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闹市繁华地 为何名“农林”
·清代广州读书人 最乐意在哪赏月?(外一则)
·西瓜园内曾有一所长城中学
·水泥花阶砖 防水又吸潮
·昔日“广州中学”曾与“广雅”是一家
·竹丝岗70年前有间珠海大学
·问道古码头 沧桑已百年
·千秋栋梁在 南国风骨存
·“红花岗”等地名之辨
·广州西站110岁了
·石砌古桥固如初 一河两岸诗意浓
·今昔北京路“易名”记
·清代西瓜园驻扎镶黄旗
·东山小洋楼的红砖产自哪?
·一盅两件 茶韵悠长 一品一叹 其味无穷
更多>> 
历史街区
越秀山梦幻碧水“孵出”七枚奥运金牌

  “越秀山是中国跳水队的福地。”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说。此前国家跳水队在广州越秀山游泳场集训48天,以适应里约室外比赛场地,他们最终一共收获7金2银1铜,创下了198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好成绩。

  在接受采访时,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特别感谢广东在里约奥运上对中国代表团的特殊贡献,不仅是体育部门,各城市职能部门,包括气象部门、医院、酒店等等,感谢他们共同努力为中国跳水队打造了越秀山游泳场这样一块福地,为“梦之队”取得佳绩作出了重大贡献,回国后,队伍将向所有相关部门送上感谢信。

陈艾森在越秀山训练时留影。

1952年,广州游泳队在越秀山游泳场刚落成时的门楼与跳台前合影。

黄秀妮与越秀山游泳场的跳台结下半个多世纪的情缘。

越秀山游泳场现在的跳台。

越秀山游泳场第一代跳台。

吴敏霞在越秀山训练。

  广州打造中国一流跳水训练基地

  中国高规格的室外跳水池极少,上海有,但由于6月水温还太低,容易造成伤病,因此中国跳水队希望到南方来进行集训。恰逢广州此前就有规划改造越秀山游泳场,打造“国家跳水队南方训练基地”,让历史悠久的越秀山跳水池具备举办世界级大赛条件,发挥更大功能,因此,双方一拍即合。而这也马上得到了广东,尤其是广州市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配合,即刻启动工程,按规划,整个“国家跳水队南方训练基地”最快明年竣工,但有关方面决定先建设好国家跳水队备战集训的设施,并在国家队集训期间暂停一切基建,做好围蔽及绿化工作,以保障运动员的安全和训练。广州市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周东波介绍,越秀山游泳场新场的定位就是建成未来国家跳水队的训练基地。

  国家跳水队备战集训期间,广州方面为其提供了完善的保障。“首先是保证泳池水质的净化,还有器材的布置,陆上训练的器材配备,这些都是重点的工作。队伍抵达了之后,会有一些对器材需求的改动,我们也做出了很迅速的配合。”周东波说,“在餐饮和住宿方面,省二沙体育训练基地、东方宾馆都给予很大支持。运动员们的饮食要求是比较特殊的,必须保证他们的食品安全,尤其是务必杜绝违禁物质。”国家队在广州集训期间,吴敏霞曾因训练强度大,一度晕厥倒地,越秀山游泳场和广州方面的工作人员,迅速送吴敏霞住院治疗,保证了跳水队“一姐”以健康的状态出征里约。

  “国家队在广州训练期间的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六七月广州天气不太好,高温、多雨,在室内有空调用,但是游泳场是露天的,很热,我们只能提供室外大风扇降温,还有保证饮料供给。”周东波说。

  两代跳台孕育多位跳水名将

  越秀山游泳场历史上曾有两座跳水跳台,现有的这座跳台为场内第二代跳台。第一代跳台建于1952年,位置在如今泳场入口处。相比现有的第二代跳台,历史照片显示相对矮小,只有三层。根据现有资料记载,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敲定了多个美国文化体育团体访华交流计划。计划的第一项,即美国跳水队访华。为接待外宾,当时越秀山游泳场参考苏联式跳台设计,专门建造了这座比原有跳台还要再高两层,包括一个最高层10米的跳台。第二年6月,美国跳水队展开为期18天的访华之旅,首站到达的就是广州。根据当年美联社的报道,12000名广州市民冒雨在越秀山游泳场,观看美国跳水队和广东跳水队在这座新建的跳台上进行的跳水表演赛。除了见证中美交往,这座跳台的主要任务,是培养跳水健将。“跳水皇后”陈肖霞、雅典奥运金牌得主杨景辉、曾与郭晶晶搭档夺得世锦赛双人板金牌的邓伶、六运会男子跳台冠军陈英健等名将,均曾在这座跳台上进行过训练,并最终登上领奖台。

