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全民采菖蒲 门上挂艾虎
·学生旅社很实惠 外地生住宿首选
·厨师热衷创新 捧红虾饺烧卖
·真实的广州天地会有总舵主吗?
·宋代广州也有“报纸”粉丝
·大新公司 风景第一
·拥抱大海 广州成了奇珍异宝的集散地
·赶考必经官路桥 下马行礼方过桥
·宋代开茶楼 先交“入行费”
·姑娘“不落家” 联袂闯天下
·江上典当行 霸黄金靓位
·古人过清明 插柳放风筝
·女学生穿素色 淡雅中带娇艳
·“天足”疍家女 洋商夸“最美”
·90年前 市民扫墓需军警保护
更多>> 
羊城掌故
粤版扬州炒饭
黄国声

  扬州炒饭誉满南北,传说它有个很不平凡的起源,说是隋朝越国公杨素喜欢吃蛋炒饭,其做法为将蛋浆加入饭中炒成金黄色,故名碎金饭。后来隋炀帝南巡到了扬州,带来这款食物,于是便有了扬州炒饭。这只是传说,未必真实。据现代学者考证,扬州炒饭实际起源于民间,本是寻常食品,产生时间是在清代而已。 

  

 

  不知何时,扬州炒饭传到广东,于是就有了粤版的扬州炒饭。这个版本除了有蛋外,还加入虾仁、叉烧粒、海鲜等作料,味道自更鲜美,也更迎合粤人的口味。但因此却引来一位名人的一场烦恼,这人就是民国时期的新闻界名人徐铸成。 

  徐铸成是江苏宜兴人,一生从事新闻工作,参与过《文汇报》、《大公报》等五家大报的创办,并担任过《文汇报》、《大公报》的总编辑。 

  1932年他因公到香港,住进东亚酒店。安顿好后,茶房问他要吃点什么,他看看菜单上尽是鱼腥海味菜式,自己不能吃这些,就点了一客扬州炒饭。原来他童年时曾得过大病,医生叮嘱要戒口,忌油荤。怎知病癒后条件反射,见到鱼腥海鲜就作呕,其后更演变到连牛羊肉也不吃了。本以为现在点的是江苏口味的蛋炒饭,谁知端上来一看,却有不少虾仁、海鲜在内,他当然不想吃。待要退还,又怕遭茶房白眼。只得锁上房门,把它倒进洗漱池里,想冲走了事。谁知这一来却把瓷盆给堵塞了。急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再一粒粒挑出来,送进了马桶。结果忙了半夜,饿了一宿。 

  那是八十年前的事了,如今扬州地区炒出的扬州炒饭已与时俱进,不再是单纯的蛋炒饭,变成加入虾仁、鸡丁、西芹、胡萝卜等许多作料的新版,更讲究的则用上火腿、鸭肾、冬笋、冬菇等作料,其内容怕要比粤版丰富多了。 

  话说回来,本来每人嗜好不同,食性各异,这是常理,但异得出奇,就不免生出许多麻烦来。据徐铸成回忆,他在香港时,适值著名作家许地山在香港大学任教,于是不时晤谈餐叙。但这时许点的菜,徐都暗暗摇头;徐点的菜,许也频频皱眉。为什么会这样呢,原来许地山是不吃鸡鸭和猪肉的,与徐的嗜尚不同,弄得大家都很尴尬。以后他们聚餐就改吃西餐,从此各适其适,免去许多麻烦。 

  徐铸成后来又曾和作家夏衍吃饭,也闹过这类似状况。因为夏衍不吃两只脚的动物,也不吃烧熟了的瓜果。而这些恰恰是徐氏狭窄食谱范围中的主要部分。那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徐氏没有说,相信也只能各点各的菜,各下各的饭了。请客吃饭,事本寻常,原来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则大出人们意料之外了。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