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90年前“公租房” 设阅览室体育场
·岭南抗清的几场血战
·大宋广州城 少点一支烛 多买百斤米
·九十年前考中大考生也上暑期班
·大宋“快递哥” 丢件或流放
·宋代旅店最怕秀才赖账
·“一岁广州”新鲜事不少
·银圆叮当响 铺就“婚嫁路”
·晚清时期 广东知县的收入
·80年前考驾照 要有商铺担保
·宋代广州城 流行喝“抹茶”
·清代广州城为何由两个县管辖?
·70年前广州乡土教材 开篇讲要建南方大港
·昔日广州小伙娶妻 先得凑足“老婆债”
·虎门口,那一排排水雷阵……
更多>> 
羊城掌故
千年前广州城 救火绝招 迎风拆房
已有专业消防队日夜守望 配备原始“消防泵”

  上一期,我们说了大宋广州城与照明有关的一段典故,穷门小户只点一盏油灯,富豪红烛高烧,一根蜡烛就烧掉百来斤口粮,着实令人感叹。不过,家家户户点油灯,烧柴火,就引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消防。好在那时,广州已有了专业消防队,消防兵个个武艺高强,且配备了原始消防泵。他们还有一个绝招,就是现场拆房,切断火源。这一期,就让我们说一说大宋广州城里的消防故事。  

宋代的房子,多是这样挨挨挤挤,一旦起火,很容易火烧连营。 

古代灭火利器:水囊、麻搭、唧筒、水袋。

  高危 

  竹木楼一点就着 

  地方官教民制瓦 

  每到夜幕时分,广州城的大街小巷就会响起“火烛小心,水缸满满,灶仓清清”的呼喊声,那是官府委派的“喊火烛”人员在提醒大家谨防火灾,而大马站、小马站等兵丁集中驻扎的地方,军营大门上都会高挂“慎火停水”的标语,“慎火”好理解,意指小心用火,“停水”,其实是储水、积水的意思,可见人们对火灾的恐惧与警觉。 

  珠江畔淤滩 

  变身繁华“开发区” 

  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宋代广州城的特点,那就是“人多”。不信,翻开当时或是在广州做官,或是来广州一游的文人写下的诗歌,你就能体会到了。不管是程师孟老爷子描绘的“千门日照珍珠市,万瓦生烟碧玉城”,还是曾丰笔下的“十万人烟城缭绕 三千世界水週遭”,抑或是方信孺说的“真珠市拥碧扶栏,十万人家着眼看”,说的都是同一层意思。如果不是因为人多,当时广州的数任父母官也不会一次次扩建城池,不但修成了东城、子城(中城)和西城,还在珠江畔新涨出来的淤滩上修起了雁翅城,因为这里也聚集了大量居民和商贾,俨然一个“开发区”,不修城墙保护都不行。宋代的广州城,其版图多在今日越秀区,据《越秀史稿》记载,南宋末年,广州城内人口应不少于20万。像朝天街、米市街、高第街等诸多有名的老街,都成形于宋代,而城外也不断开辟新的村庄,这些都是人口激增的证明。 

  我们说宋代广州城有东城、中城、西城和雁翅城,但其实每座城都不大,到了明代初期,主政广东的永嘉侯朱亮祖将三城(东、中、西三城)合一,还实施“北扩”计划,把北城墙修到了越秀山,周长不过只有13公里,我们现在开个车,一会儿就绕完了。十万人家,聚集在几个今日看来很迷你的城池里,还要划出大片官衙区,那时又没有高楼大厦,可见有多拥挤。更要命的是,当时的广州城外有大片森林,偶尔还有大猩猩出没,竹子和木头,更是要多少有多少。我们以前也说过,从秦汉直到宋代,本地居民都喜欢住在竹木搭成的“吊脚楼”里,底层架空,防潮防湿,屋顶用树叶或茅草铺成。这种建筑最大的特点是“一点就着”,而且马上“火烧连营”。虽说屋子被烧了并没啥损失,但人被烧了,就啥都没了,而且一路烧过去,商铺和官衙都要遭殃。 

  多任父母官 

  推广陶瓦防火灾 

  由于我查阅史料的能力有限,没法知道宋代广州城到底发生过多少次火灾,但像张九龄、宋璟、魏瓘等唐宋名臣驻留岭南时,都把教百姓烧瓦看为紧要之事,而烧瓦的目的,就是为了防火,可见火灾是他们的心腹大患。当时的老百姓普遍没啥钱,要让他们一下子都住进砖瓦房,不太现实,但就算住个土坯房,换上瓦房顶,那防火系数也会大大增加。经过几代地方大员的努力,到了北宋熙宁年间程师孟老爷子的年代,城里多数人家的屋顶铺上了陶瓦,吊脚楼也慢慢消失,故而才有了“万瓦生烟碧玉城”的盛景。 

