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全民采菖蒲 门上挂艾虎
防疫祛毒是节日第一要务 百年前龙舟赛过于激烈常常引起火拼

  眼看就是端午节了,不知道你打算吃多少粽子,看几场龙舟赛?现在我们过端午的保留节目,不外乎这两样;但百多年前的人们过端午,要干的事比现在多得多,采菖蒲、剪艾虎、驱戾气、祛五毒,其中的讲究可多呢,而这些讲究,从“躲午”的古老习俗而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且让我们去一探究竟。 

清代古画,描绘了人们裹角黍(包粽子)的情形。
 

清代古画,描绘了端午节人们采药草的情形。 

  防 疫 祛 毒 

  白云山涧采菖蒲 悬挂艾虎祛五毒 

  我们现在过端午节,不外乎吃粽子,看龙舟。其实,在广州过端午,比在别的大城市有趣很多,就算在珠江新城的摩天大楼里上班,下楼走两步,也可以为猎德涌里激烈的龙舟赛摇旗呐喊,在别的地方就没这眼福了。不过,回到100多年前的广州城,端午节的活动又比现在多得多。这不,离端午节还有好几天,白云山里浦涧旁就挤满了男女老幼,个个都忙着采菖蒲呢。山涧两岸的菖蒲,叶片碧绿,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清香。凡是有点中医知识的读者都知道,菖蒲有开窍、祛痰、散风的功效,是一味祛湿驱毒的中药。 

  如果你问,过端午为啥要采菖蒲呢?嘿,说起来话就长啦。要知道,以前的人们过端午,最讲究的是祛五毒,去戾气。中国文化历来讲究阴阳平衡,而端午节在五月初五,临近夏至日,阳气极盛,故而五毒(蛇、蝎、蜈蚣、蜘蛛、蟾蜍)出没,戾疫横行。据一些历史学家的研究,五月初五最早是被当作“恶日”来过的,所以民间有“躲午”的习俗,到了唐代以后,人们渐渐在活动里加入祝福的成分,五月初五成了一个时令节日,“躲午”二字以讹传讹,被称作“端午”,但祛毒防疫仍是过节的第一要务。人们把菖蒲采回家,一来可以酿制菖蒲酒,喝下去可以防疫保健,对健康有益;二来可以悬挂在门楣上,驱赶邪气和鬼魅。 

  在古人看来,五毒、戾疫背后总是有邪气、鬼魅作祟,所以,很多人家还把菖蒲剪成一把剑的形状,威风凛凛地挂在门上,号称“蒲剑”,期待大鬼小鬼看见后,觉得这户人家不好惹,就乖乖溜走了。除了菖蒲,端午节祛毒防疫的另一大法宝是艾草。人们采来艾草,要么用红丝线扎好,挂在门上;要么剪成老虎的形状,贴在门上,俗称“艾虎”,也有吓唬大鬼小鬼的意思。其实,挂艾虎、悬蒲剑的人未必个个迷信,很多人就是求个心理安慰吧。 

  100多年前的人过端午,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那就是洗澡,而且不是用清水洗洗就完事的,洗澡水里要加上很多中草药,女孩子们洗澡,还要加入兰花,洗完一身芬芳,故而端午节又被称作“兰汤节”;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人以毒攻毒,早早捉来蟾蜍晒成干,把它戴在身上,据说可以百毒不侵,这就有些荒诞不经了。 

  全 民 食 粽 

  茶楼推销粽子 套用唐朝典故 

  吃粽子是端午节的保留节目,不过,假如你穿越回100多年前的广州,看到街头粽子档门口竖着硕大一个招牌,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角黍”,那也不要惊讶。话说“角黍”一词,是唐代以前人们对粽子的称呼,所谓“角”,是形容粽子的形状,所谓黍,是指黍米,古代北方人常吃的主食,又称黄米。据一些历史学家的研究,角黍最早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祭祀用品;至于祭祀谁,有的学者说是祭祀土神与谷神,有人说是祭龙,也有人说是祭祀屈原;说法不一,反正不是用来吃的,也吃不了,因为用来包粽子的树叶是有毒的,吃下去就惨了。 

