呼作“大市街” 

  宋代的广州是极其繁忙的商贸大港,从海外进口的货物,以及从内地运来要出口的货物,大多在这里交易,黄埔古港与琶洲古港停泊的商船“遮天蔽日”,其繁华程度和北宋都城汴梁、南宋都城临安有得一拼,这话可是当年曾到广州一游的著名诗人说的,可信度很高。且来读一读杨万里的这首诗:“吾生分裂后,不到旧京游;空作樊楼梦,安知有越楼。”意思是说,他离开京城后,原以为再也看不到京城的繁华了,没想到广州城的热闹与繁华与京城有得一比。 

  今天的惠福西路,在宋代呼作大市街,是外商与本地商人做大买卖的地方,用地方志里的话来说,常年“象牙犀角堆如山”,“大市街”的地名,正由此而来;今天的米市街,当年是两广最大的大米批发市场“广南米市”之所在地,今天的“卖麻街”由千年前大型麻织品交易中心而得名,而“盐仓街”则是当年全国最大的食盐交易中心之一,说广州是千年商都,绝非浪得虚名。 

  从这些地名中可见,当年广州城里城外住了多少南来北往的流动人口,而这些流动人口里,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商,除了打定主意长住广州为此置地盖房的少数人,其他像候鸟一样的外商,都要租房子住。这一块市场蛋糕想一想都觉得诱人。再说外商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大通,跟本地人讨价还价,总会少一些底气,这“痴钱”就赚得更容易了。 

  广州府学也当房东挣钱 

  此外,大宋年间,朝廷开始大兴教育,广州府学也如火如荼办了起来。一到考试季或升学季,各地学子云集广州,府学周边(即今学府西街、文德路一带)的房子顿时供不应求,房租应声而涨,还出现了“群租”“短租”各种名堂。 

  话说,那时的包租公就已学会了打广告——当年俗称“赁贴”,就贴在自家待出租房屋的墙上或门前。由于赁贴常被一些无聊的“杂人”撕去,让房东不胜其烦,官方还专门出台规定,禁止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可以想象,一到考试季或升学季,府学四周的民宅,肯定贴满了招租广告,热闹得很。 

  其实,不止附近的居民想赚一笔,连广州府学的管理者也耐不住赚“痴钱”的诱惑,做起了房东。学校用来出租的房子,呼做“房廊”。学校管理者是正大光明这么做的,因为全国的学校都一样,朝廷也认可这种做法。挣来的钱,主要用于学校的发展,可以减轻财政负担,何乐而不为?(注:本文参考了《宋代的房产租赁业》《越秀史稿》等资料) 

  行规 

  牙人穿针引线 出租必须交税 

  “痴钱”好赚,家有空屋的小市民,会出租赚点小钱;富人专门盖房出租,如果地段好,“日掠钱二三十千”——也即两三千文,十倍于市井平民家庭的收入,也很稀松平常。 

  租房不得绕过中介 

  不过,那时的广州城里不仅有出租的私宅,还有“公租房”——即官方在官地上修建并专门用于出租的房屋。据史料记载,当时朝廷在京城与各州都设立了专门经营与管理“公租房”的机构——“店宅务”。1025年,光汴梁一个地方就有2.6万间公租房。 

  当年广州有多少“公租房”呢?鉴于查阅史料的能力有限,我没法给出确切数据。不过,1093年,苏东坡被贬至惠州,途中曾到广州一游。因记挂民生疾苦,他专门写信指导当时的广州太守王敏仲,筹划了广州史上第一个“自来水”系统——用竹管从白云山引水至城内。苏东坡还建议王敏仲盖一批“公租房”,收取租金,支付“自来水”系统的日常维护费用。苏大学士初来乍到,马上就能想到盖“公租房”支付市政工程开销,我们据此推测广州城内也有一定规模的“公租房”,并不算全无根据。 

  当然,官方盖的“公租房”,租金比市价低不少,一间普通房屋的月租常常不到一千文,一天只挣一两百文的“走鬼”也租得起,你把它理解为是当时的廉租房,也合情合理。 

  我们现在租房子,往往要求助于中介,不过各种线上租赁手段的兴起也给了我们绕过中介的机会,从而省下一笔佣金。但是,在宋代的广州城里租房子,佣金是万万省不得的。要知道,那时的各行各业都是行会的天下,地产经纪俗称“牙人”,也有自己的行会。按照朝廷的规定,房东与租客绝不能直接交易,必须由“牙人”在中间作保,督促双方签订合法的契约,并且到官府报备,交上一笔“租赁税”,这交易才算合法。 

  租客可享多项“福利” 

  官府这么做,倒也不只是为了收税,也是为了维护市场秩序,毕竟“牙人”经验丰富,而且熟悉各种规定,经他们牵线搭桥,又经官方审核的合同,总会靠谱很多。其实,在当年的广州城里,人们也很少动念绕过中介、直接交易。虽说房东赚的是“痴钱”,但租客也是有很多福利的,比如,房东要给租客五天的“免租期”,让租客安安心心搬家;同时,房东也绝不能随意涨租,或者找各种理由把租客赶走,就算房东把房子卖了,租客不愿走,就有权接着住下去,只不过换了个人收房租而已,新房东也不得随意涨租,这其实已经有点现代法律中“买卖不破租赁”的意思了。倘若绕过中介,租客虽说省下一点佣金,但这些福利统统享受不到,而且还总要提心吊胆,怕官府一旦发现,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房东、租客都要求助于中介,地产中介就成了宋代广州城里最火的行业之一,到处都有经纪出没,大家早已见怪不怪。 

  在大宋广州城里,租客还有一项特别的福利,即隔三差五就能享受减免房租的待遇,过年,无论穷富,一律免租三日,大家一起欢欢喜喜过大年;城内如果发生瘟疫或饥荒,官方也会下令减免公房、私房的房租,有的甚至一下子就减免十天半个月房租的;此外,凡是自然灾害,各种各样节日、庆典……都可以成为减免房租的理由。话说回来,“公租房”的房租收多少,减不减,都是官方说了算,私宅也被下令减免房租,好像有点说不过去。然而,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房东对付减租规定的办法多着呢,倒是公租房的住客,享受了不少实实在在的优惠。

  采写/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