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宋代广州也有“报纸”粉丝
千年前广州城商业发达信息值钱 街头小报雕版印刷批量发行

  人声鼎沸的茶楼,人们一边享受着“一盅两件”的美味,一边慢悠悠地看着报纸,度过一个闲适的早晨,是让无数报人心存温暖的城市记忆。不过,若我告诉你,早在近一千年前的广州城里,街上已有卖报的档口,坊间也出现了忠实的“报粉”,你是不是会有几许惊讶? 

官员宴饮的时候,经常会聊一聊朝报上的消息。 

  官 办 报 纸 

  皇宫内设编辑部 千里驿送到岭南 

  看到这个标题,读者也许会惊讶地问:“宋代广州就已经有了报纸?那可是近一千年前的事哎,你不是在夸大其词吧?”其实,近一千年的广州城,既有官办报纸,也有民办小报,这是许多报业史学家的共识,并非我的一家之言,更没有夸张的意思。 

  驿站兵丁 火速传送 

  先讲宋代的官办报纸,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其“编辑部”不在别的地方,恰恰在皇宫内,这待遇够高吧?官办报纸的“编辑”个个都是官员,那时叫做进奏官,负责向地方各州通报朝廷的各种动态。其实,宋代初年,进奏官是由各州派驻京城的,各自有办公地点,进奏官负责向皇帝进呈地方大员的奏章,又把皇帝的批复以及朝廷的各种动态定时编写成文,通过驿站送回地方,按官员级别发行传阅。这份文件被称作“进奏院朝报”,也称为“朝报”或“邸报”,被一些新闻史学家称为现代报纸的古代祖先。 

  后来,宋太宗觉得一百多个进奏官,分散在京城各处,不好管理,就把他们集中起来,在皇宫大内一侧为他们提供办公地点,称为“都进奏院”。进奏官们在皇宫内辛勤办公,定期编辑“朝报”,通过驿站邮寄发行。谁升了官,谁被罢免了,皇帝接见了谁,出席了什么庆典,下了什么诏书,边疆军情如何,哪里发生了水灾、旱灾或瘟疫……种种牵动人心的,都能在朝报上看到。广州地处南疆,是历任士大夫眼里的蛮荒之地,消息相对闭塞,一份份通过驿站“飞”送过来的朝报,是地方大员翘首盼望的珍贵信息来源。每一期朝报从开封府“启程”,通过驿站传送,按照朝廷关于普通文书最慢每天也要100多公里的规定,大概不到20天就到了,然后再按照官员级别发行传阅。 

  按照一些地方笔记的记载,只要朝报一到,各级地方大员哪怕正在吃饭,也会急急拿过报纸,从头到尾,细细阅读;看到好消息,喜不自胜,看到坏消息,则长吁短叹,甚至痛心疾首,伏案痛哭乃至痛骂不已的。一份份定期从京城远道而来的朝报,就这样影响着知府、知县以及其他大小官员的心情。 

  远道而来 一纸千金 

  一份定期发行的朝报,动辄牵动地方大员的心。那它具体是如何编辑的呢?咱们举个例子来说明。1052年(宋仁宗皇佑四年)中,叛军首领侬智高兵临广州,地方官的一份份文报通过驿站兵丁“飞”到京城,这些文报先送给主管奏报广州府事务的进奏官,然后由进奏官通过一定的程序奏报门下省,门下省的官员再呈报给皇帝,皇帝批阅、给出意见后,下发给门下省,门下省根据皇帝的批复写出定稿,下发给进奏官。进奏官细心抄写后,再通过驿站兵丁,一站站递送到广州。 

  如此看来,这一份在皇宫内编辑,并发行各地的朝报,其实质是一份“中央政府公报”,但它已经形成了编辑、审稿、发布、抄写、下发的完整链条,故而报业史学家把它称为现代报纸的祖先,也绝非空穴来风;而在偏远的广州,它就更加弥足珍贵,说是“一纸千金”也不为过。 