  随着“躲午”慢慢变成“端午”,角黍也由祭祀用品变成了节令食品,有毒的树叶换成了芦苇叶,到了唐代,黍米又渐渐换成了口感更好的糯米,滋味越来越好。说到粽子这一名字的来历,在东汉许慎所著的《说文解字》中,“粽”字的解释是“芦叶裹米”也,可见东汉年间就有了粽子这个词儿,而且做法跟现在也差不多,当然“角黍”这个说法又比“粽子”古老得多,而百多年前的广州街头,“角黍”一词依然流行,真是颇有古风呢。 

  讲了这么多粽子的典故,咱们再来聊聊,回到百多年前的老广州,咱们都能吃到什么样的粽子。话说在清末茶楼热出现以前,人们吃的粽子种类还真不多,无非是豆沙粽、蛋黄粽、咸肉粽、莲香粽等传统类型,当茶楼在街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热衷创新的厨师使粽子家族的“徒子徒孙”越来越多,其中,由老西关一群脑洞大开的厨师还开发出了“中天角黍”“九子连环”“巨型粽王”等新品种,使得全城吃货趋之若鹜。 

  听一听“中天角黍”和“巨型粽王”的名字,就觉得很霸气,再咬一口,瑶柱、香菇、烧鸭、蛋黄、安虾等食材与黏软的糯米融在一起,真是回味无穷;说到“九子连环”,其实就是把九个粽子包成一个大礼盒,一大八小,有甜有咸,买来送礼,还是挺体面的。 

  其实,“九子连环”这个名字,不是随便取的,背后还有一个唐代宫廷食粽的典故。话说,到了唐代,粽子已是广受欢迎的节令食品,端午佳节皇帝大宴群臣,天子常常把九子棕赏给朝廷重臣,以示皇家恩泽。九子连环粽之所以这样命名,就是往这个典故上靠,给自己添一些文化味儿,讨得名门望族的喜欢,从而扩展销路。说实话,“食在广州”的说法流传已久,你若以为那只是说广州的东西好吃,就未免太肤浅啦,连小小一个粽子,真要说起文化掌故来,都可以掰着手指说很久呢,更何况其他? 

  龙 舟 竞 渡 

  龙舟水里洗个澡 一年到头不生病 

  对广府人来说,不赛龙舟,就不算过端午,关于龙舟竞渡,我们之前说得够多了,这里就不再多啰嗦了。有意思的是,百多年前的广州人赛龙舟的场面,可比现在火爆多了,赛到兴头上,彼此磕着碰着了,彼此二话不说,拔出枪来就火拼。20世纪初的广州城,盗匪横行,局面不稳,城里乡下,备着火器防身的人不少,在赛龙舟的时候,这些火器就派上了用场,故而老广州流传一句俗谚:“初一龙船起,初二龙船忍,初三初四游各地,初五龙船比,初七初八黄竹岐,初九初十龙船打崩鼻。”所谓“游各地”,指的是龙舟表演,也就是老一辈人常说的“趁景”,所谓“龙船比”,指的是赛龙舟,也即“夺标”,所谓“打崩鼻”,指的可就是火拼了。就是因为当时火拼事件经常发生,官府曾三令五申禁止赛龙舟,但禁令再严,都挡不住人们赛龙舟的热情,城里不让赛龙舟,人们就去乡下比,以至端午节城内冷冷清清,乡下人声鼎沸,官府也只能长叹一声,由它去了。 

  话又说回来,火拼再激烈,也不能打破龙舟赛欢乐的主调。更何况老广州一直流传一个说法,龙舟行过的河水,也有祛毒防邪的功效。孩子们到水里洗个澡,一年到头百病不生。于是,端午前后,老广州赛过龙舟的河涌内,处处都是手缠五色丝线,胸前挂着艾虎(剪成老虎形状的艾叶)的孩子们,闹闹嚷嚷,玩得不亦乐乎。端午龙舟水,洗洗更健康,要不您也一起来? 

  (注:本文参考了《端午节》《粽子起源、种类、制作工艺及文化探究》等文献)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