  周继红:越秀山是中国跳水队福地

  今年6月,周继红重返广州,新簇簇的越秀山跳水池绝对是眼前一亮,没想到广州方面在短时间内就能拿出如此大作,为国家队模拟出里约奥运的比赛场景,新建成的标准国际范的新跳台和跳水池,用于夜间训练照明4组灯光,此外还有一座临时建筑作为陆上训练馆,所有设施不仅完备,而且都是最专业最先进的。事实上,广州方面在训练保障上做了大量工作,不单是体育局,涉及国家队在广州的衣食住行、训练的方方面面,所有相关的城市职能部门都一起出力,甚至还专程邀请广东跳水队来试跳,包括全部的水上和路上训练设施以及夜间灯光,以提出专业意见供跟进改良,好为中国跳水队提供最好的场地服务。

  在广州集训期间,周继红领队就曾多次感谢广州、广东各方面对中国跳水队本次集训的大力支持,不仅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提供了一个设施完备且非常美丽的场地,各种努力非常不容易,而且在食住行、训练的场地环境、设施维护,以及安全保卫等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全方位的最好的保障,确保队伍顺利而出色地完成了训练任务。而中国跳水队的队员在里约发挥出色,他们也多次提到越秀山室外训练的重要性,特别是先丢了男子双人3米板,其后强势拿下单人3米板项目的曹缘,他说今年初在里约参加测试赛的时候出现了很多问题,对室外场地非常不适应,幸亏在广州集训了足够的时间,日晒雨淋,得到了非常好的锻炼,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并且对所有会发生的困难做了预案与演习,因此到了最后一战,他感到一切都非常顺利,因此非常感谢广州。

  值得一提的是,越秀山游泳场不仅风景优美,更是非常具有历史底蕴的地方,对于重返越秀山游泳场,周继红也非常开心,因为1977年,刚练了半年跳水的她就是在这里第一次参加比赛的,当时的比赛还是专业与业余一起的,其后,她逐渐成长,并最终成为中国首位跳水奥运冠军,因此周继红对这里特别有感觉,一晃眼就过去了39年,她觉得越秀山绝对是她和中国跳水队的福地。

  陈艾森:越秀山集训就是回到家门口

  作为广州第一位跳水奥运冠军,杨景辉对越秀山游泳场也有深厚的感情,其跳水职业生涯中,他也曾在越秀山训练比赛,小时候通山跑的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个台阶都非常熟悉。此前旧跳台被拆之前,他还特意跑来拍照留念。今年国家队来集训,他也是率领广东队前来试水的负责人之一,由于重游故地,穿梭于旧貌新颜之间的他非常兴奋,忍不住亲自试跳跳板。

  刚刚成为中国跳水新骄傲的广州仔陈艾森虽然主要是在伟伦体校进行跳水训练,但小时候也曾在越秀山游泳场参加过表演和比赛,曾与碧池中的小蝌蚪共舞。他说这里的蚊子好像都认识自己是旧人,队友在广州集训时经常被蚊子咬到过敏,好几天才好,但蚊子兄显然对自己口下留情,只是亲吻了一下,一天就消了。最重要的是,在越秀山集训就是回到家门口了,父母偶尔还能来探班,带来可口的汤水,他感到非常幸福,训练都特别精神,自己能在里约拿下两金,肯定也是广州给自己带来了好运。

  陈艾森的启蒙教练谭静瑜认为越秀山游泳场新跳台,对于陈艾森等运动员适应里约奥运会的室外场作用很大,“跳台的方位是对着太阳的,整个环境、气候应该跟里约很相似。”

