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古西湖 米芾赞叹美
·90年前老报纸 捍卫女子继承权
·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黄沙大道下 深藏柳波涌
·女子剪发动机 无非“爱美”二字
·90年前老报纸热议减肥话题
·普及光学知识 为女性拍照解忧
·千年荔枝湾 荔枝何处寻
·两百年前美国商人 给广州写“情诗”
·梅子汤 透心凉
·眼跳耳热不要怕 乌鸦有嘴任它叫
·舶来诃子制美味饮料
·名臣吴隐之:痛饮贪泉水 照样守廉洁
·办公时间禁异性访友
·苏东坡吃的是哪个 品种的岭南荔枝?
更多>> 
羊城掌故
“朱义盛”开店 伦文叙挂匾

  广州名街状元坊因南宋状元张镇孙而得名,而家喻户晓的明代状元伦文叙与状元坊也曾结缘——伦文叙为状元坊“朱义盛”挂牌匾的故事在羊城广为流传。“朱义盛”是一家销售镀金首饰的店号,以特殊工艺不褪色闻名,后来逐渐成为一句广州俚语,很多人把它写成“猪耳绳”,被引申为假首饰的代名词。 

熙熙攘攘的状元坊,早已不见“朱义盛”的身影,只留下“朱义盛”的传说。记者曹景荣摄(资料图片)

状元坊门口有“状元”守候  

  “朱义盛”状元坊开店

  未来状元来挂牌匾

  现在人头熙攘的状元坊以经营精品闻名全国,早在明清时期这里的商贸活动已经十分活跃。相传明代坊内有一间“朱义盛”首饰店号,店主朱义盛经商童叟无欺,生意兴旺,尤其是出品的镀金首饰,永久不变色,几乎可以乱真。

  后来,朱义盛扩建铺面。新铺落成之时,他请了一个祖传三代都是与人择日营生的先知子为其店择日开张,先知子批道:“正月十三日午时开张”。

  有人反对说:“正月十三日是三煞日,午时又是三煞时,三煞撞三煞,一世无得发。”这让朱义盛很担心,难道先知子失算了?

  谁知先知子反驳说:“到时有文曲星相助,冲散煞星,贵店生意兴隆,千百年不衰”。

  到了正月十三日,午时将至,两个伙计几次都挂不上店铺招牌。这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后生仔进入店内,伙计们立刻精神大振,招牌被轻易地挂了上去。

  那个后生正是伦文叙,他在明代弘治十二年高中状元。后来他的儿子也分别中了榜眼、进士。

  由于伦文叙与朱义盛商铺挂牌匾的传说,状元坊的名字更加闻名。

  神奇“朱义盛”冇变色

  化名“猪耳绳”家喻户晓

  除了与伦文叙的一段传说,“朱义盛”(“猪耳绳”)在广州家喻户晓。“朱义盛”是一种镀金工艺,工艺精湛,人称“朱义盛冇变色”(冇即没有之意)。

  “朱义盛”出品的镀金首饰,虽然是镀金,但是同真金一样不会变色,几乎可以乱真,而价钱又不贵,所以深得大众欢迎。珠江三角洲地区有句歇后语:“朱义盛——冇变色”。这便是它受到人们欢迎的原因。

  “朱义盛”之所以不变色,依靠的是一种干式镀金法,把极薄的一层黄金,镀在饰物铜胚的表面上,使之长久地保持金黄的色泽,熠熠生辉,与真金无异。

  为了和真金器加以区别,老百姓就管它为“朱义盛首饰”,或干脆称之为“朱义盛”。这么一来,它就名正言顺了,谁还敢说它是赝品?久而久之,“朱义盛”就成了更加口语化的“猪耳绳”,连孩童都熟知。

  镀金首饰以假乱真

  价廉物美风靡南粤大地

  “朱义盛”首饰工艺精湛,虽“仿”而逼真,可谓价廉物美。它迎合了当时的人们,尤其是中下层妇女在社交中支撑门面的需要。当一个社会处于贫富极度悬殊的状态之下,就势必会盛行“先敬罗衣后敬人”的风气,于是“朱义盛”就应运而生了。

  可以想象,在当时的茶楼、戏院以及其他公共场合,定是金灿灿一片,叫人眼花缭乱。金戒指、金项链、金耳坠、金胸饰……都在人们的身上争奇斗艳,尽领风骚!

  对于“朱义盛”的含金量,“鸡吃放光虫——心知肚明”,据说只要把首饰往墙壁上轻轻一刷,朱义盛首饰马上就会露出其铜器的本相。

  但是,那时候很少人有这份闲心去管它是真是假。反正真金白银,未必人人有,而朱义盛首饰,却是你有我也有!推己及人,只好心照不宣,于是乎,真亦假来假亦真,由于价廉物靓,大家还是知假买假,趋之若鹜。

  “朱义盛”由此而引领了一时的风尚,风靡南粤大地。“朱义盛”的生意越做越火旺,在状元坊里,一度同时有多间分店都挂着相同的招牌,都自称是“金牌祖店”,争得不可开交,甚至打上了公堂。

  “朱义盛”演变成俚语

  专门指代假首饰和赝品

  纵使“朱义盛”以假乱真的功夫,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但是,“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仍然逃脱不了被曝光被甄别的时候。“朱义盛”逐渐演变成了一句广州俚语,指代假首饰和赝品。

  随着时代的发展,买得起真金白银的老百姓越来越多,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知假买假选购“朱义盛”。在改革开放初期,很多广州人佩戴首饰,还要隆重其事地声明:“我的是四条九足金,绝非朱义盛啊!”

  很多热心的市民还常常提醒亲友不要贪便宜,要认准正货小心识别,千万不要买到“朱义盛”(“猪耳绳”)。今天的状元坊也早已没有了朱义盛的影子,只有“朱义盛”这个俚语,还被人们口口相传。文/ 记者廖靖文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