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姑娘“不落家” 联袂闯天下
出嫁后选择长住娘家过“单身贵族”生活 形成清代广府市民生活一景

   中国古代有俗谚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又有俗谚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在数百年前的广府,却有一些女性,在严苛的封建礼法之下,争取一点点的空间;为了做一个经济稍许独立的“单身贵族”,她们几乎拼尽了全身力气。她们的生活方式,就是后人津津乐道的“不落家”。讲述广府民俗的故事,我们一定不能遗漏这一群勇敢的特殊女子呢。  

清代广府丝织业发达,女性相对更容易获得经济独立。
 

  纺纱织布的女性,是家庭的重要劳动力。

 

  公婆责骂须隐忍 胆敢顶嘴或坐牢 

  “鸡公仔,尾弯弯, 做人媳妇甚艰难:早早起身都话晏(晚),眼泪唔干入下间(厨房)。下间有个冬瓜仔,问过老爷(公公) 煮定(还是)蒸?老爷话煮,安人(婆婆)话蒸; 蒸蒸煮煮都唔中意, 拍起台头闹(责骂)一番。三朝打烂三条夹木棍,四朝跪烂九条裙!”数百年前,这首童谣曾在珠三角广为传唱,它通篇说的都是在古时为人儿媳的不易,童谣中这位命运悲惨的小媳妇,是当年现实生活中千千万万“为人妻,为人媳”的女性的缩影。 

  与她们的委屈相比,如今被人在微博上或朋友圈里热论的婆媳矛盾,简直是“湿湿碎”,所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背后可真是血泪斑斑。 

  在封建礼法大过天的年代,“为人儿媳”并不只是受委屈这么简单,一不小心,还有牢狱之灾。根据朝廷法律,“孝顺”是对子女的根本要求,所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若控告儿女,或公婆控告儿媳不孝,地方官都不会要求他们出示证据,长辈说什么就怎么定罪,除非长辈心软撤诉,否则,被控告的子女或儿媳就有吃牢饭的风险。 

  对亲生的儿女,父母多少还有几分不忍之心,或考虑养老的问题,没那么容易“下手”;对儿媳妇,顾虑就少一些了。别说当面锣、对面鼓地吵架,就是儿媳忍不了委屈顶两句嘴,都可能将自己置于险境。 

  面对如此苛刻的规矩,未婚的女孩子将出嫁视为畏途,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故而广府流行的“哭嫁”风俗,也的确有着坚硬的现实土壤。 

  丈夫高中进士 太太仍不“落家” 

  不过,虽说规矩多,媳妇难做,与中原地区比起来,岭南女性还是要幸运很多。 

  广州古代女性承担各种劳作 

  因为这里在古代地处偏远,直到唐代,宋元以后,随着大批中原贵族南下,才开始渐渐受到礼教的熏陶,但原住民强悍的风俗——女强男弱或多或少保留了下来,用一些历史学家的话来说,这是母系社会的残留痕迹。唐代,广州城里已有了夜市,都是女性招呼,没人觉得奇怪,到了宋代,地理学家朱彧在《萍洲可谈》一书中写道:“广州杂俗,妇女强,男子弱”,妇女承担各种劳作,出入街市买卖,大家都习以为常。 

  礼教氛围浓,做人儿媳日子不好过,流淌着祖先自强血液的岭南女性不甘心“束手就擒”,找到了一条“曲线救己”的出路——即岭南婚俗中被人津津乐道的“不落家”。所谓“不落家”,是指举行婚礼后就回到娘家,不跟丈夫住在一起,名义上是已婚妇女,实质上还是“单身贵族”。当然,她们这么做,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要出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给婆家,有的还要为丈夫讨一位小妾,丈夫死了还得奔丧守节;有的索性“嫁”给已故的男人,俗称“守墓清”,落得一个“节烈”的名声,为娘家挣来一笔彩礼,换得一生清净。 