  电影《女跳水队员》原型

  与越秀山跳水台的情缘

  自1953年“一见越秀定终身”,72岁的黄秀妮与越秀山游泳场的跳台结下了半个多世纪的情缘,作为广东老一辈优秀跳水运动员,她是1964年那部风靡全国的电影《女跳水队员》的原型之一,还是“跳水皇后”陈肖霞的启蒙教练。

  1957年第一次在越秀山游泳场参赛,1972年进入越秀山游泳场青少年业余体校当教练直到退休。

  一见钟情 情根深种

  黄秀妮是印尼归侨,1953年回国后先在广州待了半年,从高高的看台往下眺望的“惊鸿一瞥”,让她与越秀山游泳场情定终身。当日,尽收眼底的越秀山游泳场在黄秀妮的眼中既美丽又气派,依越秀山坳而建,泳池碧波荡漾,建筑物屋顶清一色的黄瓦散发出古色古香,两旁种满桂花和柏树……黄秀妮说,越秀山游泳场之所以备受中外体育人的推崇赞赏,是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优美风景,但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沉淀着广州的一份独特情怀,见证了中国体育的历史:戚烈云就是在这里成为中国第一个打破游泳世界纪录的运动员;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总统访华后,美国跳水队首次访华表演的第一站也在这里;而中国第一个跳水世界冠军陈肖霞就是在这里完成她的处女跳……越秀山游泳场承载着黄秀妮太多人生的珍贵回忆,她始终以之为傲,现在,它即将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

  第一代跳台需惊险“爬梯”

  越秀山游泳场已经有两代跳台不复存在了,第一代跳台因年代最久远而略显神秘,却有着纯真年代的趣事。

  第一代跳台原位于现越秀山游泳场的入口处,1957年,参加省比赛的黄秀妮第一次登上了越秀山游泳场的跳台。黄秀妮说,那是个不标准的跳台,只有8米高,水也只有3米深,台上的跳板是木板做的,太阳暴晒的时候就有弹性,一下雨就弹不起来了,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其“惊险性”。首先,跳台的“楼梯”非常陡峭,倾斜的角度很小,爬上去已战战兢兢,爬下来简直就是惊心动魄,绝对脚软,所以,只要你爬上去了,肯定只会勇敢地选择跳水,而且你会很快就跳下来,因为顶端的跳台非常窄,可能还不够1米宽,所以还是快点跳下去为妙,而当年由于池水不够深,还出过撞头的事故。但即便如此,当年有些大胆的泳客依然会勇敢地爬上去玩跳水的,可见跳水在广东的群众基础。

  第二代跳台让陈肖霞“撞板”

  1972年,当黄秀妮以教练员的身份重返跳水界,从此在越秀山游泳场扎根,第一代跳台就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被拆,取而代之的是去年被拆卸的第二代跳台。

  黄秀妮说,这个跳台在当年也是标准的,不需要惊险“爬梯”了,两个弧形相交,展现着苏联式的建筑美,不仅有1米、3米、7.5米和10米台,后来,为了更好地进行启蒙教学,还增设了多种高度的辅助跳台。黄秀妮透露,刚开始训练用的跳板还是木头的,因为金属板很贵,一般只用于比赛。

  作为教练,黄秀妮偶尔也会上台跳跳玩一下,但真正在这里成长起来的却是陈肖霞、杨景辉等世界跳水冠军,连现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都曾在这里参赛。

  而陈肖霞在越秀山游泳场的第二代跳台还有过一次“撞板”。黄秀妮说那是第四届市运会的少儿组跳水比赛,那是陈肖霞第一次参加比赛,也是第一次获得冠军。3米板的赛前训练,陈肖霞在跳301的时候手指撞板,流血兼红肿。黄秀妮说,那是因为陈肖霞的动作有问题,双手不是横着而是竖着打开,由于没有训练时间了,陈肖霞当时只能在岸上模仿了几次动作,但没想到的是,她最后在比赛中得分最高的动作恰恰是这一个。

  文/记者许蓓、周婉琪  图/记者廖艺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