  防范 

  百姓烧纸钱 要向“消防队”报备 

  要有效防火,光靠换瓦肯定是不行的,好在当时已经有了专业消防队伍,叫作“军巡铺”。据史料记载,当年的广州城内,每走几百步就有一个军巡铺,每铺三五十人。要知道,当年从朝廷到地方,对消防都极其重视,毕竟皇宫里起过几次大火,烧得皇帝肝都疼。所以,消防队隶属军队编制,用的都是精兵良将。在开封或临安服务的消防兵,身高必须在一米七以上,身形矫健,飞檐走壁不在话下,在广州城内服役的消防兵,就算稍逊一筹,其实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有些军巡铺内还建有望火楼。望火楼往往高十米以上,便于登高望远。那时没有119,等到事主发现起火后,撒腿跑过去报警,消防兵“接警”后才出动的话,黄花菜都凉了,故而消防兵在望火楼上日夜守望,不值班的就住在楼下营房里,一见火起,值班的消防兵白天用旗帜、晚上用灯笼发出信号,指明火警方向,然后大家火速集结,一边派人飞马向长官报信,一边迅速前往火场扑救。按当时的法令,平民百姓在路上遇见地方大员的车马,是一定要避让的,只有消防兵是例外,遇见再大的官都不用让路,这是皇帝给的特权。据有些历史学家的研究认为,宋朝的望火楼是世界首创。当年广州城洋商云集,他们看着巍峨的望火楼,想必在惊奇之余也会多一分安心。 

  当年的消防兵,除了救火,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日常巡逻,防范隐患,所以才叫“军巡铺”。上文说了,宋朝皇宫起过几次大火,有一次还一下子烧掉了5000多间房屋,把皇帝烧得眼都直了,故而朝廷颁布了许多防范火灾的法令。比如,老百姓祭祀祖先,烧点纸钱,或者在田野里烧点野草,都得向军巡铺报备;城内大小仓库,必须建在水边,到了夜间一律不准点油灯、烧蜡烛……这些都需要消防兵去日夜巡查。此外,他们还常要入户巡查百姓灶下的柴火有没有熄灭,“防火桶”(其实就是一个大水缸)有没有储满水。说起来,消防兵的事儿还挺多,故而他们吃皇粮,大家都没话讲。 

  灭火 

  动物膀胱制水囊 竹筒变身“消防泵” 

  俗话说,百密总有一疏。火警一起,严阵以待的消防队就该施展绝技了。且看他们的装备,有水桶、水囊、水袋、唧筒、梯子、斧头、锯子、云梯、麻搭、绳索……水桶、水袋好理解,水囊和唧筒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原来,水囊是用猪或牛的膀胱制成的,里边盛满水,消防兵拿起来,用力掷向起火的地方,猪(牛)膀胱一破,水倾泻而出,就有灭火之效;至于唧筒,其实是一个长竹筒,下方钻了一个个洞,竹筒上装根杆子,消防兵拉动杆子,水从孔内喷射而出。这是比较原始的消防泵,射程与流量都很有限,但有消防史专家考证称这也是世界首创。麻搭则是一根两米长的铁杆,上面裹了散麻。消防兵在散麻上蘸上稀泥,在火场猛力扑打,不怎么严重的火,经过这番努力,往往就可以灭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火势太大,怎么也灭不了,那该怎么办呢?这时,斧头、锯子和铁锚就派上用场了。消防兵挥起拴着长链的铁锚,钩住房梁,使劲一拉,房子就倒了,同时斧子、锯子一起上,火速清除周围障碍物,火源被切断,大火慢慢就熄了。这就是大宋广州城流行的灭火绝招:冒火拆房。如果火势太大,消防兵还会看风势,迎着大火的方向多拆几座,以免火势蔓延。 

  大宋消防兵武艺高强,灭火时常会引来很多人旁观。不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现,还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官最怕的就是火灾动摇民心,有人倘敢说风凉话,碰到严厉的指挥官,没准就会被一刀斩了,还没处喊冤。当年包拯在开封指挥灭火,有个浮浪子弟故意逗趣,问消防兵,取水是用甜水巷的水,还是用苦水巷的水,这一句话传到包拯耳朵里,包拯二话没说,把这家伙拉下去砍了。虽然我没有在本地史料中找到类似事件,但像魏瓘、程师孟这样的一代名臣,都是刚正不阿,能不能纵容看热闹的人说风凉话,也是个疑问。所以,越是看上去可以凑热闹的地方,越要对受害者抱一份同情心,并因此管住嘴,这句话,直到今天一样有用,不是吗? 

  (注:本文参考了《宋代城市防火》《宋代火政研究》等资料。)

  采写/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