  翻开明清的地方志,广府地区“不落家”的大龄女性并不少见。对这种习俗,中原来的士大夫可是相当的看不惯。他们心里也“门儿清”,没有娘家的支持,一个女子就算个性再强,要做“单身贵族”也不容易。娘家支持的理由多种多样:大富大贵之家,既不想家里留个“老姑娘”惹人笑话,又怕女儿出嫁后有诸多礼法管着,就替女儿花钱消灾,明里暗里支持她做“单身贵族”;穷门小户,能干的女儿本来就是一个不错的劳动力,养蚕缫丝、耕作织布,都是一把好手,娘家对她的“不落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清代顺德有个县令痛恨“不落家”的习俗,定下一条严规,凡有女子“不落家”,就把她们的父兄五花大绑去游街,然后再逼着他们把姑娘送回夫家。可就算他的法令如此严格,风气也只是稍有转变,而等他一离任,这条严规也人走茶凉。 

  进士太太“不落家”被控薄情 

  嫁到糟糕的人家,女子毅然决然“不落家”,这不难理解。有意思的是,明清时期的广府,嫁了贵婿而“不落家”的女子也不乏其人。 

  清初大儒屈大均,才高八斗,娶的发妻刘氏偏偏就选择了“不落家”,老夫子无可奈何,写下了“介推惟负母,弘景未归妻”的诗句,抒发心中的不满。 

  清代嘉庆年间大名鼎鼎的顺德才子何惠群,曾高中进士,算是当时的“绩优股”,偏偏也娶了个“不落家”的太太,何进士惆怅不已,写下一首诗“控诉”太太的薄情,“去日苦多来日少,别时容易见时难……岂知愁眉锁春山,我不负卿卿负我……”历朝历代,为老婆写诗的才子就没几个,像何进士写得这样满腹幽怨的,更是极其罕见。就算老公是“绩优股”,何太太仍然选择做单身贵族,个性之强,令人惊诧。 

  (注:本文参考了《广东自梳女风俗探源》《由金兰契说起》等资料) 

  姐妹义结金兰 众筹置业养老 

  说实话,翻一翻地方志与其他历史文献材料,你会发现,不少选择做“单身贵族”的女子,不但聪明能干,财商也很高。历史学家找到的早期“不落家”的案例,约见于明代中期,一名未留下名字的顺德妇女攒了一辈子钱,买了15亩地,她到死也没有落入夫家,牌位就安放在娘家宗祠旁的一间小屋里。至于因为家庭器重,被委以重任而选择单身的大家闺秀,更是不绝如缕。她们执掌财政大权,经常说一不二,把家事料理得井井有条,甚至还指点子侄辈在外谋生经商,因此被尊称为“当家姑婆”。倘若把你放到那个年代,一面是做威风凛凛的“当家姑婆”,一面是做受气的小媳妇,你也肯定愿意做“当家姑婆”,只是没有两把刷子,不一定做得成啊。 

  不过,广府女子“不落家”之风盛行,到了多名地方官感叹“有司不能禁”的地步,肯定不是只靠娘家支持,何况也不可能所有想做“单身贵族”的女子都能得到娘家的支持不是?从内心深处向往自由的女孩子们,不知不觉开始彼此支撑——成立被称为“金兰契”的互助合作团体。这样的互助团体在清初风行一时,以至给了曹雪芹灵感,让他写下了“金兰契互剖金兰语”这一样,以“金兰契”来形容宝钗与黛玉之间真诚的友谊。 

  通俗一点说,“金兰契”就是结拜姊妹的意思,一个村子十来个同龄小姐妹,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结拜姊妹,“相约不嫁”,劳作在一起,玩耍也在一起。如果有姊妹立志“不落家”,又得不到娘家的支持,她们就鼓励她,支持她,甚至暗中接应,让她克服种种困难,顺利从夫家返回。为了独立生存,她们相约去作坊打工,或到省城当女佣,年纪渐老时,她们又共同出钱,购买物业,一起居住,互相照应养老。看似孤独而漫长的一生,就在姊妹的互相扶持照应以及为经济独立而不懈的努力中度过了。看着她们在艰难时世中为一点点空间而不惜拿命去拼的努力,享受着比她们多得多的自由的现代女性,或许可以获得一些勇气与启迪呢。

  文/记者 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