  街 头 报 纸 

  线人打探消息 雕版印刷发行 

  宋朝的广州府,官办报纸只有一份朝报,别无分店,且朝报只限于有资格的官员传阅,普通老百姓压根就看不到。可是,一来朝报有严格的审核程序,不管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影响消息的及时发布,要知道,地方官员都伸着脖子等着看各种动态呢;二来,宋代广州是一个国际性的商业都会,官员固然要了解时事动态,中外商人也特别需要了解各种信息。想一想,假如你是一个商人,计划北上扬州或杭州贩卖一批珍贵的香料,临行前是不是想知道那里时局稳不稳,有没有发生水灾、旱灾?如果两眼一抹黑,到了那里才发现当地正乱得一塌糊涂,产品根本没销路,那就哭都来不及啦。 

  商业发达 信息值钱 

  所谓有需要就有市场,越是商业发达的地方,信息就越值钱。宋代的广州城商业发达,朝廷动态、官员变更、皇帝诏书、灾情兵变……几乎所有的信息都能拿来卖钱。只要是能赚钱的事,就有人去做。于是,宋代小报就在广州城里粉墨登场了。 

  宋代小报的第一个催生婆就是各地派驻京城的进奏官。前文说了,官方发行的中央政府公报是要经过层层审核把关的,新闻时效性必然受到很大影响。广州城里的地方大员如果着急,就会托进奏官私下打探消息,当然,托人办事,总要“意思意思”。不过,那时别说没有互联网,连邮局都没有,进奏官受托打探到消息后,路迢迢,水长长,怎么传递回来呢? 

  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那时,普通老百姓要想给外出经商或“打工”的家人写信,只能打听一下街坊四邻有没有人也去往同样的地方,托他顺便捎上,此外没有别的办法,但官员的待遇就不同了,朝廷顾念官员在外不易,允许他们的家信可以通过驿站传递,于是,进奏官就把私下写成的“消息稿”伪装成书信的形式,通过驿站兵丁的传递,一程程送到岭南。到了南宋时期,这样的做法成了“公开的秘密”,很多时候,官方的报纸还没上路呢,重要的消息早就在地方传开了。 

  地方大员想早一点了解时事动态,可以私下请托进奏官;商人想了解时事动态,又该怎么办呢?当然是找“线人”呀。咱们以前说过,宋代的商人做生意,没人能离开行会,行会的首脑又与大大小小的官员有许多交道,找几个“线人”打探一下,不是什么难事。官员私下知道的消息,打探起来相对困难,但官方报纸上的消息,要打探就容易多了,当然,“意思意思”的代价,就要视打探的难度而定了。 

  打探消息要支付代价,打探来的消息,不仅对自己有用,也对别人有用,凡是有用的东西就值钱,那干吗不用它赚点钱,把打探的成本收回来呢?再说,线人也有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人想挣点钱,于是,现代“报人”的先驱就应运而生了,他们把打探来的消息集合在一起,套用“朝报”的形式,直接编成了一张张报纸,这些报纸从采访(打探消息)、编写到发行,全都是由民间力量完成的,故而被历史学界认为是民间报纸的先驱。不过,“小报”二字是后人的称呼,当时,它就挂着“朝报”这个响亮的名头,只不过是“山寨版”的而已。虽说有一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但作为一种销售策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雕版印刷 批量发行 

  一开始,由于流传范围有限,广州城里流传的小报还会手抄的,后来,社会需求越来越大,手抄已经不能跟上形势了,宋代的“报业先驱”们进行了一场技术革新——采用雕版印刷技术,批量印刷发行。 

  如果我们穿越回南宋时期的广州城,在街上遇见热情的报贩,或者边喝茶边看报的人,一点也不要惊讶。这种现象虽然还不算主流,但也已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广州这座千年商都的报业传统如此悠远,这一点,足以令我们这些新闻人自豪呢。 

  (注:本文参考了《中国古代报刊发展史》等资料)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