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闹市繁华地 为何名“农林”
·清代广州读书人 最乐意在哪赏月?(外一则)
·西瓜园内曾有一所长城中学
·水泥花阶砖 防水又吸潮
·昔日“广州中学”曾与“广雅”是一家
·竹丝岗70年前有间珠海大学
·问道古码头 沧桑已百年
·千秋栋梁在 南国风骨存
·“红花岗”等地名之辨
·广州西站110岁了
·石砌古桥固如初 一河两岸诗意浓
·今昔北京路“易名”记
·清代西瓜园驻扎镶黄旗
·东山小洋楼的红砖产自哪?
·一盅两件 茶韵悠长 一品一叹 其味无穷
更多>> 
历史街区
消失了的元妙观
吕兆球

  元妙观的名字人们感到生疏,其实唐为开元寺,宋为天庆观,元、明为玄妙观,清为元妙观,毁于民国,存世1200年。它是广州一处重要的文化存在。道观旧地,在中山六路以北,祝寿巷以南,包括中山六路电脑城、越秀净慧体校及其西侧部分民居,东西宽约70米,南北长约170米,面积约1.2万平方米,占地广阔。元妙观,因为历代中央政府的支持而鼎盛,也因为地处水城广州且左右临水而成为名胜。曾几何时,幽林水静,香火鼎盛,钟鸣磬和,道士往来。明代羊城八景“琪林苏井”就花落于此。

宋三脉六脉渠图,标示宋代天庆观位置。改自《历史时期珠江

三角洲河道变迁研究》(曾昭璇等编著)

怀圣寺1935年重建礼拜堂,其月台石围栏栏板浮雕图案,偏重于

道教内容,疑似元妙观拆除时流出建筑构件

1079年《重修天庆观记》碑,转自《海上丝绸之路·广州文化遗产》

元妙观平面意向图

今日井边巷

 元妙观旧物——石龟

  A

  一方石碑,记赵宋天庆道观辉煌事

  1962年5月5日,《人民日报》刊文《刻载十一世纪中国和印尼友谊的石碑<重修天庆观记>在广州出土》:石碑是在宋代道教的广州天庆观原址,即广州海珠北路祝寿巷小学(今越秀净慧体校)校内出土的,现于越秀山镇海楼下碑廊仍可见到,如下图所示。

  碑文记载,宋仁宗皇佑四年(1052年),侬智高进犯广州,天庆观被毁。宋英宗治平年间(1063-1067年),三佛齐人“见斯观瓦解,遗塞芜没”,其国王地华迦罗闻此,捐资重建,并购田地充作观产。至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全部完工,同年,住持何德顺立下碑记。宋代石碑《重修天庆观记》所指的天庆观,即后世的玄妙观(元、明)、元妙观(清、民国),其历史可以上溯到唐代。

  唐代,唐玄宗在“(开元)二十六年勅每州各以郭下定形胜观寺改以开元为额”(《唐会要》),要求每一个州府把城中环境优越的道观、寺庙改以“开元”年号为名。宋代广州,城市用地经多次扩张,面积超过唐代四倍。西城开凿南濠供商船避风,水运方便,大店广肆林立,青楼画舫连绵,番汉杂处,热闹非常,使广州成为宋代著名对外贸易海港,天庆观所在正当西城南濠上游(如上图所示)。在宋代对外贸易中,三佛齐地位仅次于阿拉伯,其国位于现今印尼苏门答腊岛,地处中阿航海必经之路。其时与三佛齐交往密切,三佛齐向中国政府递交的公文就用“唐字书”。广州平息侬智高之乱后,西城被毁严重,萧瑟一片。阿拉伯捐资兴筑西城虽被谢绝,三佛齐则捐资重建西城中与中国皇帝关系密切的天庆观,其间更进献金莲花贮珍珠、龙脑,示好中国。

  B

  古巷旧名,忆朱明“琪林苏井”园林景

  元代,因天庆观圣祖殿奉祀宋朝皇帝,元成宗诏易江南诸路天庆观为玄妙观,“毁所奉宋太祖神主”(《元史》),有明一代沿袭此名。这里左右流水,景色优美,人文古迹丰富,造就了“琪林苏井”的胜景,成为一方道教名胜。

