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70年前广州乡土教材 开篇讲要建南方大港
·昔日广州小伙娶妻 先得凑足“老婆债”
·虎门口,那一排排水雷阵……
·花地的花圃名园
·抽出固定时间 家人一起读报
·夜间不卖药 重打一百棍
·结婚之前 来场考试?
·结账高声喊 被笑不懂行
·全民采菖蒲 门上挂艾虎
·粤版扬州炒饭
·学生旅社很实惠 外地生住宿首选
·厨师热衷创新 捧红虾饺烧卖
·真实的广州天地会有总舵主吗?
·宋代广州也有“报纸”粉丝
·大新公司 风景第一
更多>> 
羊城掌故
清代广州城为何由两个县管辖?
东边属番禺县,西边属南海县,大概以现在的解放路分界
李开周

  1浙江举人来广州当知县 

  鲁迅有一个老乡,名叫杜凤治,此人生于1814年,死于1882年(一说1883年),与鲁迅的祖父生活在同一个时代。鲁迅的祖父中过进士,当过知县。杜凤治没考中进士,只中了举人,但是他通过不懈努力和长期钻营,后来也当上了知县——同治、光绪年间,杜凤治在广州当了将近六年的知县。 

  

广州城平面图(绘于1857年),图右是广州城的东面,图左是西面 

  咦,广州不是省城吗?杜凤治来到这里,要么当省长,要么当市长,怎么会当县长(知县)呢? 

  一点儿没有错,杜凤治在广州当的就是县长。那时候,广州城里除了巡抚衙门、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督粮道衙门、知府衙门,还有两个县的衙门,一个是番禺县衙,一个是南海县衙,杜凤治是南海县衙的头头,也就是南海县的县长。 

  按照清朝的行政区划,广州确实是广东省的省城,但是这座南中国最富庶最雄伟的城市,却在地理上分别属于两个县:东边属于番禺县,西边属于南海县,两个县的交界大概就是现在广州市荔湾区的解放路。 

  譬如说我们穿越回清代的广州,在解放路以东闯了祸,那会受到番禺县的制裁;假如在解放路以西跟人打官司呢?必须去南海县衙告状。这两座县衙都建在广州城内,都建在老城区。 

  放在现代中国,上述现象相当罕见。现在的“县”往往都是归“市”管辖,“市”在地位上高于“县”,在地理上大于“县”,县政府无论如何都管辖不到市区。假如市区稍大一些,会被分割成几个区,但不可能分割成几个县。 

  清代广州城为什么被分割成两个县呢?因为清朝没有市,只有近似于市的“府”,广州城只是广东省城和广州府城,不是广州市,它可以成为两广总督、广东巡抚、粤海关监督、广东布政使、广东按察使、广东学政、广州知府、广州将军等等高级文武官员的办公地点,但是城区内部和城区近郊的每一寸土地,以及发生在这些土地上的民事纠纷和治安案件,仍然要由县官来管辖。这是清朝的区划,也是秦汉以来郡县制的遗留。 

  2唐代的首都划给四个县管辖 

  秦汉以降,朝廷管郡,郡管县,县作为最基层的行政辖区,一块又一块无缝拼接,几乎将朝廷可以有效管理的所有疆域都瓜分殆尽,甚至包括首都。 

  以唐代长安为例,长安城的土地分属长安县和万年县,后来又多出来乾封县和明堂县,即一个首都被划给四个县来管辖。 

  南宋临安和明代北京也是这样,南宋临安分属仁和县和钱塘县,明代北京分属大兴县和宛平县。 

  清朝分为十几个省,每个省都有省城,每个省城的土地其实都属于一个县或者多个县。例如广东省城广州分属番禺县和南海县,福建省城福州分属闽县和侯官县,四川省城成都分属成都县和华阳县(康熙五年曾并入成都县,雍正年间又重设华阳县),湖南省城长沙分属长沙县和善化县,江西省城南昌分属南昌县和新建县,浙江省城杭州分属钱塘县和仁和县,陕西省城西安分属长安县和咸宁县,江苏省城南京分属上元县和江宁县…… 