  开凿于宋代的苏井是观中名气最大的古物。苏轼“谪戍岭南,侨寓天庆观”(《重修六榕寺佛塔记》),感于“广州一城人,好饮咸苦水,春夏疾疫时,所损多矣”(《与王敏仲八首》), 在所居住的众妙堂边掘井以饮,泉水涌出,水质的清冽仅次于光孝寺的达摩泉。由于挖得一块龟形石,故名龟泉;井以人名,也名东坡泉、东坡井。明代,在众妙堂祀有苏轼像,并在其相对修建方公祠,纪念方大琮。

  由于玄妙观环境宁静、雅致,吸引文人游赏。南园五子之一、著名诗人孙贲曾在观中东部的得闲亭居住,写下《琪林夜宿联句一百韵并序》,另有诗句“群英结诗社,尽是琪林仙”;元末明初道士萧虚集,居琪林观,以诗文名世,均以琪林代称玄妙观。参照光孝寺山门,其正面匾额“光孝寺”,背面匾额是明代进士、诗人区大相所书“诃林”。在道教的神仙世界中,美玉为林,清静超凡,以“琪林”寓意城中的玄妙观为人间仙境。明人既书“诃林”,又或在玄妙观山门背面匾额书以“琪林”,以此代称“玄妙观”。

  玄妙观山门——琪林门,在今中山六路中六电脑城对开的人行道上。光孝路东南,有井头巷,今名井边巷,为宋代苏井所在。今门与井,迹已久废,琪林盛景,存于故纸。

  C

  石龟犹在,述民国观毁人散仙鹤去

  清代皇帝御名避讳始于清圣祖,溥天之下不得直称其名:玄烨,因而,“玄”易以“元”或缺末笔,“烨”易以“煜”或缺末笔。基于避讳,从清圣祖康熙年间起,广州玄妙观改称为元妙观。元妙观中,东西分别增建金刚庵、忠靖王庙。道观“有一巨石龟,形型甚古”(苏光华《八旗入羊城》)。文人在此吟诵,学子在此进修。元妙观门前,则有元宵之日,女子祈祷门右的负子母狮,以求子嗣的风俗,衣香鬓影,香烟鼎盛,花灯亦盛,风俗延续至民国初年。

  民国期间,道教不再为政府支持,水城广州的河道也缺乏疏浚整治,元妙观的政治地位及周边环境急速破败,乃至被毁。陈炯明督粤(1920-1922年),将广州划分为若干区,拟每一区建设一座儿童游乐园,市立第一儿童游乐园择址元妙观。为此,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拨款数百元遣散道士,始拆元妙观。后因军队驻扎,并财政紧张,未有建成。随后曾作市立第三中学校、市立实验中学、市立第十三小学。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又改作市立美术学校。曹云峰在《记三十年代广州美专校长李居端》记:校之西院前有一井,相传苏东坡被谪惠州经广州,曾少止是观,在该井汲水,故名苏井,授课于此者,时人都称之曰“苏井讲学”。可见,当时元妙观的建筑已经是荡然无存。1949年后,苏井被填覆,石龟被砸碎,宋碑移至广州博物馆,余者不知去向。元妙观旧地,其南改为越秀肉菜市场,1999年,被高层的中六电脑城取代;其西北建有民居,余地改为祝寿巷小学,今名越秀净慧体校。1987年祝寿巷小学建设体训大楼,善心人收拾石龟碎片,加以复原,体形庞大,长约两米,宽米余(如题图所示),并在体训大楼首层东南建水景加以保护,现有香火供奉。

  现在以元妙观旧地为中心,五百米半径范围内,宗教色彩浓厚。北部有“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光孝寺和六榕寺,南部有怀圣寺及满族的观音楼,西部有基督教的锡安堂和光孝堂,独缺少了道观。由于民国清拆元妙观事前没有测绘存档,且经历次变故,存世旧物无多。现据旧址现状和文献记录,草绘元妙观平面意向图(见左二图),谬误之处,望方家斧正。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