  当然也有一些省城是只归一个县管辖的,例如河南省城开封只属于祥符县,山东省城济南只属于历城县,山西省城太原只属于太原县,安徽省城安庆只属于怀宁县,云南省城昆明只属于昆明县…… 

  首都和省会城市居然被划作一个县或者几个县的地盘,现在听来不可思议,但这却是中国古代行政区划的常态,而其根源却在于古代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城市化水平不高,无论多么繁华的都市,都只是乡土与乡土之间零零散散的点缀,城乡之间的经济基础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不需要专门将城市划出来,单设独立的行政管理机构。宋辽金元时期,城市化水平飞跃增长,大城市会分成若干“厢”,会设置“警巡院”、“录事司”之类的城市管理机构,但这些机构仍然要受到县级衙门的管辖。 

  3北宋广州曾只由南海县管辖 

  那些在地域上统辖着首都或者省会城市的县,被称为“附郭县”,意思是附着于大城的县。假如一个城分属多个县,则被称为“双附郭县”或者“多附郭县”。清代广州有番禺和南海这两个附郭县,属于双附郭县。同时期的北京有大兴和宛平两个附郭县,也属于双附郭县。唐代长安有一段时间共有长安、万年、乾封、明堂等四个附郭县,属于比较少见的四附郭县。 

  一个城市搞一个附郭县还不够吗?干嘛还要搞那么多呢?因为城市发展水平不一样,有的城市太繁荣,太发达,人口太多,需要处理的事务太多,再加上所辖农村的赋税征收和盗匪治理工作也非常繁重,一个县官根本忙不过来,于是不得把城区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一分为四,再增设一个或多个附郭县,来分担一些工作。 

  仍以广州为例,从北宋建国到宋仁宗即位那段时间,广州一度只有南海一个附郭县。可是广州作为海关所在地和远洋贸易中心,一个附郭县光是迎来送往都无法应付,于是从宋仁宗皇祐三年(1051年)起,又增设番禺为附郭县。 

  4当省城知县的坏处与好处 

  清代官场有这么一句广泛流传的谚语:“前生不善,今生知县;前生作恶,知县附郭;恶贯满盈,附郭省城。”知县作为亲民官,工作任务本来就非常繁重;当了附郭县的知县,需要处理的事务就更多了;假如在省城附郭县当知县,则不但任务繁重,而且还要面对在省城里办公的那些文武大员,什么总督、巡抚、知府、道台,哪一顶乌纱帽都比知县大,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可以唯我独尊的县太爷,到了省城只能当受气包,感觉当然很不好。 

  不过在省城当知县也有很多好处。 

  首先是离上司很近,有些烫手的任务可以推给上司,只要跟上司关系搞好,上司一般也会替你担着。就拿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位南海知县杜凤治来说吧,同治十一年(1872年),给总督衙门送的礼物折合白银一万余两,给巡抚衙门送的礼物折合白银三千余两,给知府衙门送的礼物折合白银四百余两,给按察使和布政使送的礼物分别是一千三百两和八百二十两,所以这些领导都愿意包庇他,即使他任期内有悬而未决的命案没有破,也不会罢免或者弹劾他。其他地方的知县大多不愿意得罪当地士绅,对来函请托的京官和下野大佬更是毕恭毕敬,但杜凤治就没有这个顾虑,因为他的大上司都给他撑腰,他敢在公堂上当面申斥一些比他官位还高的人。 

  其次,省城繁华,地皮金贵,赋税充足,油水丰厚,即使不额外“创收”,光是按官场旧例得来的赋税“火耗”和各种“规费”,就能填满附郭县太爷的腰包了。 

  杜凤治刚刚当上南海知县的时候,曾经感叹“进固不少,用出乃倍之”,进账不少,要花的更多。但他从广州离任之时,不但还清了以前欠下的所有债务,而且还在广州买了房,还娶了妾,还给儿子和侄子捐了官,还在绍兴老家买下几百亩田产,最后还剩余现银三万多块大洋。 

  杜凤治收入如此丰厚,其中有多少来自工资?有多少来自津贴?有多少来自灰色收入?有多少来自贪污受贿?在清朝当知县到底能挣多少钱?究竟又要花多少钱呢?咱们下回再说。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